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罗烟儿云岫衣)《盛世凤华:境主,您失宠了》热门小说_(罗烟儿云岫衣)全文阅读

她,医毒双修的绝世天才,却意外遭人暗杀,穿越成东月帝国云家的废材大小姐
废物?逆天神兽威震四方,神品丹药信手拈来
一边升级修炼,一边虐渣男、斗恶女,欺她辱她者必千倍讨之
看她如何搅动乾坤,艳杀天下
某境主大人不知怎么做才能让那个不解风情的小女子爱上自己
谁知小女子大袖一挥,“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

盛世凤华:境主,您失宠了

《盛世凤华:境主,您失宠了》在线阅读

第5章:第一家族

云岫衣和云谨言到达设宴宫殿时,里面人声鼎沸,已经坐着不少人,应该是东月帝国四大家族都来了。
东月帝国自建国起,便由四个家族掌控着各方势力,分别守护着东月四灵:朱雀、青龙、白虎、玄武,以使东月国运昌盛。
但因为各大家族的兴旺盛衰,四大家族千万年来也并非一成不变,一直都遵循胜者王败者寇的原则。
而现在东月帝国的四大家族历史并不久远,是在三十七年前形成的格局,分别是朱雀云家,青龙罗家,白虎左家,玄武即墨家。
到了这一代,四大家族的家主分别是云谨言,罗睿,左丘勐和即墨川。
云谨言一出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他,有同情,有嘲笑,有厌恶,直看得云谨言怒火中烧,却又不能拉下脸在宫里发火,还要笑着同众人打招呼。
也有不少人注意到了云谨言旁边的云岫衣,只一眼便再也无法移开目光,纷纷猜测着她的身份。
在青瑶的拾掇下,云岫衣穿了件青色罗裙,三千发丝被一支素色玉簪挽起,缀着点点紫玉,略施脂粉的脸上仿若梨花初雪,眼角一点朱砂痣却又添了几分魅惑。
纤腰微步,皓腕轻纱,幽潭般的双眸仿佛妖物,饶是他们心智坚定,也迷失在她的眼波流转间。
而她站在那里,气若幽兰,淡然自若的神情好像热闹与她无关,而她也好似从不属于凡尘烟火,如此人儿,美得叫人心尖发颤。
很快,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从云谨言身上转到了云岫衣那里。
早在云岫衣刚踏进宫殿时,君少覃就注意到了她。
反复确认多次才肯定自己没有眼花,云岫衣的样子他是记得的,而此刻站在那里的人他却不太确定是不是云岫衣。
这眼神、这气质哪里还是以前那个只会傻呵呵笑的呆子,两个人除了身形一样,完全无法联系在一起,简直换了个人似的。
趁所有人还未回神,君少覃已走至云谨言面前,“云家主来啦!”
打过招呼又看向一旁的云岫衣,“岫衣,你今天很特别。”
一句话顿时引起全场哗然,这个仙女似的人儿竟然是云岫衣?
云家的废柴大小姐,那个天生没有命宫,甚至有些痴傻的人?
知道真相后,众人无不惋惜,倒是可惜了这样一个出尘的人儿。
不止这些人觉得惋惜,就连君少覃都觉得让她死早了,但是覆水难收,今晚云家上下必死无疑。
“云家主怎么才来?
我和丘勐早就恭候多时。”
一道浑厚嗓音自君少覃背后响起,走来两位与云谨言年纪相当的中年男人。
“是啊!
谨言兄,待会儿你可要自罚三杯。”
云谨言看向来人的目光略显尴尬,气势却未减分毫,“罗家主、左家主说的什么话,最晚到的可不是我。”
“哎呀!
这才说起即墨兄,人就到了。”
左丘勐笑着朝正迎面走来的即墨川打招呼,“即墨兄是被何事耽搁了?
这宴会都快开始了才来?”
说话间视线移向即墨川身旁戴着轻纱斗笠的男子,“这位是?”
“正巧大家都在,给各位介绍介绍,这是我的养子墨兮楼。
这孩子不善与人交道,以后多有得罪之处,还要请各位担待。”
左丘勐“咦”了一声,“即墨兄何时收的养子,我们竟然不知。”
说着打量起即墨川的这个养子,竟看不出对方的元婴所在,莫非又是一个没有修炼的人?
“既是来参加圣上设的宴会,为何要戴着斗笠遮面?”
即墨川像是早就预料到有人会问,不紧不慢的答道,“这孩子自幼体弱,受不得风寒。”
体弱?
云岫衣暗嘲。
也不知是缘是虐,这才一天的功夫他们居然又见面了。
即使对方戴着斗笠,她也一眼就认出这人正是与她做交易的那个男子。
她原先还在想他应该是东月某个颇有身份地位的人,但看这些人的态度,从前应该并不认识他。
而他的实力云岫衣是见识过的,这样的人除非是刻意韬光养晦,否则不可能默默无闻。
见云岫衣毫不避讳的打量自己,墨兮楼也不回避,仿佛早就知道今晚她会出现在这里。
一众人聊完即墨川的养子,又重新说回到云谨言身上。
“听圣上说云家主今日会将夜时珠带来,我怎么丝毫感觉不到夜时珠的气息?”
左丘勐说着望向旁边的罗睿,“罗睿兄可感觉到?”
被提及的罗睿意味不明的望向云谨言,“许是云家主藏在身上,隐匿了神器的灵气,否则这一路要被多少人窥视!
到时候恐怕以云家主一人之力难以抵挡,听闻云家主还未晋升至武师。”
“你——”
自己的痛处被人当众说出,云谨言气得满脸通红,只是不等他发怒,罗睿继续道,“要不改日我送云家主一颗培婴丹助你突破?”
“罗睿兄,云家可是东月第一家族,岂缺一颗培婴丹。”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大笑。
谁人不知云家早就名存实亡,空有第一家族的名号,族下所有产业这些年都被罗家打压得尽亏不赚,别说是培婴丹这样壮大元婴的稀有丹药,就连维持家计都勉强。
云谨言哪里受得了这番嘲弄,握紧拳头气红了双眼,要不是理智告诉他现在是云家的存亡之际,怕是早就扑过去了。
“圣上来了。”
等到东月帝国的统治者君临出现,这一出闹剧才总算终止。
不知道是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还是后天养成的威严,君临只是往那里一坐,殿内顿时鸦雀无声。
“难得四大家族聚在一起,今晚各位家主开怀畅饮,莫要拘束。”
“谢圣上。”
众人举杯与君临干了第一杯,各自怀揣的心思也渐渐展露。
罗睿最先开口,“圣上,罗家近日在隐雾森林猎得几只万年魂兽,还有一只三足乌,已命人送进宫中兽场,圣上有空可去赏玩。”
几只万年魂兽已很难猎获,居然还有一只三足乌!
怕是只有罗家才有如此实力,众人看向罗睿的眼神顿时敬佩不已
同时也为他不平,如此实力的罗家竟然是东月第二家族,屈居云家之后。
“罗家主有心了。”
君临语气不喜不悲,态度并不明朗,让人看不出他究竟是开心还是不开心,这也是罗家和左家虽处处针对云家,却不敢光明正大动手灭掉云家的原因。
“这些年来,东月多亏有你们四大家族镇守,才繁荣昌盛至今,云家主和罗家主都辛苦了。”
“陛下说的哪里话,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见君临心里还有云家的位置,云谨言稍稍放心,已不如初进宫时那般紧张。
罗睿心里却是另外一番滋味。
自从三十七年前云家成为东月帝国第一家族,君临不止让他们守护四灵之首朱雀,还将上古神器夜时珠交予他们保管。
如果云家还是以前实力强劲的云家,他倒也无话可说。
可如今,云家一家子窝囊废,处处不如他们罗家,而罗家守护的四灵之一青龙,运势也越来越兴旺,又怎甘心屈居第二家族之位!
“父王,今日云家主可带了夜时珠来,何不趁着大家高兴,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这神器平时可不好见。”
君少覃自然也不愿意云家抢了罗家的风头,日后他继承东月帝王之位,还需要倚靠罗家的势力。
该来的还是来了,云谨言稍稍安定的心又悬了起来,他瞥了眼身旁旁若无事的云岫衣,心下一横,打算按照原先计划将她供出去。
结果还未等云谨言开口,云岫衣已先起身,“圣上,我们并未携带夜时珠进宫。”
此话一出,宫宴的气氛立即有了微妙的变化————

1 2 3 4 5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