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李渔余大宝全文章节免费阅读_上门小村医小说全文

小说:上门小村医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李渔

角色:李渔余大宝

简介:穷山沟里的上门女婿李渔,受尽白眼和欺凌,被人陷害后偶获奇玉,开启鲤鱼跃龙门之路
无上医术在手,如掌生死薄,扬善救人可生死人肉白骨,惩奸除恶定不留半点仁慈
一朝鱼化龙,财富如风云而至,势不可挡

评论专区

太浩:tmd居然是腐文,作者难道不会圆润的到大晋江去啊

脱轨:假如世界上有无数个不同的我,我拿什么确认自己的存在?就是那么一个寻找自我的故事

[快穿]拯救男配计划:文笔不错,看过2遍

上门小村医

《上门小村医》免费试读

第10章 那小子撞邪了

  张翠花快被气炸了,以前瞧着李渔是个傻子,怎么都不顺眼,可没料到这小子开了窍,却比原来更会气人,简直属打火机的,分分钟能把人给点着火。

  搁以前她早冲上去抓挠一番了,但李渔今非昔比,她没敢轻易上前,可眼里还是跟要喷火似的。

  李渔也不是故意刺激她,就是瞧不惯她还是以前那副做派。

  本来还想多说几句呢,却瞧见香香快急哭了,便懒得继续。

  “行了别瞪眼了,我不止是给香香治病,而且还已经给她治好了大半,回头再吃两副药差不多能除根。”

  余老蔫闻言松口气:“还真是治病啊,那就好那就好,不过小渔你咋突然会治病了呢?”

  “我打小就跟着师父采药接诊,耳濡目染之下自然学了不少,以前显不出来,现在开了窍,自然就会了。”

  李渔是老郎中带村里来的,他爷俩也一直师徒相称,这事村里人倒都知道,可问题是李渔从小傻乎乎的,还能学会老郎中的医术?

  “吹,接着吹!你咋不说你成仙了呢,骗鬼啊!”

  张翠花横眉冷笑:“以前什么傻样自己没点数?就你还学医,学偷鸡还差不多!”

  李渔气的牙痒痒,真恨不得缝上她这张毒嘴。

  “成,还不信是吧?那从你们偷摸回来到现在,里屋一直掀着帘子,听见香香咳嗽一声了?”

  此话一出,张翠花两口子顿时呆住,余香香自己也愣了,好像,真的好一会没咳嗽了?

  张翠花跟余老蔫都扭头看向香香,香香也下意识摸摸嗓子,目光闪亮道:“好像……真的好大会不咳嗽了。”

  “那肯定是因为没吹到风!”张翠花自然不服气。

  李渔直接跳上炕,打开了封闭已久的窗户,呼,一阵凉爽的清风出来,吹起了香香的发丝之后,又环绕整个里屋。

  香香下意识要捂住口鼻,可跟着才发觉,完全没有以前那种见风就咳的感觉,她瞪大美目,试探着松开手,小心翼翼呼吸了下新鲜空气,依旧没咳嗽的意思。

  “我好像,真不怕风了?”香香先是惊讶,跟着满是欣喜,笑着笑着眼泪突然决堤似的奔涌而出:“小渔哥,我真不咳嗽了!”

  “真的好了?哎哟老天爷开眼啊,居然真不咳了!”

  张翠花错愕之后也满是惊喜,又确定一番才念叨着:“一定是我的诚心感动了菩萨啊,我家香香真不见风咳了!”

  “孩他娘,这跟菩萨没啥关系吧,是小渔治好的啊!”余老蔫也欣喜的直搓手,闻言忍不住提醒。

  “闭嘴!你懂个屁?市里大医院看过都没治好,他小子就算记起点老郎中的本事能管啥用?抹点膏药就治好,当他是活神仙呢?”

  张翠花眼睛提溜转,冷哼着就是不肯认可李渔。

  “出去都出去,赶紧让香香穿衣服去院子里走走,我可怜的孩儿,不见天日的这些年,终于要好了,没白费我这个当妈的一片诚心祷告。”

  李渔嘴角直抽抽,心道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这也能把功劳揽自己身上去?

  “那婶子你赶紧再求求菩萨去,我瞧着香香的见风咳只好了一大半啊,让菩萨彻底除个根呗,也省得她再喝汤药了。”

  “你!”张翠花顿时被噎住,哪能不明白这啥意思,气恼道:“就你能行了吧,也有你那破膏药的功劳成了吧?你李神医还不赶紧给香香配除根的药去?”

  “这还差不多!”李渔乐,朝目光闪亮的香香眨眨眼,笑呵呵转身出屋。

  治好香香才是正经,他懒得跟张翠花掰扯太多。

  瞧着他出屋去,张翠花满是狐疑,心道这傻子怎么就真会治病了呢?而且一罐膏药就让香香不咳了,也太神了点吧?

  这没道理啊,一定是哪里有问题,一定是的!

  相比之下,余老蔫却惊喜异常,跟着李渔朝外走念叨着:“小渔你咋这么厉害呢,一罐膏药就把香香治好了,真神了啊!”

  李渔咧嘴笑,刚要象征性的谦虚下,却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叫嚷声靠近。

  跟着砰的一声,院门被踹开,一帮村里的壮劳力神色怪异的冲进院子。

  见这架势余老蔫没等弄明白啥情况,先是有些腿软,他可瞧出来了,村里人这次来者不善啊,带头的还是几个族老!

  听闻动静的张翠花和香香从里屋出来,瞧见满园子气势汹汹的村民,顿时也有点慌了神。

  “你们大伙这是要干啥?”被张翠花踢了一脚,腿软的余老蔫定定神开口。

  “老蔫,翠花,你们一家子还不知道?”有族老迈出一步,却也没敢太靠近,有些忌惮的看向李渔。

  余老蔫三口人顿时更懵:“三伯,到底出了啥事,咋这么大阵仗?”

  张翠花却心头咯噔一下,直接蹲在地上哭天抢地道:“作孽哟,我就知道,就知道那钱来路不正啊,瞧瞧,被我猜着了吧?”

  “三伯啊,事情可是这傻子一人干的,跟我们家可没半点关系啊,多亏我机灵留了个心眼,不然差点要被这傻子害死啊!快快快,你们赶紧抓了这混蛋去见官!”

  “??!”来人齐齐懵圈,那叫余三井的族老茫然道:“老蔫家的你说的啥,啥钱来路不正?见啥官?”

  “嗯?你们不是因为那几万……”

  张翠花突然意识到不对,麻溜起身拍拍灰讪笑道:“没事没事,弄岔劈了。”

  余三井和村民们都满脸莫名其妙,李渔却瞧着张翠花冷笑。

  张翠花心虚的避开他目光,一本正经道:“大伙到底来干啥来了?到底出了啥事?”

  “还能有啥事,你们就没发现你家女婿不对劲?”

  余三井虎沉着脸道:“这傻小子以前什么样大家都知道,可昨天出了寒潭后,他竟然把蛮牛似的大宝给打了,打的爬不起来啊,这能对劲?”

  听他这么一说,余老蔫三口人顿时面色古怪,因为他们也觉得李渔这两天很怪。

  要说赶巧开了窍的话,那也顶多成个正常人才对,咋能突然弄到十万块钱,还会治病了呢?

  竟然还把余大宝给打趴了,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能做到的事啊!

  张翠花想到这儿赶紧远离李渔,生拉硬扯的把香香也推进屋里去。

  “三伯你说得对,这小子从宗祠回来就横的不行,力气贼大,一巴掌能把墙拍出印子不说,还突然会看病了,这到底啥情况,这傻子难不成……撞邪了?!”张翠花陡然拔高声调。

  院里村民纷纷使劲点头,余三井一拍大腿道:“侄媳妇你说的是啊!你们也知道,早些年寒潭里可淹死过几个,这小子先前又弱,指不定就……”

  “真是撞邪?!”张翠花吓的脸色大变,直接躲墙根去,离李渔更远了。

  “怎么可能,三爷爷,小渔哥明明比以前好了啊!”香香听不下去了,从屋里出来焦急道:“他是变好了,不是撞邪啊!”

  “咦,香香你咋不咳嗽了?”有村民发现异样,好奇不已。

  “小渔哥刚给我治好了见风咳,这怎么可能是撞邪!”香香急的俏脸涨红。

  听到这话,满院子一片哗然,纷纷惊疑不定的看向李渔。

  可突然几个青壮喊道:“各大医院都治不好的毛病,他一个傻子能突然治好?这不是撞邪是啥?都别愣着了,动手!”

  话音落下,一群人手持绳索,直接就要涌向李渔。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