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风琪薛雪)小说免费阅读_风琪薛雪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豪门潜规则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风琪

角色:风琪薛雪

简介:  原以为重生这种无稽之谈是那帮写手闲得抽筋儿幻想出来的,可有一天,忙得抽筋儿的理工科专家薛小霜也重生了,回到高中时代,她所经历的所有刻骨铭心伤痛发生之前
  幸福的是,唯一的亲人爸爸这会儿还在世,尖酸刻薄的继母也还在身边萦绕,前世不得已的苦逼日子,全部准时报到
  咱不能丢重生者的脸,咱要致富、咱要救爱、咱要快乐的生活……将老爸培养成富豪,咱做千金;新豪门标准,咱说了算
  那个谁,…

书评专区

大唐明月:可惜只有一本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浓浓的中二。看了算是知道什么叫堆砌辞藻了

阿炳的诸天生活:小郎中和包工头主角都金丹了,处理事情的方式怎么还像普通人一样?

重生豪门潜规则

《重生豪门潜规则》免费试读

十四 谁反悔谁是鸭子

  十四谁反悔谁是鸭子

  任然感觉自己的胳膊要被拧掉了,好在薛小霜及时松手,他才没变成残疾人。

  薛小霜指了指对面夏侯露旁边的空位,任然恼火憋屈又不敢不去地走过去,坐在那个京片子旁边。

  他做梦都想不到,这小女生居然有那么大的力气,而且眼疾手快,脚更快,他简直是没有还手之力,好在周围没熟人,要让自己那帮兄弟们知道自己被一个女生弄成这样还不敢吭声还手,脸还怎么继续挂在脖子上啊。

  薛小霜看着任然丰富的表情,要多愉悦有多愉悦。

  “吃饸烙?”摊儿主见三人终于消停,才过来问话。话说,这小姑娘忒厉害,那么高个子一个男生被她一手就给弄得服服帖帖了。所以他问话的时候腰比以往弯得多,脸上还挂着讨好的表情,生怕这小姑娘一脚把他的饭摊儿给踢飞出去似的。

  “嗯,来三碗。”薛小霜很有豪侠味的伸了三个手指头冲他扬了扬。

  小老板忙着煮饸烙去了,薛小霜悠闲地打量对面两个家伙。吃饭的时候有这么俩帅哥坐在对面,确实赏心悦目胃口大好的。瞧这俩小子长得,一个像北极寒冰,清冷雅致,一个像赤道洋流,热情勇猛,就算薛小霜不怎么好色,没事的时候看看,也是蛮养眼的。

  唯一不养眼的地方就是,那个冰块嘴角挂着一丝血迹,十分煞风景。

  薛小霜看看任然道:“喂,摸摸你口袋有没有手帕纸?”这话说的,他口袋里有什么,他还用摸摸才知道吗。

  但任然这小子算是被薛小霜给镇住了,甚至被镇的有点忘了自己还是个有独立思想和行为能力的人,乖乖的将手摸向自己口袋,然后回答:“有手帕,没纸。”

  “那,给他擦擦嘴。”她指了指夏侯露。

  任然十分不情愿,但又不得不遵从,掏出自己干净的手帕,慢慢凑到夏侯露嘴旁,拭擦那丝血迹。可能是时间久了,血迹有点风干的样子,他擦了几次都没擦干净,就放弃了。

  夏侯露的反应让薛小霜很跌眼镜,居然一动不动,真跟石头一般任他拭擦。就任然那粗手重脚狠狠地拭擦,换了薛小霜,早一脚踢开他了。

  薛小霜认真看了看夏侯露的嘴角,没有擦干净,于是对任然道:“不行,擦干净。”

  “风干了,让他去洗把脸。”他终于忍无可忍反抗了。

  “把人打成这样你还有理了你,不让你带着去医院做全身CT检查算便宜你了,接着擦,实在擦不下来沾点唾沫。”

  这话出口,差点把俩男生头惊破,夏侯露终于有了反应,不再装冰块,从自己掏出手帕擦嘴,擦了几把,血丝终于不见了,他也不看手帕,直接丢进了旁边的垃圾筐。

  任然很气恼,哦,嫌我给你擦过的脏,连手帕都不要了,我还嫌你恶心呢。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帕也丢进垃圾筐里。

  薛小霜心道,什么臭毛病,那是布料手帕,不是一次性纸帕,俩人连丢手帕都对着干!

  她有点犯难了,这俩人目前看来,芥蒂根深蒂固,不好调解,也怪自己多管闲事,爱斗斗去,自己拦这劳什子赔本买卖作甚?再说了,她上辈子又不是调解专家,别说调解专家,连给人说和小矛盾的经历都没,所有时间都用在工作上了。她的一位朋友评价她,智商二百,情商负二百。

  现在她却自己给自己拦了这么一桩人情买卖,究竟如何出手?

  “三碗饸烙来了。”老板将三碗饸烙依次端上来。

  薛小霜咽下一口口水,拿起筷子就吃,原汁原味的故乡饸烙,原以为这辈子再没机会吃到了。

  看着薛小霜云卷残云的饿虎模样,任然不屑地拿起筷子要吃,筷子刚刚伸进碗里,薛小霜叫道:“别动!”

  他不明缘由,愣愣地看着她。

  “三碗是我给自己叫的,你要吃自己叫。”她含糊不清,嘴里还嚼着。

  如果对面坐的两人有眼镜,一定会一起跌破。

  夏侯露开口了:“老板,再来两碗。”

  任然撇了撇嘴,我不吃了,我不跟你们这俗人一般见识,看到小饭摊儿的饸烙跟没命一般,谁稀罕?

  薛小霜的三碗饸烙吃完时,夏侯露的两碗刚刚煮好,他没吃,而是都放在她面前,她也没客气,接着吃了。

  任然长大的嘴巴可以塞下一颗大鸭蛋。薛小霜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把男人跟鸭子联系在一起,也许男人天生都该是属鸭子的。

  五碗饸烙下肚后,薛小霜摸摸肚子,总算满足了。

  夏侯露掏出钱包买了单,薛小霜很满意他的行为,请女人吃饭就该这么善解人意、细致入微,那个任然最讨厌了,扔下十块钱想走人,当她是要饭吃的吗?虽然五碗饸烙花不了十块钱。

  薛小霜抹抹嘴道:“看在你们请我吃饭的份上,本大人帮你们调解调解。我刚刚吃第五碗的时候,想到一个给你们解决纠纷的最佳办法。你们俩先给我说说,你们之间有什么杀父杀母杀老婆深仇大恨不共戴天?”

  任然仰起脸,傲慢地道:“谁要跟那京片子调解?”

  “好,不调解就比赛,你敢不敢跟他来一场比赛?”对于任然这种茅坑石头,激将法是最好用的。

  “比就比,谁怕谁?”果不其然,一激便中。

  “那好,你们俩就来一场两人篮球比赛,胜者为王败者寇,怎么处置,一切听赢家安排。你没意见吧?”薛小霜看向夏侯露。

  夏侯露点头同意。

  任然十分轻蔑地瞄了夏侯露一眼,挑了挑眉毛:“你确定要跟我比篮球?”

  夏侯露没说话。

  “喂,输了不要哭爹喊娘。”任然轻蔑地勾了勾嘴角,跟我比篮球,不是鲁班面前耍斧子、关公面前武大刀吗?小子,你输定了。

  薛小霜不等夏侯露说什么,就吩咐道:“好了,就这么定了,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俩击掌为誓,快点击。”

  她说完,那俩人还愣着不执行,她也顾不上什么男生女生授受不亲,跳过去一手抓住一人的手,啪嗤拍一块,“好了,这次谁要反悔谁是鸭子。我先走了。”说完火烧屁股地跑了。

  

1 2 3 4 5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