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小胡牛师傅)诡镇-小胡牛师傅全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诡镇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Sn

角色:小胡牛师傅

简介:一桩神秘莫测的多人失踪案,警方束手无策
失踪者再度现身,却无一生还……死亡现场诡异莫名,尸体惨遭分解,无数蛆虫在恶臭的小巷不断蠕动……然而,令人震惊的是:第二天,死者竟再度“复活”,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
是冒名顶替?还是另有隐情?沙砾,一位收集民间异闻的“特殊侦探”,无意间卷入其中,被幕后真凶一步步引向黑暗深渊……

评论专区

他从末世来:刚看个开头,感觉真不错。

超级蛋蛋:刚生完孩子孕妇长跑大喊,她生的蛋吞了亚洲区的电,把东海喝了半干,嗯是的,只有东海水位降,太平洋没动静啊!作者侮辱读者智商非常成功,8000枚核弹洗地,作者拿人当傻子吧?

情与血:有人说,每个人一生注定会遇到两个人。一个是惊艳了时光,那是李茵;一个温柔了岁月,那是林青!

诡镇

《诡镇》免费试读

第3章 撕裂3

“……所以?”
青年的笑容里已经有一些轻蔑的意味了,沙砾感觉自己双颊微微发烫。
“一手按住被切的物体,另一手下刀才会更精准、更稳牢。
你会切菜做饭吗?
如果要割身体其他地方,两把刀反而不方便。”
原来如此!
沙砾恍然大悟。
难怪自己在查看照片时,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很别扭,却说不出口。
没错,无论死者生前准备怎样“虐待”自己的身体,也无须使用两把刀具。
倒不如说,如果5号追求的是自虐的“快感”,那么,用一把刀慢慢切割,不更加合理么?
他对眼前这位顽劣青年稍有改观,但还是不清楚对方为什么要掺合到案子里来。
青年的回答很简单,也很合理。
“我需要一份工作。”
“那你应该去求职所。”
“你不是开了一家事务所吗?”
沙砾重新回到驾驶位,“那你得准备一份简历。
明天上午十点,过时不候。
现在,”他打开车门锁,“下车。”
沙砾的事务所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侦探事务所。
虽然他偶尔也帮助一些前来求助的市民解决一些麻烦,甚至和警方有过好几次合作,但相比之下,还是叫它“故事征集处”更为合适。
沙砾本人并非事务所的老板,真正的大老板在沿海的S市,距离这里十万八千里。
老板姓赵,有着收集民间离奇故事的癖好。
身为员工的沙砾结婚后,获批从S市返回家乡,开设了一家“分店”。
分店位于闹市区高档写字楼的中层,面积不大,两个房间加起来不过50平米,占据了12楼的一隅。
敲开事务所的门,迎面是一张小型办公桌,桌上贴着可爱的贴图。
坐在桌子后面的是一名小巧的女性,看年纪像是刚刚从大学毕业。
她是沙砾的助手:程离。
此时她正对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呵呵傻笑,戴着耳机,似乎正在观看什么幽默视频。
求职者敲敲桌子,她抬起头,又瞧了一眼手腕上的卡通电子表,摘下耳机,礼貌微笑,问道:“简历呢?”
青年随意扔了一张A4纸到桌上,程离拿起,看了看。
简历的格式是最普通的表格,但上面一个字都没写。
“先生,”程离把简历对折,“啪”一声,扔进垃圾桶。
“本单位不欢迎没有诚意的求职者。”
青年不理他,走到内间门前,侧耳听里面的动静。
“先生,请你注意自己的举止。”
程离再次提醒。
青年确认沙砾在内间屋里,二话不说,拧开了房门。
“喂!”
程离大叫一声,想要阻止,却晚了一步。
青年进门,顺势把门关上了,程离的鼻梁几乎撞到门上。
内间的棕色办公桌巨大而笨重。
桌子外边坐着一位泪眼婆娑的阿婆,另一边则是聚精会神边听边记的沙砾。
他身后摆着几个文件柜,透过柜子玻璃,可以看到里面一摞摞文件夹。
一株一米来高的绿植种在大花盆里,花盆下的木地板覆盖着一层厚厚的毛地毯。
屋里的沙发尽显富贵雍容,精致的大理石小茶几上有序堆放着白玉般的茶杯。
青年的目光被沙发上一件手织的毛线衣吸引,看了又看。
程离推门进来,朝他大声嚷道:“喂!
我说你——”
沙砾笑笑,摇摇头,“没关系。
就让他在这里。”
程离满不服气,气鼓鼓怒哼一声,转身出去。
但沙砾也没有要招待客人的意思,反而继续与面前的阿婆说话:“据您说,您的姐夫——也就是这位王大叔,难道是被人害死的?”
阿婆又忍不住小声啜泣,“他没病没灾的,干嘛非要寻死呢?
他那个儿子不学好,连个工作都没有。
姐夫倒是有一笔积蓄,死了以后,这浑小子就成了继承人。
要说姐夫的死跟他没关系,我怎么也不相信!”
“王大叔平时与他儿子关系如何?”
“不太好,经常吵。
可是,人心毕竟是肉长的。
他一闹,姐夫就不得不拿钱给他。”
“除此之外,王大叔还有别的仇人吗?”
“没有。
姐夫平时就不爱出门,连个知心朋友都没有。
哦,对了,他很迷信,跟楼下一个算命先生有交情。
这个算命先生也邪得很,”阿婆连连咋舌,“年初的时候,他就算到,说姐夫这不中用的儿子今年有一笔最后的财运,又说姐夫活不过年底。
这不,应验了!”
沙砾一边听,偶尔往求职者的方向看一眼,却发现这不速之客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妻子给他编织的毛衣,翻来覆去地看。
“这事您怎么知道?”
“算命的时候,有人在旁边听啊。
他说姐夫和儿子是相克的命,一个好,另一个就好不了。”
“嗯……**查过算命先生吗?”
“查过!
可你说怪不怪?
事发当天,那浑小子和算命的先生都不在市里。
**说他们绝对没有下手的可能,还说我姐夫肯定是自杀。
哎哟,姐姐死后,我就这么一个亲人。
姐夫一直照顾我,一想到他就这么没了,我这个心哟……”阿婆扯起嗓子,几乎要嚎出来。
沙砾连忙抽出纸巾,不断安慰阿婆。
青年却突然开口,淡淡说道:“教唆杀人。”
沙砾一愣,阿婆也似受了震惊,生生止住了眼泪。
青年头也不抬,继续说道:“他怕自己不死,儿子会失去最后的财运。
查一下儿子和算命先生有没有来往,尤其是死者去世后,儿子有没有给他汇款。
有的话,就是故意设局,诱导被害人自杀。”
沙砾还没反应过来,阿婆猛地跳起来,一拍桌子:“难怪!
难怪!
小伙子,你说得对!
那个算命先生的儿子一直想买房,没钱!
就在我姐夫死后,他不知道从哪里把钱凑够了!”
阿婆窥见了真相,脸上有了兴奋的喜色,连招呼都不打,喃喃自语要去警局再报案,出门走了。
沙砾哭笑不得,在记录页上写上“了结”二字。
青年没有任何表示,像是什么都没发生。
“简历呢?”
沙砾终于开口对他说话。
“没有。”
“我连你姓名都不知道,怎么面试?”
“沈南。”
“什么?”
青年重复一遍,“沈南。
名字。”
“你不姓牛?
不是应该叫‘牛南’吗?”
“好听吗?”
沈南像看傻子似的看着他。
沙砾掩嘴偷笑,“年龄?”
“二十三。”
“原单位?”
“城南,搏击馆。”
“哟,”沙砾一挑眉毛,“看不出来啊。
这么瘦,还能在搏击馆工作?
是教练吗?”
“清洁工。”
“……特长?
扫地不算。”
“没有。”
“不见得吧,”沙砾起身,从柜子里找出几份文件,“来吧,试几道题目。”

1 2 3 4 5 6 7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