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卫蓁陈婆子)小说免费阅读_旺夫小娘子:夫君,别猴急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名:旺夫小娘子:夫君,别猴急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吟饮

主角:卫蓁陈婆子

简介:卫蓁从末世穿越而来,获得小相公一枚
她只想多多挣钱,供这小相公安心读书,把日子过和美,怎料这小相公是个芝麻馅的汤圆,看着软和,实则内里黑的很,一不小心就便成了腹黑的大尾巴狼!卫蓁:“我信了你的邪!”

旺夫小娘子:夫君,别猴急

《旺夫小娘子:夫君,别猴急》在线阅读

第3章 儿女都是债

陈婆子被气得脑仁疼,粗着嗓子替严三郎回答,“现在是卯时末,庄稼汉马上就要下地,三郎等着吃过饭就要继续念书,你把做饭的锅给摔了,大清早我们和你吃西北风?”
“娘,不是这个时间,现在是哪一年,庆历几年?”
卫蓁急得眼眶里有了泪。
陈婆子对卫蓁越发看不上眼了,“现在是庆历几年和你有关系吗?
你煮饭煮的魔怔了?”
“赶紧煮饭,一大家子人等着吃呢!
一天到头,就是洗个衣服煮个饭,你都能磨磨唧唧大半天,既然嫁到了严家,你就别再拿捏那贵小姐的样子!”
严三郎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庆历四年,蓁娘,你问这个干什么?”
听到严三郎的回答,卫蓁悬在嗓子眼的心突然就找到了着陆点,她喃喃自语,“庆历四年好啊……还有三年时间,如果准备充分的话,对付一次天灾应该没问题。”
如果卫蓁是一个地道的古人,那她可能不清楚之前恍恍惚惚看到的场景意味着什么,但是她来自于一个文明高度发达的时空,她知道那天灾是什么。
是冰川期的到来。
而且看那情景,应该是小冰川期的到来,这是值得庆幸的。
若是大冰川的话,不管是穷人还是富户,都难苟且偷生。
如何在灾难中活下去?
卫蓁是有经验的。
她的经验总结起来一共八个字——“管好自己,防好别人”。
‘管好自己’的意思是,屯好足够的粮食与柴火,不能饿着,不能冻着,二者缺一不可。
而‘防好别人’的意思则是做好防卫工作,家里屯的粮食多了,肯定要防贼,还得防耗子,不然等到时候所有人都遭了秧,就自家活得滋滋润润,那肯定会沦为众矢之的。
就如同她之前恍恍惚惚看到的景象中,那男人说过的话,如果将府上的余粮给了难民,怕是他们府能被难民给拆了……
天灾面前,没人可以兼济天下,说薄情也好,也冷心也罢,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卫蓁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三年时间,足够她做充分的准备了,而且这件事情也不能太过声张,不然很容易被人当成妖怪。
深吸一口气,将忐忑的心情平复下来,卫蓁回到灶房,对着陈婆子柔柔一笑,娘,怪我昨晚没有睡好,今早起来脑子里迷糊得厉害,我现在就做饭,您别生气。
陈婆子狐疑地瞅着卫蓁,就像是老母鸡瞅着拜年的黄鼠狼一样,她总觉得卫蓁身上有点怪,可具体怪在什么地方,陈婆子一时间也说不出来。
反正原先的卫蓁一看就是瞎对付着过日子,干什么事儿都无精打采的,但现在陈婆子却觉得卫蓁变了,掂着炒锅的手都看似有了力气,灶火眼里的火光印在卫蓁的眸中,熊熊燃烧着,陈婆子竟然看得愣了。
此刻的陈婆子觉得,虽然给三郎娶回来的这个媳妇儿有些懒,但相貌是真的好,往灶台旁边一站,比镇子上卖豆腐的豆腐西施都要好看。
“罢了罢了,老娘不和你生气,你赶紧做饭,可别再给我整什么幺蛾子!”
陈婆子揣着一肚子古怪出了灶房,临进屋前,还忍不住回头多看了几眼灶房这儿,她生怕卫蓁是在装模作样糊弄她。
陈婆子心里犯嘀咕,忍不住回屋就把这件事同严老爹说了。
严老爹心里琢磨,嘴里叼着一根烟杆子吞云吐雾。
“这三郎媳妇出身好,看不上咱们家这种贫门小户,现在她嫁进来也该有一个月了,是时候想通了,日子总归是得过下去的。”
“我琢磨着,可能她原先还等着娘家过来接济呢,谁知道娘家把她嫁出来之后,连问都没问一声,大概是县太爷真的把这姑娘当泼出门的水了……”
严老爹见得世面多,又忍不住说,“别看她是县太爷的闺女,但是庶女就是庶女,她娘没本事,一辈子给人做小,她也跟着抬不起头来,当家主母指不定怎么折磨娘俩呢!
若是真在县太爷面前得宠,县太爷舍得把闺女嫁进咱家来?”
陈婆子一听严老爹这话,顿时就不同意了,“咱家咋了?
咱家三郎在十里八乡也是出了名的才子,虽说现在还没考上功名,但那是迟早的事儿!”
“等咱家三郎考上秀才、考上举人、考上进士、成了状元,咱还看不上他县太爷一个芝麻大小的官儿呢!”
严老爹被陈婆子这话给逗乐了,寻常人家的男丁到了严钊这年纪,大多已经下地干活,撑起门户了,就严钊还在读书。
十里八乡说什么的人都有,多数人都是嘲笑严老爹和陈婆子不踏实,爱做白日梦,指望自家浅池子里养出一个金王八来。
起初听到这样的话时,陈婆子还会撸起袖子同别人理论几句,可后来听得多了,她也没那个力气同别人计较了。
毕竟严钊考了好几次秀才,次次连考试的地方都进不去,不是考前高烧就是在考试当天走路劈了个叉,不仅把腰给闪了,还把手腕给磕了碰了,根本没办法提笔……一次偶然也就算了,可次次都这样,严钊那邪门的运气让陈婆子心里都没底。
外头的人都说,严钊是空有读书的底子,没有读书的命,文曲星都不让他参加科考,不然怎么次次都那么点儿背?
三人成虎,谣言多了,就连对自己儿子能考中做大官这件事坚定不移的陈婆子心里都犯了嘀咕,该不会严钊真没那个命吧……
支撑陈婆子和严老爹坚持供严钊读到现在的,不是心头梗着的那口气,而是严苗苗!
当初,严苗苗同严老爹和陈婆子说,“爹,娘,我三哥一看就和那些泥腿子不一样,咱家得供他念下去!
现在我三哥运道不好,但指不定哪天就时来运转,一飞冲天了,咱不能半途而废。”
陈婆子苦着脸问严苗苗,“苗儿啊,娘也不想放弃,可是咱家就是地里刨食的人,哪能一直供下去?
再念个两年,笔墨纸砚都买不起了,而且你大哥二哥嘴上不说,心里肯定也会有意见。”
严苗苗咬牙说,“我绣荷包攒了一点钱,用那些钱供我三哥,不过这件事爹娘你们别同我三哥说,读书人好面子,这事儿说出去不光彩。”
陈婆子有些心动,还有些犹豫,“苗儿,娘知道你和你三哥亲,可那些银子都是你给自己攒的嫁妆,怎么能动?”
严苗苗想的倒是洒脱,“就当我在我三哥身上押宝了,如果我三哥有本事,那我出嫁了也不怕婆家折磨,大不了我三哥到时候双倍还我。
如果我押错宝,自家兄妹之间,有需要的时候相互帮扶一下,还需要理由么?”
束脩不便宜,但笔墨纸砚这种消耗品更贵,如果没有严苗苗暗中支持,估计严钊早就读不下去了。
……
卫蓁实在不愿意再重蹈末世的覆辙了,因此一扫之前二十七天的混吃等死样,炒菜煮饭的时候都用上了心思,硬是将那一锅平平无奇的食材炒成了人间美味。
菜还未端上桌,就引得全家人胃口大动,原本就空落落的肚子更显饥饿,就连自诩吃的盐比卫蓁吃的米还要多的陈婆子都坐不住了,她催着卫蓁赶紧把菜端上桌,挟了一筷子尝了尝,脸色顿时就阴沉下来,斜着眼批评卫蓁。
“三媳妇,不是娘说你,既然你有这么好的手艺,为什么不认真做饭?
你想想你之前炒的那都是些什么菜?
对得起良心吗!”
“往后就按照今天这样的味道炒,别整天就想着应付,你给三郎多侍弄一些好吃的,给三郎补好身子,明年开考的时候,说不定就中了呢!
如果三郎考上秀才,那你可就是秀才夫人了……”
卫蓁低眉顺眼地听着,模样看似恭恭敬敬,心里实际上却已经盘算开了。
自家这便宜相公的运气实在邪门儿,她已经对成为秀才夫人不抱什么希望了。
能成为秀才夫人自然好,比农家泥腿子的社会地位稍微高了一些,但如果严钊考不上,那她也不失望,攒点儿钱对付三年后的天灾才是要紧事。
所以陈婆子的话虽然里面夹枪带棒,但是到了卫蓁耳朵里,那就是穿耳而过的风,卫蓁压根儿没把陈婆子的话给当回事,嘴上胡乱应着,还不忘多挟了几筷子菜。
如果说卫蓁最让陈婆子满意的,那大概就是她这骂不还口的态度了,陈婆子过足了恶婆婆的瘾,总算端起饭碗,结果一看,好家伙,刚刚才端上桌的满满一大盘菜已经见底儿了,所有人闷头吃着,就连平时怕吃胖而刻意控制饭量的小闺女都吃得满嘴是油。
陈婆子:“……”儿女都是债啊!

1 2 3 4 5 6 7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