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傅景深苏琪依)《前夫来袭,娇妻请避让》_傅景深苏琪依全文阅读

小说:前夫来袭,娇妻请避让

作者:糖糖真甜

角色:傅景深苏琪依

简介:结婚三年里,那些曾经获得的片刻温柔,也只是属于别人的
她曾经奢望的亲呢,现在被傅景深轻而易举的给予了另一个人
“离婚吧,别逼我!”“怎么?你要报复回来?在找车撞我一次!”她做了三年的替身,现在正主回来,她也应该让位了!

评论专区

葫中仙:看了下主角介绍,是个胖子。我本人是胖子,但不喜欢胖子做主角。所以对本书有点点抗拒,有谁看了后,告诉我,怎么样

技术宅的异域人生:404了

史上最强玛丽苏,不服来辩:轻松小短文,戏说历史

前夫来袭,娇妻请避让

《前夫来袭,娇妻请避让》免费试读

第6章 警察局

**看着这一场大戏,默默的后退了一步,面得殃及池鱼。
“公事公办。”
苏琪依不在搭理两人,扭头看着**道。
“好,根据现有的法律,刑拘七天后,白染女士会收到来自法院的传票。”
七天刑拘!
还有传票,要上法庭?
白染愣了,慌乱的站起。
“**叔叔,我什么坏事都没做,我经常和我朋友开玩笑溜进她的院子,这怎么能算违法呢!”
“可惜,我并不是你的朋友!
更不会随意地纵容你。”
苏琪依唇角微翘,低头玩弄着手指,不轻不淡的回应着。
这本就是两个性质。
一个带着玩闹的意思,另一个则是带着恶意。
“你要想追究,就追究我好了,都是我没有照顾好我的粉丝,琪依,我真的不知道,原来你在撞了我之后,居然还要背负这样的骂名,都怪我!”
谢阑一把头埋在了傅景深的怀里,字里行间带着颤音。
道歉的话语,却硬生生把所有的责任,一同推到了苏琪依的身上。
若不是,苏琪依开车撞人,今日也必定不会有这样的纷争。
“我说过,我没有!”
解释的话是说给想听的人。
苏琪依不断重复着这一句话,眼神中也多出了几分的不耐。
“都怪我不好,故意撞上了你的车,都是我的不对,你别牵连到我粉丝的身上!”
谢阑一惊慌地捂住了嘴巴,明褒暗贬的曲解这句话的意思。
“一一,和这种杀人犯说什么!
不就是进监狱吗!
大不了,我三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白染挺了挺胸膛,给苏琪依送过去了一个白眼。
“你给我闭嘴!”
**局被人一把推开,一对夫妻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爸,妈?”
白染一下子没了趾高气昂的样子,唯唯诺诺的低下头。
“白染,你是不是要气死我啊!
学什么不好,居然学会和小混混一样,来砸别人家的窗户。”
白母进来,直接先声夺人,狠狠地揪住了白染的耳朵,怒气冲冲的说道。
“疼疼疼!
我错了妈!”
白母带着几分歉意的眼神看了过来。
“这位小姐,都怪我教子无方,差一点酿成大祸!”
白母见苏琪依没有说话,继续道:“回去之后,我肯定严加管教,您看,今天的事情,能不能就这样算了?”
算了?
单单几句轻飘飘的言语,就想要把之前的事情揭过。
“我若是杀了人,是不是说几句道歉的话语,我犯下的错误,就没有人会追究了!”
苏琪依缓慢靠近白母,逼迫的问道。
“苏琪依,你别太咄咄逼人!”
傅景深冷冰冰的看着苏琪依,眼神中带着化不开的厌恶。
“只是一件小事而已,你有必要这样追究下去吗?
你若是想要引起我的注意,你的方法太拙劣了,把别人的前途都不放在眼里!”
将一个人送到监狱,只是为了让他担心她吗?
真是可笑至极!
苏琪依垂眸,掩盖住眼神中的痛苦。
这几日,即便是到了深夜,别墅外面的辱骂也没有停止。
她忍受着,却助长了他们的气焰,甚至还偷偷地闯了进来。
“这一只,他们只是扔了石头,下一次扔刀子,我是不是也必须承受!”
苏琪依猛地抬头,字字悲呛的质问。
傅景深没有说话,冷淡的唇角,却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不过是你自己咎由自取,现在摆出这一副受害者的样子,简直让人作呕!”
这一句话,如同是一把刀狠狠地**了苏琪依的心脏。
原来,她所有的遭遇,在傅景深的眼里,只是咎由自取活该。
谢阑一得意洋洋的勾勒起了唇角。
“苏小姐,您就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家孩子吧!”
白母见到了这样的攻势,立刻乘胜追击请求着。
苏琪依心力交瘁的闭上了眼睛,而后冷漠的笑了一下。
“我决定撤销上诉!”
在傅景深的逼迫之下,苏琪依终于退后了一步。
白母的脸上多出了几分的喜色,而下一秒,苏琪依所说的话,更像是当头一棒。
“不过,拘留七天,可是规定,不是我要求的。”
苏琪依必须给这些为非作歹的人,一个深刻的教训,她不想日日夜夜都听着唾骂生活。
“什么!”
白父刚刚没说话,现在听到了这句话,立刻暴起。
“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刚刚就是给你一个面子,别给脸不要脸。”
苏琪依冷冰冰的抬起了头,眼神中多出了几分的冷漠。
“老子今天揍死你!”
白父怒气骤然点燃,猛地冲了出去,凶神恶煞的一把拿起旁边的棍子,高高挥起。
苏琪依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惊恐的拉住了白父,严肃地说道:“这里可是**局!
恶意斗殴!
拘留七天!”
在**局动手,这根本就没有把**放在自己的眼里。
棒子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响,瓷砖裂开。
这一下,若是打在了苏琪依的头上,可以想象会是怎样的重击。
苏琪依吓得有些发蒙,扭过头去,下意识想要找到傅景深。
眼神无意识触碰到傅景深和谢阑一二人,却愣住。
傅景深护住了谢阑一,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没事的,别害怕!”
谢阑一装作吓得瑟瑟发抖,小心翼翼的探出了头。
傅景深的语气虽然冷淡,动作间却带着几分温柔。
这片刻的柔情,傅景深从没有给过苏琪依,即便,她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对视到苏琪依的眸光,傅景深眉头紧蹙。
他从来都不是想不到保护!
只是那个人,从来都不是她。
白父还想要动手。
苏琪依掩盖住眼神中的痛苦,回过头将自己的情绪彻底宣泄出来。
“你若是想要和你的女儿一起待在这里,就动手!”
这句话,比所有无用的劝告来的更加让人恐惧。
白父想给苏琪依一个教训,前提是自己不会有事。
闹剧平息,苏琪依签字的时候,突然抬起了头:“是你们通知他们过来的吗?”
**看了那一对愤愤不平的夫妇,摇了摇头。
在如此短暂的时间,把白染的父母一起找过来施压,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针对,说不定,就连外面的那些人也是工具。

1 2 3 4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