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薛老五小宁子)民间禁忌杂谈全文小说_(薛老五小宁子)全文阅读-笔趣阁

小说:民间禁忌杂谈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苏皖

角色:薛老五小宁子

简介:杀猪匠不杀五指之猪
守村人不守有庙之村
风水师不点邪龙宝地
接生婆的双手必须用公鸡血洗
世间三百六十行,行行有规矩
这些古老而神秘的规矩当真只是形式化?如果我告诉你有些规矩不可破,破了就会死人,你信吗?

评论专区

黄金瞳:打眼的成神之作,科普丰富,打脸爽快,扮猪吃虎,这是我看的第一本淘宝捡漏类文,以后看的此类文都没有看完,因为写来写去还是那点东西,不过这本书比同类型小说还是要略高一筹

黑旗:历史上黑旗军不过是乌合之作,打不过法国人,也大不过日本人,总数不超过三千,后膛枪不超过五百,也就杀杀在越南的法国武装商人。这已经在越南的华人武装能发展的极限

武侠世界侠客行:精武副本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弱智小白文。确实如楼下所言:毫无波澜的剧情,莫名的土鳖感,还有人物前后矛盾的描述。带毒慎入

民间禁忌杂谈

《民间禁忌杂谈》免费试读

第十四章 有只苍蝇

第十四章 有只苍蝇

灵溪的意思是怕我过年穿的太土丢了她的脸面,所以借着送礼物之说让我买身新衣服。

仔细想想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我现在住在灵溪家,明天就是大年初一了,以她在中州的显赫身份,多多少少都会有人前去拜访她。到时候看到我肯定会有所询问。

我身上的衣服还是去年冬天买的,款式老旧,中州这边的有钱人自然瞧不上。

“走吧,顺便打点年货。”灵溪拿着手机率先下车。

我像个小跟班一样跟在灵溪身后,自卑,且无可奈何。

这一路上,因为灵溪相貌出众的原因,无数道火热视线朝我们投来。

不只是那些不怀好意的男性,就连一些女孩都忍不住对她多看几眼。

不得不说美好的事物总是让人心生好感的。

这不,我和灵溪乘坐电梯的时候,一位长相帅气的男子主动前来搭讪。

对方一身黑色运动套装,戴着只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名表,老套道:“美女,认识下,我叫胡泽。目前在七楼健身房……”

对方的话还没说完,只听灵溪讥诮回道:“不好意思,我对健身没兴趣。”

帅气男神色一僵,似在考虑怎么继续。

灵溪补充道:“我对你更没兴趣。”

杀人诛心,不见流血。

帅气男当场傻眼,脸色青白交加。

我跟在后面想笑又不敢笑,只能鼓着腮帮肩膀抖动。

购物广场的三楼是专门卖男士衣服的,灵溪让我随便尝试,最好多买几件方便换洗。

我装模作样的转了一圈,上面的标价让我望而止步。

最便宜的冬天外套都要三四千,稍微好点的近乎上万。

我是搞不懂有钱人的心理,不就是保暖嘛,有必要这么奢侈?

但这话我是不敢对灵溪说的,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晃悠。

“怎么样,有喜欢的吗?”灵溪问道。

我支支吾吾了半天,局促不安道:“师傅,这里的衣服太贵了,咱换个地方行不行?我比较废衣服,穿便宜的就成。”

灵溪揶揄道:“你是觉得我很穷?”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诚恳道:“您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灵溪不再理我,转身自顾转悠了起来。

半晌,她突然开口朝我问道:“穿XL号的还是两个X?”

“额,两X。”我小跑过去。

灵溪站在一件军绿色的外套面前,示意导购员将其拿下。

“试穿一下,我觉得挺不错的。”灵溪建议道:“裤子,给他配件黑色的加绒休闲裤吧。”

导购员按灵溪的意思给我拿来衣服,我低头看了眼,光是外套就要八千多块。

“喏,更衣室在那边。”灵溪提醒道。

我捧着衣服裤子走进更衣室,心情复杂,感慨万千。

我长这么大,从没买过这么贵的衣服。

我记忆当中,只有我中考全市第三名的时候,爷爷为了奖励我,给我买了双五百块的耐克运动鞋。

就那,我还心疼了很久。

而现在,我心疼没用啊。灵溪给我选的,一副必须要的意思,我哪有胆子反驳她?

慢吞吞的换好衣服,当我走出去的时候,灵溪正被一位身穿西装的男子纠缠。

那男子三十多岁,气质老成,长相英俊。

他站在灵溪前方不知说些什么,惹的灵溪眉头直皱。

我心里莫名的升起一团火,连跑带冲的来到灵溪身边。

“美女,留个联系方式吧。我是这一层的负责经理,但凡你购买的东西我都可以给你一定优惠。”西装男子嗓音柔和道:“下次要有新货上架,也方便第一时间通知你。”

灵溪不耐烦道:“我说了不需要。”

西装男子紧追不放道:“最多可打八折,一万块就能帮你省两千块哦。”

灵溪被对方激起了怒意,尖锐道:“我看上去很缺钱吗?”

西装男子面不改色道:“能以优惠价格购买,又何必多花钱呢。”

我在一旁听的恶心,也不想这西装男子再纠缠灵溪,当场脱下外套说道:“师傅,我不要了,我们走吧。”

灵溪单纯道:“为什么要走?我觉得你穿的很好看呀。”

说罢,她直接跟导购员说道:“还有那件黑色的羽绒服,那两件运动裤,一起包起来。”

我固执道:“真不要了。”

灵溪见我态度执着,眼眸流转道:“影响你心情了?”

我不想撒谎,老实应道:“这有苍蝇,烦死了。”

灵溪展颜一笑,酒窝浮现道:“那我帮你赶走苍蝇。”

说着,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恩,我在你家商场三楼,被这一层的负责经理骚扰。我徒弟不高兴,我也不高兴。”

打完电话,灵溪朝我晃了晃小手,歉意道:“等一会苍蝇就不见了,你慢慢选。”

我站在原地一声不吭。

西装男子脸色涨红道:“美女,你说的那只苍蝇不会是我吧?”

灵溪视若罔闻,低头帮我挑选衣服。

五分钟后,一位身穿风衣的高挑少女急匆匆的来到我们这块。

她留着利落短发,气势凌厉。

看到灵溪的时候,她妖娆细长的眸子瞬间露出欣喜之色,挥手喊道:“溪溪,我在这。”

灵溪报以微笑道:“你应该在广播里喊,那样会更响。”

短发少女可爱的吐了下舌头,拽着灵溪的胳膊撒娇道:“太想你啦,没忍住。”

灵溪嫌弃道:“少和我套近乎,先把我徒弟哄开心才是。”

短发少女视线落在我的身上,疑信参半道:“什么时候收的徒弟,我怎么不知道。”

“我收徒弟还得挨家挨户的通知?”灵溪反问道:“本来是想照顾你家生意的,可惜啊,你家的苍蝇比别的地方多,扰人心情。”

一旁站立的西装男子在见到短发少女后脸色骤然变得苍白,惴惴不安,不敢抬头。

身为这家购物广场的三楼负责经理,他算是一定程度上的高层。

但比起眼前的短发少女,他自认自己屁都不是。

“薛兵。”短发少女脸上甜美的笑容逐渐凝固,面露厌恶道:“就凭你也敢打我闺蜜的主意?你配?”

“大小姐,我……”名叫薛兵的西装男子手足无措,卑躬屈膝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口无遮拦。”

短发少女决然道:“去财务领工资吧。”

西装男子面如死灰,落寞离去,连辩解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怎么样溪溪,这样满意不?”短发少女一副求表扬的模样,噘嘴道:“都多久没找我了,说好的死党好闺蜜呢。”

灵溪头疼道:“我有多忙你又不是不知道。”

“哼,忙着收徒弟去了。”短发少女看着我道:“小弟弟,看上什么衣服随便拿,姐姐帮你买单。”

我被这一声小弟弟喊的头皮发麻,礼貌婉拒道:“我叫苏宁,这些衣服还是让我师傅买单吧。”

比起欠别人人情,我宁愿欠灵溪的。

好歹她还算我半个师傅。

“哟,这么不给面子。小心姐姐让你师傅把你逐出师门哦。”短发少女调侃我道。

灵溪故意道:“他要是被我逐出师门,苏童鸢能掐死你,信不?”

“啊?”短发少女惊讶的捂住嘴巴,似想到了什么,一脸震惊道:“他他他,他是……”

“恩,你没猜错。”灵溪帮我把脱下的外套叠好,询问道:“去四楼买鞋吧?”

我默默点头。

衣服都买了,也不差多买双鞋了。

反正我也没有发言权,还不如老实听从灵溪的安排。

短发少女拿着手机不知道在捣鼓什么,过了会,她蹦蹦跳跳的走到我前面,仔细观察道:“还真的很像哎。”

我哭笑不得,却又没法生气。

短发少女笑嘻嘻道:“我叫陆知夏,你可以喊我一声知夏姐。”

我垂头丧气道:“知夏姐,你挡着我的路了。”

“咯咯咯,小家伙还挺有脾气。”陆知夏挽着灵溪的左手窃窃私语道:“不错啊溪溪,收了童鸢的弟弟为徒,以后再来个师徒恋,亲上加亲。”

我离她们不远,哪怕陆知夏将声音刻意压低,仍旧被我听到。

听的我心惊肉跳,心跳加速。

灵溪似乎早已习惯陆知夏的“胡言乱语”,也不生气道:“这么好的事得留给你啊,你不是最爱玩姐弟恋了?”

“呸,姑奶奶孑然一身,什么时候姐弟恋了。”陆知夏叫屈道:“那别人追我,我总得给点希望啊。不然多没意思?”

“是挺有意思。”灵溪附和道:“一天一个男朋友,比大棚里的新鲜蔬菜更新鲜呢。”

陆知夏捧腹大笑,无赖道:“那没办法,你不是帮我算过命吗?说我三十五岁之前遇不到自己的真命天子,既然这样,我还不如去享受。只要洁身自好,换换男朋友也是生活中的小乐趣嘛。”

“呵,敢情这还怪我咯?”灵溪撇嘴道:“那是你求着我帮你算的。”

陆知夏娇嗔道:“有你这么个天灵师闺蜜,总不能放着浪费不是?”

“恩,白眼狼。”灵溪回道。

“讨厌,谁白眼狼呢。”

“你你你……”

“看我不挠你痒。”

1 2 3 4 5 6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