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苏不悔苏昊天《醉流年:侯门剩女苏不悔》_《醉流年:侯门剩女苏不悔》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书名:醉流年:侯门剩女苏不悔

作者:色逃苏

主角:苏不悔苏昊天

简介:苏不悔上辈子是一枚胖成一道惊雷的肉感妞
减肥过度,一命呜呼穿越到北旭王朝,华丽丽变成瘦成一道闪电的骨感妞
不想北旭王朝女子以体态丰腴为美,骨瘦嶙峋为丑,苏不悔再一次不受人待见,是嫁不出去的剩女一枚
但并不妨碍她迷恋长相酷似上辈子男神的晋南王爷慕飞寒
跟扮猪吃老虎的隐藏高手妖孽王爷过招,苏不悔这个侯门剩女认栽了,一世英名给毁了
腹黑王爷有风险,调戏需谨慎哇

醉流年:侯门剩女苏不悔

《醉流年:侯门剩女苏不悔》在线阅读

第4章 不悔的第二把火

莫二娘这番做贼心虚,风马牛不相及的说辞,让苏不悔她听出了弦外之音。
原装正版的苏二小姐,真正死因并不是进食过量,而是被继娘谋财害命下毒而死。
大夫和太医没查觉是中毒迹象。
想必,这下毒手段极是高明。
如果苏不悔没猜错的话,莫二娘下的毒,是一种慢性毒药,常年累月的积累,最终导致原装正版的苏二小姐身体器官衰竭至死。
这也太阴损了。
不过这只是苏不悔的推想,并没有真实凭证。
将莫二娘绳之以法,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苏不悔也没有这个打算。
毕竟,初到这个陌生的朝代,人生地不熟,把事情搞大了,弄出什么风波来,对她也没有好处。
还是息事宁人的好。
当下,苏不悔唏嘘道:“若是我能活下来,平安无事,身体没有毛病,什么话都好说。
若是不幸意外死了,什么话都不好说。
一家子么,有难共当,有福共亨,这道理我懂。”
莫二娘吁了一口气。
“不悔,你这么年轻,哪会有不幸意外死?”
她脸色尴尬,干笑了数声后道:“好好养病,别胡思乱想,把身体养好了,自是能长命百岁。”
“但愿如此。”
苏不悔用了意味深长的目光望向她,轻声道:“继娘,我也希望你能够平平安安,长命百岁。”
外人眼中,倒是一幅母慈女孝画面。
素不知,这是一场剑拔弩张,却没有硝烟的战争。
两人话中有话。
都清楚明白对方的意思。
——苏不悔答应放过莫二娘,既往不咎;而莫二娘也承诺,不会再对苏不悔下毒手。
这样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莫二娘离开前,又再说了一番话:“不悔,待你身子养好后,便不要再挑三拣四的了。
若是有男人愿意娶你,就嫁了吧。
你没出阁,你妹妹也不好先找婆家,要不会被人指着脊背说闲话的。
看着你们年龄渐渐大了,亲事还没着落,我也是心急。
那些嘴碎的人没少在背后嚼舌根,指责我不是。
在那些人眼中,你不是我所生,因此对你不上心,不闻不问,漠不关心你的婚事。
我这个做继娘的,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言下之意,苏不悔成大龄小姐嫁不出去倒罢,还害了她被别人说闲话,担搁了苏可熙无法找婆家,真是不应该。
或许,这是莫二娘下毒手原因。
若是苏二小姐一命呜呼哀哉了,不但可以理所当然的侵占她的财物,还能堵上了别人的悠悠之口,苏可熙也可顺顺当当的找婆家。
可谓是一举三得。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莫二娘并没有得偿所愿。
她离开后,伶儿打开楠木箱子。
苏不悔伸头一看。
好家伙,整整四箱子的宝贝,簪钗,手镯,戒指,红宝石,猫睛石,青金石,珊瑚,玛瑙,金银,织锦绫罗绸缎绣幅……金碧辉煌,耀眼夺目。
几乎没把她的一双眼睛给闪瞎了。
伶儿把箱子里的东西取出来。
一样一样仔细看。
嘴里嘟嘟哝哝着:“……很多东西不见了……去年皇后娘娘赏赐的紫晶御凤钗,玛瑙蓝镯子。
前年给的玉叶珊瑚珠万年青……这些全不见了……
太后娘娘年初的时候赏赐的白玉珍珠簪呢,还有一颗李子大小的猫睛石,也找不着……
对了,我记得去年小姐十六岁生辰的时候,刚好是在宫中过的。
皇上赏赐给小姐的那个巴掌那样大的翡翠白菜,如今也不在箱子里……”
苏不悔眼角的余光,看到紧紧关闭着的窗口,隐隐约约地映着一个模糊浅淡的影子。
这人,听墙脚还听得过瘾了。
苏不悔不动声色:“伶儿——”
她故意把声音抬高了,好让听墙脚的人听得清楚些。
她道:“你去吩咐含冬,让她到继夫人那边走一趟,问继夫人她是不是还有些东西她忘记给我?
如果真的弄丢了,日后我进宫去给姐姐请安,还得向皇上和太后娘娘请罪。
毕竟把他们赏赐的东西弄丢了,可不是一件小事。
我请罪的时候,未免会口不择言。
若是说了一些不应该说的话,太后娘娘和皇上怪罪下来,遭殃的可是整个越国侯府。”
窗外的那个人影,顿时消失了无踪影。
桂院里除了伶儿,还有管事的大丫鬟两位,负责杂务的小丫鬟四位,干粗活的婆子两位。
含冬是两位大丫鬟之一,肩担桂院管事。
若是苏不悔没猜错的话,站在窗外的人,便是含冬。
含冬跟她差不多一样身高,块头却几乎大了她一半,看那彪悍的黑影,十不离九是含冬。
苏不悔新来乍到的第二把火原本不计划烧的,这个时候不烧不行了。
时势逼人呀。
得趁热打铁,这样效果才佳。
含冬离开桂院后,苏不悔让伶儿火速到厨房找来半壶油一把豆子,把油倒在窗户前的地面,豆撒在油中。
此时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
伶儿做的这些,可谓是神不知鬼不觉。
“小姐——”她纳闷:“这样做有什么用?”
苏不悔笑道:“待会儿我们看一场精彩好戏。”
伶儿不明白是什么精彩好戏,刚想问,含冬就回来了。
随着她到来的还有莫二娘身边的大丫鬟玲香。
她指挥着几个小丫鬟抬六个像刚才那样大小的楠木箱子进房里来。
玲香拍手笑着对苏不悔道:“二小姐,夫人说还有些首饰珠宝,她放在另外一处,刚刚忘记了。
如今让奴婢拿过来。
二小姐,请你过目。”
伶儿打开了几只楠木箱子。
苏不悔一看,又是簪钗,手镯,戒指,红宝石,猫睛石,青金石,珊瑚,玛瑙,金银,织锦绫罗绸缎绣幅……她的一双眼睛几乎又再给闪瞎了。
不禁心花怒放起来。
这回她不但有钱傍身,还发大财了,成功挤上小富婆的行列。
也怪不得莫二娘见财生歹心,挺而走险来一招谋财害命。
并不是每个人都受得了金钱的蛊惑。
何况是浑身上下喷发一股尖酸刻薄气势磅礴的市井俗妇平庸气质的莫二娘?
伶儿对这十箱子失而复得的物品不是很满意。
望向苏不悔,似乎有话要说。
苏不悔赶在她说话之前对玲香道:“好了,我过目了,你回去吧。
顺道帮我捎几句话给继娘,谢谢她替我保管了这么多年,她的恩情我记住了。”
顿一顿。
她又再道:“还有,请你告诉继娘,好人自有好报,定能长命百岁。”
含冬送玲香和两个小丫鬟出门去。
“小姐——”伶儿终于有机会说话了:“这些全是太后娘娘,皇上,皇后娘娘打赏的东西。
老爷和夫人留下给小姐的,继夫人一件也没有归还。”
到底还是被克扣了保管费。
不过苏不悔也不计较了。
凡事不要做得太绝,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这些已足够你我生活无忧,丰衣足食一辈子。”
她笑道:“爹爹和娘亲留下的那些我不要了,权当孝敬继娘她老人家好了。”
伶儿嘟哝:“继夫人这般待小姐,她哪里配得小姐孝敬了——”
话还没说完,忽然听到窗外传来一声惨厉的嚎叫,接着是有人摔倒的惊天动地声音。
动静太大,桂院里的丫鬟婆子被惊动了。
纷纷跑来看究竟。
苏不悔听到嘈杂的脚步声,接着有人惊叫:“含冬,你怎么啦?”
也有人道:“含冬姐,你怎么摔倒在这儿?”
然后是含冬痛苦的哼哼声。
伶儿打开窗户。
苏不悔走近窗户前,抬眼往外看去。
惨淡的月色,映着含冬一张摔得青肿的脸,想必真是痛,她直呲牙咧嘴的。
几位丫鬟婆子几乎全到齐了。
她们七手八脚扶起含冬。
有人眼尖,发现了不对劲。
失声道:“这地面怎么撒有这么多油?
还有这些豆子。
到底是谁干的?
这么缺德!”
苏不悔神定气闲的看着。
微微一笑道:“是我干的。
这些天我总觉得窗子外面有一个模糊影子,老是鬼鬼祟祟的偷窥我。
这让我提心吊胆的,没病也给吓出病来。
我以为闹鬼,就让伶儿把油和豆子撒在窗外,没想到,还真揪出了一个吃里扒外的内鬼。”
含冬一听,顿时吓了个魂飞魄散。
顾不了浑身疼痛,赶紧朝着苏不悔“扑通”一声跪下了。
整个身子伏在地上,不停地磕头。
语气极是惶恐道:“小姐饶罪!
小姐饶罪!”
众丫鬟婆子懵了,面面相觑。
苏不悔故意问:“你做错了什么?
要我饶罪?”
含冬支支吾吾:“奴婢……奴婢——”
“你不说也没关系。”
苏不悔轻笑一声道:“赶明儿我进宫去请教姐姐。
说桂院一个小小的丫鬟以下犯上,使用极其卑鄙手段陷害我,欲将我置于死地。
我该当如何处置?
是挖眼睛?
或是割舌头?
割鼻子?
抑或,砍手砍脚?
要不活剥皮?”
极不厚道的连恐带吓。
含冬更是吓了魂不守舍,连连磕头,声音带着哭腔道:“小姐饶罪!
小姐饶罪!
奴婢再也不敢了。”

1 2 3 4 5 6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