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穿书后我成了家里的顶梁柱(陈夏陈海)全文小说_陈夏陈海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后我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陈夏

角色:陈夏陈海

简介:  社畜刚升了职,总算熬出了头,但一睁眼,极品奶奶,啃老大伯,瘸子爹,瞎子娘,饿的面黄肌瘦的弟妹,被娃娃亲嫌弃没文化退亲的本尊,还有在婆家受欺负,生产时被婆家迫害致死的长姐
  陈夏表示:没事,爹娘我来治,弟妹我来养,瞧不起长姐生闺女的婆家踢掉,打的极品奶奶不敢上门,撸撸袖子带领全家奔小康
  ——
  都说东庄上陈家那个二闺女着魔了,一门心思要上学,还要信誓旦旦考医科大学
  人人…

评论专区

明尊:每十章跳出一个试图通过权势暴力欺压主角的丑角,再一轮磨磨唧唧扭扭捏捏地装x打脸现在没了坑蒙拐骗甄道人,又来个强买强卖管平旋

寡人无疾:楼主最偏爱这一类“小透明在各种身怀72绝技的老一辈里成长为一个仁义之君”,超爱刘凌,姚霁(瑶姬)萌国师,操碎了心的一干大臣们之间的互动

诸天尽头:满篇是自以为是的幽默和烂梗,剧情少且流水账一样,尤其过分的是这作者好像打了鸡血,每章的结尾都亲自上阵卖萌,还美名其曰“扑街日记”,既然如此,那我只想说:扑街啦,傻吊!

穿书后我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穿书后我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免费试读

013求虞浮凉

  比起见到人,陈夏的鼻子先闻到了一种木质香味,潮木的清香,又有阳光的味道,很好闻,关键是她鼻子都已经那么阻塞了,竟然还能闻到。

  “还蹲在那做什么?”

  虞浮凉手里拿着把剪刀,从她面前走过,陈夏抬头,见那只名叫贝斯的狼犬已经不稀罕她了,摇着尾巴,跟在虞浮凉的身后。

  虞浮凉是在给贝斯修剪毛发。

  陈夏走过去,老老实实的站着,像做错了作业被老师罚站的孩子,陈夏没有任何年龄的违和感,因为就算是她前世的年龄也没有虞浮凉大。

  所以她在虞浮凉跟前也没什么洞察世事的年龄优势,她现在算是和张宁杠上了,但是陈夏向来能屈能伸。

  “东西不是我偷的,不过我保证用一天的时间能找出来是谁偷的,求先生给我个机会。”

  虞浮凉薄唇性感,轻滑出一丝笑意,但说出的话却让陈夏感觉还没他这个人来的好看,“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陈夏看着他,虞浮凉抬眸,狭长的凤眸带着看透人心的力量,让陈夏觉得她在他的面前没有任何的遮挡。

  “求人,不会么?”虞浮凉的肤色是白的,这就显得年轻,让人猜测,顶多就是二十出头的年纪。

  陈夏抿着唇,她跪不下去,“先生,你要我干别的都行。”

  虞浮凉随意的往外瞟了一眼,老林和梁厨子正在说话,也压低了声音,讲的估计是晚饭的事情。

  果然,不多久,老林便出现在了门外,也不知道老林是不是知道陈夏在里面,反正他没有进来,就站在门口。

  “先生,老梁问这会要不要端饭过来?”

  “端吧。”

  虞浮凉放下剪刀,拍了拍贝斯,走了出去,同时,他的一句话也传过来,“陪我吃饭。”

  人离开了,那种压无形的压力也顷刻散去,陈夏张开手,看着手掌里的汗。

  老林让人上了菜,便带着人下去了,内院里除了少有的走动的人,便也只有陈夏和虞浮凉,陈夏摸不准虞浮凉的意思,只埋头吃饭。

  但她的肚子早就被鱼填了一半,吃着吃着速度就慢了下来。

  虞浮凉不紧不慢的夹着菜,送进嘴里,咀嚼,吃的慢条斯理,同时动作也优雅的像幅画。

  吃完了饭,虞浮凉便搁下筷子,一言不发的离开,陈夏挠了挠头,也跟过去,但她见虞浮凉脱了上衣,进了泳池,便停步不前了。

  陈夏以为等虞浮凉游完,上了岸,便会给出答案,但是他跟没看到她似的披上衣服离开,陈夏忍不住了,在背后喊他。

  “先生……”

  虞浮凉回头,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愈发的深邃,水珠顺着发梢往下淌,最后落在精致的美人骨上。

  “我要是你,就不会这么耽误时间。”

  陈夏眼睛一亮,“谢谢先生!”

  她立刻往外跑。

  老林看着陈夏的背影,疑惑的望着虞浮凉,然后便听到男人说,“或许……”

  老林的眼里闪现泪花,激动起来,望着陈夏消失的背影,嘴唇翕动,大师说的命定之人,要找到了吗?

  虞浮凉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又恢复了那般冷漠和高高在上的样子,薄唇冷俏,转身进了屋。

  ……

  陈夏出了青园,哪也没去,回家了。

  一路上跑的急,都是汗,感觉感冒都好的差不多了。

  “夏夏回来了。”

  “嗯。”陈夏扶着许氏,“娘,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坐着,爹呢?”

  “刚刚村里的副主任过来统计九月上学的学生,你爹把你们三个都报上去了,他跟着副主任去村委会了。”

  陈海这次是咬着牙也要送三个孩子去上学,头一铁,先把名字报上去,学费卖血也得凑够。

  陈夏回来不多久,陈海也回来了,还拿过来了三只铅笔和三块橡皮,二花和二树因为最近能吃饱,总算不是骨瘦如柴的了。

  他们两个拿着铅笔,高兴的不得了。

  陈海把最后一支铅笔递给陈夏,“夏夏,这是你的。”

  陈夏接过去,手里拿着铅笔,还有些怀念,她上一世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就基本上很少见到这玩意了。

  许氏和陈兰在屋里说话,二树和二花因为得到了一支铅笔便乐不思蜀的抱着,陈海在外面编篮子。

  陈夏走过去,月光很亮,陈海见她过来,便放下手里的活,进灶屋里拿出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这是……玉米?”

  陈夏接到手里,还很温热,烤的焦黄焦黄的,黑色的沾的是锅灰。

  “嗯,今天我去地里看了一趟,棒子快熟透了,这还是我找了一块地找出来的,烤的香,你喜欢吃这个。”

  陈夏确实喜欢,她想吃这个的时候,得找许多地方,但因为很少烧地锅,即使碰巧让她找到了,也没有味道这么正宗。

  “谢谢爹。”

  陈海笑了笑,继续编篮子。

  ……

  外面天不亮鸡就在叫,陈夏听见陈海和许氏压低的声音。

  “我去赶个早集,将这些篮子卖掉,回来再买点肝脏。”

  许氏劝他,“要不肉就不买了吧,几个孩子上学还要钱,多攒点。”

  “夏夏说这对你眼睛有好处,学费的事,等打了玉米籽卖钱,要是还不够,我再想其他的办法。”

  天蒙蒙亮,陈海便走了。

  东村里人赶集都去那么早,村里的狗吠声响个不停,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陈夏翻个身,又沉沉睡去,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听到许氏和陈兰正在压低着声音说话。

  “娘,奶粉就先赊着吧,等我身体好了,我找点缝补的活做,再还了人家……夏夏,你醒了?”

  陈兰停下说话,许氏通过听声响,看向陈夏这边,也笑着说,“既然醒了,就起吧,你爹熬的粥还在锅里。”

  “好。”

  陈夏在压井边洗了把脸,看清楚水里的倒影,微微惊讶,虞浮凉那药果真好用。

  不过也是时间有那么久了,她脸上的结的痂已经掉了,这会伤处有点红,还有点痒,陈夏这才看见她这张完整的脸,竟然和她长的一模一样。

  五官初见精致,就是面皮还有些蜡黄,瘦小的样子,十五岁都已经开始发育了,她这还跟个十多岁的孩子似的。

  

1 2 3 4 5 6 7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