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苏青岚是燕御神记-御神记全文小说

小说:御神记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枫落忆痕

角色:苏青岚是燕

简介:浊世青莲,不染凡尘
一个人,一株莲,一曲神话,一生传奇
掌造化,立真理,塑起源,控命运,主纪元沉浮,天道生灭,万物轮回!
创不朽之文明
谱永恒之诗篇

书评专区

轮回在三千世界:通篇绿帽,全程绿帽,走哪都是绿帽,绿到这个程度也是没谁了,难不成作者的女性家属天天被人当**泄欲?

异界之游戏江湖:征战沙场的爽感还是挺足的,可是冷不丁的收了一个仇人的母亲是怎么回事?恶心的我立马删书

修真从穿越三年开始:一个练气就分九重,九重还分前中后圆满,水得要死,而且战斗体系有问题,升一级学个功法战力就升个三二成,剧毒,你见谁每次出去都得宝,还有大佬们谁不开挂,疯狂悟道,还资质平庸个屁

御神记

《御神记》免费试读

第3章

一夜的修炼,燕云缺破境了,从炼气境五重天突破到了炼气境六重天,不管是肉身还是真气都强了一大截。

“天亮了?”

他睁开眼睛,不禁有些惊讶,刚起身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静静看着自己、眼神充满溺爱的母亲。

“娘,您什么时候来的?”他赶紧上前,却看到母亲如墨的青丝上凝聚着一层蒙蒙露水,心里顿时一颤,道:“您在这里站了一夜?”

“娘就是想多看看你,九年,你离开娘整整九年多了……”苏青岚美丽的眼眸中充满愧疚,轻轻伸手将燕云缺的头揽入怀里,道:“娘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没有好好陪伴你成长,是娘对不起你……”

“娘,您不要这么说,我的生命是您给的,六岁之前,我的童年很快乐,后面二十年我也过得很充实。现在,我不是回到您身边了么?”燕云缺并不惊讶母亲说的九年,他早就意识到这里的时间线与地球的时间线似乎有些不同。

“我儿子真懂事,娘很欣慰。”苏青岚笑着摸了摸燕云缺的有些稚嫩的脸,笑道:“快到屋里去收拾收拾,今天有客人要来。”

“客人?谁啊?”燕云缺怔了怔,道:“我应该不认识吧?”

苏青岚温柔地笑了笑,道:“秋家的孩子,秋语凝,你不记得了?”

“秋语凝?”

燕云缺的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了一个粉雕玉琢,梳着两个丸子头,用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看着他,说长大了要嫁给他做妻子的小女孩。

“哈,那个小丫头,现在都亭亭玉立了吧?”

回忆童年,他不禁莞尔。

“好了,快去收拾收拾,这么多年不见,你得给你未来的妻子留下好印象。娘先去家族大厅了,估摸着语凝他们也该到了。”

苏青岚说完,笑着转身离去了。

“妻子?”

燕云缺有些头大,当年秋语凝说长大要嫁给他,结果没有想到秋家真的答应了,并给他们订下娃娃亲,还立下了婚契书。

“语凝的年龄刚好十五岁,就算要成亲也要再等几年吧?有的是时间去解决这件事情,现在倒也不着急。”

他心里已经有人了,那个女子的地位没有任何人可以撼动与替代!回到房里,他换了身干净衣服,一番洗漱后照了照镜子,差点被自己帅到,当即满意的向着家族大厅走去。

家族大厅坐满了人,上至长老,下至有些名气的弟子。

母亲苏青岚坐在正上方,她的下方坐着族中的几位长老、大伯燕行山、二叔燕行远、三叔燕行木。

燕云缺的目光落在了一个年约十五的美丽少女身上,她五官精致,整个人充满了灵气,一头青丝垂落到了腰际,发间戴着精致的玉饰,晶莹的耳垂上吊着绿玉坠子。

秋语凝!

他眼睛微微一亮,嘴角不由自主露出一丝笑容。

这么多年过去了,但她还是有儿时的轮廓,果真出落得亭亭玉立了。在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精气神强大的老者与一个眉宇间充满倨傲之色的锦衣少年。

老者眼神很犀利,像是能看穿人的灵魂,端坐在那里,给人如渊似海的感觉。

锦衣少年面容俊美,气度不凡,引得族中少女频频侧目,他似乎很享受自己成为少女们关注的焦点,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云缺,你来了,快来见过云祥先生和你未过门的妻子语凝,你们九年……”苏青岚满脸笑容地招呼着燕云缺。

“苏家主。”云祥先生打算了苏青岚,道:“其实老夫陪同语凝前来是有事相商。”

苏青岚微微一怔,随即笑道:“云祥先生,有什么事,你说。”

“既然如此,老夫也就开门见山了,老夫此次是为语凝退婚之事而来。”

“你说什么?”

苏青岚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放在座椅扶手上的掌指渐渐握紧。

顿时,整个家族大厅里面,每个人的表情都很错愕,随即便有许多人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一副等待看好戏的样子。

燕云缺的嘴角本来是带着微笑的,此刻却是抽搐了两下,脸色渐渐难看,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秋语凝竟是来上门退婚的!

这种事情,完全可以私下说,如今当着整个家族众人的面前退婚,置她母亲和他的颜面于何地?

“苏姨,语凝知道这样做可能会给您带来不好的影响,但是语凝心意已决,今日当着燕家众人的面,语凝希望您可以答应解除我与燕云缺订下的婚约!”她一字一句,态度无比的坚决,清脆的声音在大厅回荡。

这声音本来是极为好听的,可是此刻听在燕云缺的耳中却是无比的刺耳!

“秋侄女,你……”苏青岚美丽的脸上泛起一层寒霜,她不是不同意,她相信自己的儿子也不会不同意,只是这种事情不能拿到这种场合来说,这让她这个家主的脸往哪儿搁?

此事过后,不仅是她,还有她的儿子,恐怕都会成为俞城的笑柄!

“苏姨,语凝知道这件事情让你很为难,但无论如何,语凝请您务必同意!”秋语凝一口一个您,看似客气,实则态度强硬。

苏青岚有了火气,她冷冷地看着秋语凝,道:“我苏青岚今天若是不同意又如何?”

“苏家主,你的心情老夫可以理解。”这个时候老者开口了,他从怀中拿出一个绿玉小瓶,道:“这里有三枚聚气丹,聊表歉意。”

一时间,大厅之中,一片惊呼,眼神炽热!

聚气丹!

这种可以让炼气境巅峰的武者直接突破到气海境的丹药,价值连城,如燕家这样的家族,就算倾尽财力也难以求得一枚!

现在对方出手就是三枚,这手笔实在有些吓人!

“云祥先生,你把我苏青岚和我儿子当做什么了!”苏青岚气得浑身发抖,对方竟然这种姿态!

“呵呵,苏家主不要动怒,你接受丹药,对于燕家来说是好事,而且老夫会代表圣音学院感激你。”

“圣音学院?”

燕行山、燕行远、大长老、二长老等人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满脸惊骇,看向云祥与秋语凝的眼神充满了敬畏与忌惮。

“没错,语凝师妹天资惊艳,拥有三生武魂!我们圣音学院破例招收她为核心弟子。你们应该正视差距,不要再做无谓的幻想,赶紧同意,僵持下去对你们没有好处!”那个锦衣少年宋青枢倨傲地开口,嘴角噙着不屑的冷笑。

“你们这是在威胁本家主吗?”

苏青岚一下子站了起来,刹那间整个大厅温度骤降,所有人只觉得坠入了冰天雪地,一道道寒冰剑气在她的身体四周凝聚出来,气氛紧张到了极致。

“苏家主!”

老者云祥变色,在他的背后一柄血红的战矛出现,流淌着令人窒息的气息,那是他的武魂!

“家主,你这是做什么,难道要把我们燕家逼上绝路吗?”大长老气急败坏地说道。

“苏青岚,你身为代理家主,做事应该三思,圣音学院可是东境最强的存在,就连青山学府这样的势力在他们面前都不堪一击,为了你的儿子与你自己的面子,你难道要为家族招祸吗?”燕行山也怒声大吼。

“你们好像很激动,我这个当事人说话了吗?”燕云缺开口了,不想再让母亲去承受这个压力了。

“小子,你给语凝师妹做奴仆都不配,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秋语凝身边的青年宋青枢嗤笑。

“你是什么东西,这是我燕家跟秋家的事情,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叽歪?”燕云缺斜睨他,而后看向秋语凝,深吸了一口气,道:“秋语凝,我真是没有想到,你会这样做!”

“燕哥哥,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就当为我们童年的记忆告别吧。”秋语凝看着燕云缺,眼神很平静,甚至有那么一丝冷漠,道:“儿时,我们太小,不懂事,所以那些话只是戏言。如今,你我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应该也不可能有交集。”

“两个世界的人么?”

燕云缺冷冷一笑,他在意的不是秋语凝喜欢不喜欢她,而是她的这种行为是在当众羞辱他和母亲!若是私底下说,他会毫不犹豫同意解除婚约!

“不管你承认与不承认,这都是事实。”秋语凝微微仰着精致美丽的脸庞,骄傲得像一只孔雀,道:“听说你不能修炼,没有气感,也就注定你只是个普通人,普通人应该有普通人的生活轨迹。”

“秋语凝,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燕云缺眼睛微眯,冷笑道:“你大可不必用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告诉我该怎么去生活!”

“我知道你很愤怒,但这就是事实,现实往往就是这么残酷,纵使你有再多的不甘,再多的愤怒也改变不了什么。”秋语凝摇了摇头,道:“我秋语凝未来的夫君,应该是年轻一代中最璀璨的天之骄子,而你显然不是,何必要纠缠呢?还是说你依然心存幻想?你这么做只会让我看轻你。”

“好!秋语凝,我同意了,你们稍等!”

燕云缺深吸了口气,转身离开了大厅,很快又返回,手里多了纸和笔,人们都很惊讶他要做什么时,他直接走到老者云祥的面前,奋笔疾书,划破手指按下血手印,最后啪的将纸张按在桌子上,一把将云祥手里的聚气丹拿了过来。

“年轻人,你作出了正确的……”老者云祥淡淡一笑,目光落在按着血手印的纸张上时,老脸抽搐,嘴唇哆嗦:“卖妻契约?!”

顿时,整个大厅鸦雀无声。

“你……你敢卖我?”秋语凝整个娇躯都在颤抖,她简直不敢相信,燕云缺居然把那三枚聚气丹当做买资将她给卖了,这般当众羞辱她,丝毫不念及儿时的情分!

“记住,辱人者人恒辱之!今日,你摆出这般高高在上的姿态,他日我会让你仰望我!”燕云缺话语铿锵,说完拉起苏青岚,道:“娘亲,我们走!”

“燕云缺,你做这么恶心的事情,不过就是因为你得不到我,所以才走极端,想引起我的关注罢了!”秋语凝紧咬着贝齿,娇躯颤抖得厉害,声音变得有些尖锐:“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多看你一眼,还想让我秋语凝仰望你,真是可笑!就算你努力挣扎一辈子,在我面前你依然是个废物!”

“你还真是喜欢自作多情。”燕云缺和母亲苏青岚已经走到了大厅门口,听到这样的话脚步微略停顿了一下,道:“一辈子?秋语凝,你记住,五年之内,我定让你跪伏在我脚下!”

秋语凝闻言面带讥诮,道:“燕云缺,我们一言为定,五年之内,任何时候你都可以来找我。你若胜了,我秋语凝奉你为主;你若败了,做我奴仆!”

“秋语凝,这个赌约我燕云缺接下了!”

说完,他快步离去,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语凝师妹,你何必跟这样的废物立下赌约?”宋青枢眼中闪过一抹森冷,道:“呵呵,五年,他能不能活过五年还难说!”

1 2 3 4 5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