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楚少楚夫人)全文免费阅读-《许我半生狼藉》全文小说

书名:许我半生狼藉

主角:楚少楚夫人

简介:司瑾从未想过有天竟然是自己主动提离婚
她爱他卑微到尘埃里,可短短两年的夫妻情分又怎抵得过十年的白月光?现在,她累了,她退了,但这个男人却怎么也不肯放开她的手
她明明是翱翔于天际的夜莺,却被他困在笼中成为他的专属
他一如结婚时,那般热烈又势不可挡地将她抵在墙面上,而她却是冷漠一笑,“楚少,我们已经离婚了!”“是吗?”男人不以为意,诱人的薄唇勾起深深的笑…

许我半生狼藉

《许我半生狼藉》在线阅读

第3章 跟她道歉

楚牧彦的面容凝固,森凉的目光在她的面上滑过,勾唇冷笑,“你终于忍不住了是吗?”
他的语气,仿佛她的提议是在意料当中一般。
他的目光,更是像一把锋利的刀刃,割开了她本就不牢固的心脏,直教她窒息。
她深吸一口气,让心脏不那么难受,直直地看着他冷漠的面容。
“你什么意思?”
司瑾看着他从文件袋里拿出几张照片,扔在了她的面前,她细细看去,却发现照片的主人公并不是楚牧彦和沈安棠,而是她和林烨。
她诧异的拿起照片,而拍摄的角度和时机卡的正好,一看就是专业的狗仔,“怎么会是我和林烨?”
楚牧彦冷冷的看着她,那眸间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冷漠无情,“看来结婚两年,你还是不懂的安分守己。”
司瑾有些失控地冷笑出声,她细细想来,总觉得自己在楚牧彦面前就像个跳梁小丑,他这么说,不过是想在离婚时,给司家再扣一顶私生女出轨的帽子罢了。
“林烨和我是这么多年的朋友,真有什么还轮得到你楚牧彦什么事?
你还挺会倒打一耙恶人先告状了。”
司瑾知道楚牧彦拿出证据就是打定主意要她背黑锅然后名正言顺的离婚,她吸了吸鼻子,面上端着冷笑,“既然你也找到了沈安棠,那正好,我们离婚,各自寻爱。”
楚牧彦的神情没有一丝诧异,他冷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你知道了?”
“对,我知道了,我不仅知道她活过来了,我还知道你这两年的颓废风、流都是因为她死了!”
楚牧彦锐利的目光在她的脸上滑过,“你是这么想的?”
司瑾强忍住自己想流泪的冲动,她傲然地抬起头,对着楚牧彦,用尽她最后一丝温柔,“既然她回来了,正好给我离开你一个合适的理由。”
她转身要离开,眼泪却已经忍不住地滑落下来,正好落在男人用力掐住她下巴的大掌上,他的手背微微一颤,力道也松了些。
“谁允许你随便结束的?
想离婚?
也要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
他狠狠地吻上了她的唇,丝毫不允许她的逃避,她这样被迫接受着,却感觉像极了自己和楚牧彦的婚姻。
因为他的风、流成性,她也乐此不疲地寻找着耐看的男公关们。
她总以为这样是对等的关系,其实仔细想来,这又何尝不是被他所逼的呢?
床上抵死缠绵的两个人,内心都有着最后的倔强,身体像是完成任务一般的迎合着他,正因为这样,她才更是恨透了那一纸婚约。
第二天清早,司瑾是被手机铃声吵醒。
她刚伸手去拿手机,身上的每一个部位仿佛都在提醒着她,昨天晚上那个暴徒对她做了何等粗暴的行径。
整整一个晚上都不得消停。
司瑾自嘲一笑,这哪里像是要离婚前的夫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口子多恩爱呢?
她接起电话,听到电话里的声音才猛然想了起来。
糟了,今天有个重要的活动要出席!
但她却一点也不想去,因为她会遇到她此刻最不想遇到的人。
司瑾换上了小套装,从首饰盒里精心挑选着配饰,因为她的发质天生又黑又软,只是稍稍用发卡挽起来就已是风情万种。
她开车赶到现场时,活动出席的嘉宾基本都已经到场了。
这两年,司瑾虽然名义上是楚家的儿媳,但她对自己的定位一直是品牌设计,从她手里出去的设计,即使是天价,也没有人不买单的。
只是每次一涉及到她的工作,楚牧彦的脸就很臭,仿佛自己给他丢面了似的,出席各种场合她也鲜少露面。
也正因为如此,基本上没人会把楚夫人和设计师司瑾联系到一起。
“哎呀我的小祖宗,你可算是来了,活动都快开始了,各大品牌方都到场了。”
霍思老远看到她,急匆匆地把她拉到嘉宾席,力道不算大,但司瑾还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怎么了?”
霍思奇怪的打量着她。
司瑾掩下眼底的狼狈,低头笑了笑,“没事,昨天不小心撞到柜子了。
林烨人呢?”
为了不让霍思一直盯着她研究,她主动转移了话题。
“他呀,今天早上有个广告要拍,过不来了。”
霍思是林烨的经纪人,同时也是负责她品牌拍摄的主要人员。
整场活动无非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而对她来说,则是拿下芮梦品牌商的重要时机。
“以你的条件,何必要走设计师这条路,你干脆跟着我当明星得了,绝对不比林烨差。”
霍思从来没有放弃过让她当明星的想法,司瑾却是摇摇头,她不想从一个火坑跳进另一个火坑。
设计师这条路,一直都是她的梦想。
她远远看到芮梦品牌亚太地区的执行总监,脚步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霍思见状也明白了她的心思,就找了个由头先撤了。
司瑾刚往那边没走两步,就听到一个柔柔的声音响起。
“司瑾?”
听到这个声音的同时,她的身体就像触了电一般浑身僵硬,到底是在来之前就做足了心理建设,司瑾扯了扯唇角,转身看向来人,眼神锐利带着冷意。
“沈小姐,好久不见。”
沈安棠和记忆中几乎没什么差别,仍然是这样娇娇弱弱的,皮肤白皙的吹弹可破,和司瑾明艳的五官比起来,她的更加清秀精致一些。
那双眼睛仿佛盛满了泉水般动人,冲着她盈盈一笑,神情还带了几分惊喜,“真巧,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你。”
沈安棠似乎从一出现开始,就是吸引目光的存在,两年前的沈安棠更有名,虽然家底深厚,但有著名设计师的名头加持,几乎是人人都要捧在手心的存在。
司瑾并不想在这里和她多周旋,虽然此刻沈安棠活生生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还是和过去一样温柔单纯的模样,但显然是来者不善。
司瑾扬了扬唇角,脸上带着嘲讽之意,但到底不想“家丑外扬”,她找了个由头想先甩开她,“我还有事,回聊吧。”
“司瑾,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横刀夺爱,。”
她的声音一直都很好听,清脆悦耳像黄鹂一样,这么稍稍一拔高,把所有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来。
司瑾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她看着沈安棠,也不想拐弯抹角的,“我看你消失两年怕是失忆了,你如今回来才是想横刀夺爱吧?”
沈安棠没有说话,安安静静地垂着头,仿佛真的是她做错了事一样,她伸手拉住司瑾的手腕,声音带了几分委屈。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误会,虽然你并不是司夫人生的,但我还是把你当亲姐妹的,我不想因为两年没见面就生疏了……”
沈安棠的一句话下,四下猜测不已。
“这不是大名鼎鼎的设计师司瑾吗?
难道就是司家那个司瑾?”
“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
她居然还是私生女,私生女还做小三,我要是她,我才不会出来丢人现眼呢……”
一道道目光像针一样扎在司瑾的身上,流言蜚语更像是利刃无情地掌掴着她这两年来坚持下来的傲骨颜面。
司瑾冷冷的看着沈安棠,简直不敢相信她用这么柔弱无害的面容说着这世上最伤人的话语,在这么多人面前揭开了她最隐晦的伤疤。
她努力地抑制着浑身的颤抖,不想让自己这几年的努力因为一个沈安棠毁于一旦。
司瑾猛地甩开了沈安棠的手,沈安棠却借力夸张的摔倒在地上,手臂不知道在哪儿划开了一道口子,她捂着手臂,眼眶红红的,一脸委屈的看着她。
“沈安棠,我没工夫陪你演戏!”
她顶着所有人异样的目光和审视的眼神,转身要离开,手腕却被一只手用力扣住,她回头,不期然对上了一双如寒冰般料峭的冷眸,蕴藏着怒意。
“你,跟她道歉。”

1 2 3 4 5 6 7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