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温伊暮景琛)全文章节在线阅读_(温伊暮景琛)小说全文

小说:离婚后我被前夫狂扒马甲

作者:风云九卿

角色:温伊暮景琛

简介:温伊爱了暮景琛十年,可从始至终暮景琛没有给过她一个好脸色,心死如灰后便提出了离婚,并且警告暮景琛:别想着吃回头草
  暮景琛:谁吃回头草谁是狗!  整个京都的女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话,觉得这个没文凭没背景没能力的乡野女人离了暮景琛只有死路一条
  然而离婚后的温伊却一次次的打了他们的脸
  闻名中西医界的神医鬼魅?  某奢侈品牌的创始人?  高端机械智能领域设计师?  七神秘大佬的亲妹妹?  某牛掰小姥的亲姐姐?  名门才俊、当红影帝、钻石王老五纷纷前来表白,便宜前夫急忙把一朵朵的桃花掐掉,深情表白:温伊自始至终都是我的女人
  七个大舅子加一个小舅子瞬间拍桌:滚,我妹(姐)说了,谁吃回头草谁是狗!  暮景琛:汪汪汪…… 众人:臭不要脸的……

评论专区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很一般,把权利政治斗争想的太简单了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目前为止最最喜欢第一个世界,看得热血沸腾,而且女主特别有趣连带着里面各种角色都特别好玩

六道教主:作者不知道啥时候手好或者是断手遁233

离婚后我被前夫狂扒马甲

《离婚后我被前夫狂扒马甲》免费试读

第5章

第5章

卧房里空无一人,暮景琛皱了皱眉。

听到动静的柳雅芝打着哈哈走了过来:““那小蹄子也不知道去哪里浪了,竟然一整天都没有回家。”

暮景琛眉头皱的更深了,周围的气压也低了几分。

柳雅芝继续添油加醋道: “这种小门小户的女人就是上不得台面,当初你就不该娶她,直接用钱把她打发掉,也免得日后被人家戳脊梁骨!”

暮景琛抬眸凉凉的看了她一眼,她顿时心里一惊。

这个儿子狠起来要命,有时候她也搞不清他心里到底想什么。

柳雅芝闭了嘴,转身离开。

暮景琛环顾卧房,这才发现她只带走了贴身衣物,至于他帮她购置的珠宝首饰、奢侈品一件也没有带走。

嗤,以前的她总是一副绵软乖巧的态度,今天倒是长脾气了。

不仅跟他发火,还学会了离家出走的把戏。

女人真是麻烦,为了得到他的宠爱耍尽心机,他看着都觉得累。

他随即不耐烦的给她发了一条信息:我已经回来了。

不过温伊那边迟迟没有反应。

他非常讨厌这种感觉,无论是在生意场上还是在生死之际,他都喜欢做那个持刀者,拿捏着别人的命脉,而不是坐以待毙。

这种感觉令他莫名的发燥。

良久,他又给她发了一条信息:闹够了就回来,惹恼了我,对你没有一丁点的好处。

温伊收到这条信息时,刚刚办理好酒店的入驻手续。

她差点被气笑,果不其然,暮景琛这是把她当成了等待主人乞食的哈巴狗,似乎他丢一根骨头,她就得感恩戴德摇尾撒欢。

愤怒的同时忍不住一阵唏嘘,她以前为了成全心中的那份爱恋,自始至终把自己放在低到尘埃的位置,以为这样就能焐热他的心,没想到却被现实狠狠的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以后,她不再会给暮景琛任何糟践她的机会。

温伊冷笑一声,随即将手机关机。

暮景琛对她的耐心一向有限,久久没有等来她的回应,便将电话打了过去,当他听到‘对方已关机’的提示音时,额角的青筋不受控制的跳了跳。

这女人该不会觉得以前的把戏玩腻了,现在又上演一出欲擒故纵吧?

他这个人向来把情绪与欲-望控制的极好,对任何东西都不会上心,也不会上瘾。

就算他看到温伊如飞蛾扑火一般的燃烧着自己的热忱,他也可以做到无动于衷,毕竟他又不是那盏灯。

可是今晚他莫名的犯了烟瘾,将雪茄一根接一根的点燃。

一盒雪茄断断续续的燃尽,竟是天亮。

他不认为自己是被谁牵动了情绪,只是单纯的厌恶任何人或事脱离自己的掌控,哪怕是条狗也不行。

可这女人为了跟他玩欲情故纵的把戏竟然一夜没有回家,简直在挑战他的底线。

此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温伊打过来的。

他抿了抿薄唇,如果她道歉的态度诚恳些,以后乖一点,他或许会既往不咎。

暮太太这个位置总得有人来坐,他不太喜欢太过精明或者太过麻烦的女人,所以这个台阶总要给的。

暮景琛接通电话后,低哑着嗓音:“胆子肥了,竟然不回家。”

温伊冷笑道:“暮景琛,你听不懂人话吗,我在通知你离婚的事情,不是在跟你打商量!”

暮景琛听到‘离婚’这两个字额头的青筋就突突直跳,心口也涌动着莫名的烦躁 :“温伊,我给你脸了!”

话外之音,别给脸不要脸。

温伊快被气笑了,他总是这副高高在上的冷漠样,令她很是反感。

在这三年的冷漠与羞辱中,那些爱意早就耗光了磨灭了,以后她再也不会去为谁折腰,只想做回自己。

“暮景琛,我承认我错了,从一开始就是我的一厢情愿,可这三年里我受尽了白眼与冷漠,权当是自作自受了,咱们放过彼此吧,权当是留给彼此的最后颜面。”

暮景琛一直保持着接电话的动作,半晌没动。

她要他放过她?

一棵只能依附于他的菟丝花有什么资格提要求?

他要她生便是生,他要她死便是死。

再说了,当初可是她捧着那颗肾舔着脸嫁给他的,凭什么说走就走?

游戏规则应该由他这个主宰者说了算。

他并没有把温伊的话放在心上,换好衣服后便去了公司。

只不过心里似乎憋着一股莫名的恼火,以至于整个会议室里气压低迷。

高管们谁也不敢惹这樽活阎王,各个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早会结束后,北炎试探的问道:“暮总,今天的行程还改不改了?”

他记得今天是温小姐告知活阎王去领证的日子。

暮景琛凉凉的看了他一眼:“非洲那边的项目缺个助理,你可以考虑一下。”

北炎吓得立刻闭上了嘴巴。

暮景琛看了看手机,眼看就到九点了,温伊那边竟然没有任何动静,看来她昨晚不过是虚张声势。

也对,小孩子吃不到糖的时候尚且闹一闹,更何况他这次两个月没有回家,难免让她心中不快。

民政局。

温伊特意穿了一件黑色的旗袍,发丝斜挽,胸口别着珍珠花胸针,这副如丧考妣的打扮用来祭奠死去的爱情最合适不过。

但旗袍将东方女人的风韵勾勒得极好,再加上她那张绝艳的小脸,更衬得摇曳生姿,妩媚动人。

引得路人频频回头。

她等了半个小时都没有等来那个凉薄的身影。

看来暮景琛把她的话当耳旁风了。

也对啊,这些年来他对她一直很冷漠,无论她做什么说什么,似乎都激不起他的兴致,自然也不会被放在心上。

她正打算催促暮景琛时却接到了萧实初的电话:“伊宝,你恐怕要亲自来E国一趟,这边的总监放话了,他说合作是以你的名义跟他谈的,签约的时候自然由你本人来签。”

温伊皱了皱眉,她争取了两年才争取到跟E国品牌合作的机会,如今到了关键时刻,她没有放弃的理由。

“行,我现在打飞滴过去。”

看来她跟暮景琛今天是离不成了,离婚也不急于这一时,敲定品牌合作才是要事。

上飞机前,她给暮景琛发了条信息:有事离开几天,改天再约。

暮景琛看到这条信息时,冷嗤一声,果然跟他料想的一样。

从一开始她就没打算跟他离,这么折腾不过是为了得到他的垂怜,跟三年前那个把自己敲碎了骨头,折弯了腰,小心翼翼把心捧在他面前的可怜相一模一样。

嗤,到底是他高看了她。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