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夏久月孔润全文小说_(夏久月孔润)全本目录免费阅读

小说名:总裁每天都想宠我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夏久月

主角:夏久月孔润

简介:夏久月结婚了,嫁了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
她本以为自己的婚姻生活会是一个悲剧,直到那个俊美无双的男人牵起他的手,她才知道自己嫁了个牛逼轰轰的总裁
“总裁,夫人把您的别墅卖了!”“你也知道是我的别墅?让她卖!”“总裁,夫人把公司的股票抛售了!”“让他抛!”“总裁,夫人带着小少爷离家出走了!”某总裁顿时不淡定了,霍然起身去追,“我亲自去拦住她!”…

总裁每天都想宠我

《总裁每天都想宠我》在线阅读

第13章 我的女人只有我能欺负

  慕景深的目光瞬间落在她紧蹙的眉头上,心里莫名有些不舒呼。

  夏久月醒了之后,感觉嗓子火燎的疼着,她声音嘶哑的说道:“我想喝水。”

  慕景深听到她要喝水,便立吩咐道:“去倒杯温水来。”

  旁边的佣人,立刻去办了。

  医生见夏久月醒过来,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再次叮嘱道:“少爷,夫人的手千万不能再碰水,容易感染的同时,还容易留下疤痕。”

  慕景深的目光落在夏久月的手上,那双手白晰细腻,十指纤纤,如果留疤,那就太可惜了。

  他轻轻的点了点头道:“知道了,这种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说完之后,他朝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出去了。

  王叔刚走到门口就碰到端着温水上来的佣人,王叔接过水之后,递给了慕景深:“少爷,夫人要的水。”

  随后,笑吟吟地看了一眼夏久月,把空间留给二人后,悄无声息的转身离去,十分贴心的为他们关上房门。

  夏久月看到慕景深手中的水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挣扎从席梦思上坐起来:“麻烦把水给我一下,可以吗?”

  慕景深看到她憔悴的神色,泛白的嘴,心里不禁就泛着疼,同时还有些恼火。

  明明早上走的时候人都还是好好的,怎么不过短短几个小时,就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模样?

  他强忍着心底的怒火,把水杯递到夏久月的面前,实在是没忍得住,骂了她一句:“你怎么就这么蠢,明知道手上有伤,还敢沾水去洗衣服,你脑袋里面装的都是浆糊吗?”

  夏久月喝水的动作一顿,眨巴眨巴眼睛,无辜的眼神看着他,心里是说不出的委屈,小声嘟囔:“明明是你吩咐的,怎么反过来还怪到我头上了?”

  他吩咐的?

  听到这句话,慕景深眉头微微蹙了一下,冷冰冰地说道:“我让你打扫别墅的卫生,没有让你自作多情的去洗衣服。”

  他的衣服全部都是定制款,因此都是由干洗店的人负责,根本就不需要家里的佣人手洗。

  慕景深只要想到,竟然有人敢借着他的名头欺负夏久月,浑身就忍不住散发出一股戾气。

  他的人只能他欺负!

  夏久月看到他阴沉的脸色,撇了撇嘴,要不是他欺负自己,她也不会因为伤口感染发烧了!

  慕景深沉着脸问:“谁让你洗的衣服?”

  蓦然响起的声音,吓了夏久月一大跳,她圆溜溜的眼睛呆呆地看着慕景深,没明白他问这个干什么。

  慕景深对上夏久月波光粼粼的眸子,心不禁软了一下,下意识放软了语气:“是谁让你洗衣服的?”

  “难道不是你吗?”夏久月下意识反问了一句。

  衣服是晓月塞给她的没错,可如果要是慕景深的命令,晓月也不会擅自做主吧?

  闻言,慕景深的脸色越发难看,乌云密布,宛如暴风雨来临的前夕。

  半晌,他从牙缝中挤了出一句话:“不是我让你洗的!”

  夏久月睨了他一眼,显然不是很相信他的话,嘲讽了一句:“不是你让的,晓月能把衣服塞给我?还理直气壮的说什么,我不配做这里的女主人,要不是你父亲想要强娶我,我还不乐意做这里的女主人呢。”

  想到自己即将嫁给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她的心情就格外的阴郁。

  慕景深暗暗磨了磨牙齿,真想撬开这个蠢女人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浆糊。

  但是随即想到,她手上的伤口感染了。

  于是,他难得大方的没有跟她计较,而是转开话题:“衣服是晓月给你洗的?”

  她轻轻颔首:“对啊。”

  慕景深冷哼一声,转身就走出房间,他的举动看得夏久月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懂他想要做什么。

  不过,她也懒得去细想,她才刚刚退烧,整个人疲倦的厉害,脑袋更是昏昏沉沉的,忍不住想要睡觉。

  就在她昏昏喻睡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一阵尖叫声给惊醒,她猛地张开了眼睛,下意识看向门外面。

  没一会儿就传来一阵凄凄凉凉的哭声:“少爷,少爷,我知道错了。”

  夏久月好奇地看着门口,想要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可半天都没有人走进来。

  挠心挠肺的她,实在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慢腾腾从席梦思上下来,拖着还有些虚弱的身体,慢慢朝声音传来的地方靠近。

  她走到楼梯口一眼就看到,跪坐在客厅里面的晓月,哭得梨花带水。

  “念在你在慕家,兢兢业业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今天你是怎么对待夫人的,现在只需要双倍奉还就可以了。”慕景深面无表情的看着晓月,眼里没有一丝的温度,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晓月没有想到,少爷会为夏久月做主。

  他不是不喜欢夏久月吗?

  为什么?

  晓月泪眼朦胧地看着慕景深,娇弱地说道:“少爷,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以为……以为……”

  “以为什么?”慕景深声音淡淡,偏偏在场的人,都听听出他语气中的冷酷。

  她脸上的表情一僵,被慕景深阴鸷的目光盯着,想要辩解的话,再怎么也说不出口。

  慕景深不想再在晓月的身上浪费时间,直接吩咐道:“王叔……”

  王叔明白慕景深的意思,他想到夫人烧的满脸通红的样子,看向晓月的目光,没有丝毫的同情。

  王叔冷酷的道:“带晓月下去,将她两只手都烫伤,再让她将别墅里,所有佣人的衣服,都洗干净,然后将人给赶出去。”

  晓月见少爷和王叔真的要处置自己,这才真的怕了。

  她脸色惨白,别墅里有这么多的佣人,如果她的手烫伤了,再洗这么多的衣服,那她的手就不能要了。

  “少爷,少爷,我……我知道错了,求你放过我这一次吧。”晓月跪在地上,恳求道:“我……我保证不会再犯了,我可以向夫人道歉,少爷……”

  晓月不断的哭诉哀求着,慕景深的神色没有任何波动。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晓月,被几个人佣人给拖了下去。

  夏久月在楼上看到这一幕,丝毫没有同情晓月,因为如果今天不是慕景深愿意站在她这边,那她这个亏就白吃了。

  她相信,到时候晓月不仅不会觉得愧疚,以后只会变本加厉的欺辱她。

  夏久月再看向慕景深时,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感。

  自从母亲去世之后,再也没有人愿意为她出头抱不平,以往她在夏家不管受了什么样的委屈,也只能自己憋在心里,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默默舐着伤口。

  而慕景深是母亲走之后,第一个愿意为她出头的人,尽管这件事情也是因为他而起。

  这一刻,她微凉的心里升起一丝暖,顺着血液流遍全身。

  夏久月又深深的看了一眼慕景深,悄无声息的转身离去,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慕景深像是感受到什么,特意回头往二楼看去。

1 2 3 4 5 6 7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