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子衿悠悠待以沫)江子衿安以沫完整版在线阅读_《子衿悠悠待以沫》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名:子衿悠悠待以沫

小说叫做《子衿悠悠待以沫》是佳啊佳的小说。内容精选:“安小姐,我江家前院无忧衣食,后院无有星火
只是家母多年心愿就是看我娶妻生子,拖至今日,只是在下求得不是那利益联姻,不是那比翼双飞,亦不是跨凤乘鸾
只求一人,相伴绵延
况且,夫妇荣辱与共,你若嫁与我,便不必总忧心我会向家兄告状了
”见以沫终于有丝松动,江子衿缓缓起身,对着以沫深深作揖:“漫漫路未敢言生死契阔,愿得佳人伴合如琴瑟

许久,以沫微微点了点头
就像春风摇曳着的柳絮,一眨眼就不见了

子衿悠悠待以沫

《子衿悠悠待以沫》在线阅读

第5章 以沫及笄

“我……”白钰半晌没说话,以沫好像早知会如此。

“白钰,我以为你对我是有些情分的,可如今看来,我错了。”以沫深深吸了一口气,愤然道:“你太自私!你放不下对我的情,更放不下钟家带来的利。可偏偏,这两样不能全。你既要了那利,就不该再来寻我。今日不该,今后更加不该。”

白钰知道,像以沫那样要强的女子,是不会与人为妾的,可他就想试试,也许……呢?

没有也许!以沫转身离开时并未有丝毫犹豫,一步一步,断了他的念想,也断了自己的。从此,这没有第三个人知道的感情,就这般结束了……

很快,以沫就知道自己错了。第三个人就在她与白钰诀别的不远处。以沫与白钰分开不过急走了几步,在一处山侧遇见了他。看着眼前的玄衣男子,以沫只觉得此人有些眼熟。

“安大小姐,是要回去了?”江子衿淡淡问道。丝毫不见撞了别人私事的尴尬。

以沫点点头,算是回应。可是……以沫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蓦的,以沫抬起头,惊问:“你……认得我?”

“嗯,我与你大哥哥有些私交,去过几次安府。”江子衿解释道。

以沫有些急,眼中霎时就布满了泪花,狠狠咬了咬唇瓣,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终是鼓了勇气,看着面前的公子哥儿才道:“你……能不能央求公子……”

江子衿明白对面小人儿的顾虑,不待以沫的话说完,便自顾说道:“安小姐宽心,你与那白家哥儿的事儿,我自当烂于腹中。”

“多……多谢。”

一路小跑回到厢房,以沫用身体抵着房门,大口大口喘着气。才想起什么,喃喃自语道:“他……连白钰都认得。”

比起和白钰的斩断情丝,以沫更担心那男子,担心他万一是哄自己的怎么办?万一哪次说漏了嘴?或是故意宣扬怎么办?他说他与大哥哥交好,那他要是把事情告知了大哥哥怎么办?

胡思乱想了一夜,待第二日回府时,以沫像是丢了魂儿似的,不住的发呆。安大娘子问了,以沫只好说自己换了地方,睡不着。安大娘子也不疑有他。

离以沫及笄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安府上下忙着及笄礼的大小事宜。倒是无人注意以沫一日比一日消瘦的身子。唯有因怀有身孕而帮不上什么忙的王氏,发觉了有心事的以沫。

“以沫最近瘦了许多呢,这衣服还得改改。”陪着以沫试采衣的王氏,状似不经意的说道。抬手挥退了一众婢子。“以沫近日都不爱说话了,有什么和嫂嫂说说。嫂嫂帮你。”

“我没有,嫂嫂。”

“以沫有心事,嫂嫂看的出。说说吧,你这样子,及笄时可是不行的。”

“嫂嫂,我……”话还没说,一串串泪就先落了下来,停也停不下来。

王氏见了,急忙拿起帕子拭去了以沫的泪痕。“快别哭,有嫂嫂在呢,嫂嫂帮不了你,不是还有你大哥哥呢。”

听到大哥哥,以沫哭的更凶了,呜咽着直摇头。“不……别……告诉……大哥……大哥哥……”

“哎呦,这是怎么了,好好好,不告诉你大哥哥。你先别哭,瞧你哭的,你这侄子听了都伤心了。”

以沫瞧瞧嫂子那已经微微凸起的肚子,渐渐止了哭声。想了想如何开口,才一字一句娓娓道来。从与白钰的相识,到与白钰的决裂,再说到被陌生公子撞见丑事的担忧。“嫂嫂,我如今就是怕,怕那公子把事情告诉别人。”

王氏听了,只能叹息:“以沫,你先不要担心,你从娘娘庙回来也有日子了,你何曾听到什么不想听得?”

以沫摇摇头:“不曾。”

“那就是了,这说明那公子是个守信的正人君子,不必再忧心了。要是那公子打算说出去,早该说了。你现今该做的就是准备及笄礼。既然与那白家哥儿无缘,你就该振作起来,寻个好姻缘,以后路还长着呢,这乌七八糟的事,总会过去,没什么会跟着人一辈子的。”

不知是王氏的话让以沫想开了,还是近日来的杂乱思绪叫以沫实在是累,今夜的以沫睡得极安稳。

可今夜,安大娘子却不安稳。

血,都是血。十几个妙龄女子浑身是血,哀嚎惨叫不绝于耳。“狗皇帝,你必遭天谴。”“你命不久矣,你命不会久矣。哈哈哈”“你要长生不死,我等偏要了结你狗命。”忽然,满是猩红的画面变成了一座金碧辉煌的香殿。“霜儿,拿着我的腰牌,明日宫门一开你就走,别回来了。”“不,我不走,我的命是端妃娘娘给的,我要和娘娘共生死。”“霜儿!这宫里头,你是我贴心的人,我决心要你活着。这是我最后一次吩咐你,走!”“娘娘……”

“夫人,夫人。醒醒,醒醒。”安怀远起身看着梦魇中的夫人,不停地摇晃着方霜儿。方式猛然睁开双眼,才惊觉自己眼角泪水已经滑落鬓间,裘衣也早已被汗水浸湿,是梦。

“夫人又梦到了?”安老爷眸中满是担忧。

“嗯。”

“有些日子不曾梦了,今日怎么又……许是最近操持沫儿的及笄礼累了些。明日歇歇吧,有什么事交给安贵去做。”

方氏轻轻摇头:“无妨。老爷,宫里头又快选秀了。沫儿再有几日及笄,我怕……”

安老爷听了深深皱眉,往年安家并没有及笄的女儿可选。可今年安以沫的及笄礼在选秀之前。前后相差不过才两三月的光景,是要早做打算。毕竟,那宫中方士当道,为了炼什么不老神丹,祸害了不知多少好人家的姑娘。以沫,是决计不能进宫。

“夫人放心,沫儿的及笄礼我把京师那些府中有尚未娶妻的公子们,都送了帖子。相信沫儿及笄后,会有人上门提亲,我们早日把沫儿的亲事定了,就算躲过了。”

“老爷有了应对,我就安心了。”

“快睡吧,最近你是太累了。”

“欸。”

以沫及笄的日子如约而至,这日以沫是被安大娘子从梦中强行拽出的。以沫睁开眼的时候,天还没亮呢。闭着眼睛随一众婢子折腾,待再睁开眼,已经是日上三竿的时辰。

“沫儿,好了没有?”是安大娘子的声音。

“好了,娘。这就来,这就来。”以沫抻抻身上嫩粉的衣裙,提起裙摆出了屋子。

“沫儿今日真是好看。”

以沫听了并未反驳,上前搀着方氏道:“娘好看,我才好看啊。”

“油嘴滑舌。今儿个起,你就是个大人了。怎的还是这么孩子气。”方氏点点以沫的鼻尖儿,宠溺道:“前头来人了,今日大伙儿都是为你来的,你今日得稳重着点,知道吗?”

“知道了。”

1 2 3 4 5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