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风流往事,合租房里的日子(唐枫叶月婵)全文在线阅读_(风流往事,合租房里的日子)最新章节阅读

我叫唐枫,曾经是某省体育队的格斗运动员,取得过不俗的成绩
一次见义勇为打死了人,我离开了体育队,开始了新的生活
我家底很厚,但为了体验生活,我到了京城,住在合租房里创作网络小说,开始了和女房东、女邻居们的生活
我文武双全,她们很欣赏我,她们很需要我

风流往事,合租房里的日子

《风流往事,合租房里的日子》在线阅读

第5章 我好像太有钱了

一直到天黑,我写了1.5万字。

我有个习惯,就算时间宽裕,一天码字也不能超过2万字,以免影响了第二天的灵感和状态。

这么一来,今晚我很闲啊。

有人敲门,我打开门看到是刘倩。

“这都晚上八点多了,你好像一直没吃晚饭,我煮了面条,还有荷包蛋,你吃吗?”

“吃点也行,多谢你了。”

我坐在客厅沙发上,吃着面条和荷包蛋,“刘倩,你做饭挺好吃的。”

“我很尴尬。”

“怎么了?”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刘倩说的是什么意思?

“以前,高晓亮每个月从外地过来两次,每次住那么三两天,每个夜里你都能听到我房间的动静。”

“这是你的私生活,跟我没关系,再说了,男人和女人如果不做那个事,人类怎么办?”

我心里想着,你们可把我刺激坏了,有时候我挺喜欢听的,就是听了以后心烦。

“唐枫,你心里一定瞧不起我。”

“你想多了,真没有。”

我和刘倩聊了很多,基本都是刘倩在说话,我是听众。

刘倩毕业于京城工业大学,专业是财政金融类的,本科毕业后在一家很不错的公司找了工作,目前月薪过万了。

“我就打算留在京城发展,我希望高晓亮也过来,可他觉得这边生活压力大,想在他家那边定居,让我跟他走,我不答应,只能分手。”

“分了好,高晓亮虽然身体瘦弱,但他有暴力倾向,如果你还和他在一起,他还会继续打你的。”

我心里有点凌乱。

我这样一个人,说别人有暴力倾向,这是什么行为?

刘倩说:“你呢,将来有什么打算?”

“写小说,实现自己的理想。”

我说出来的都是心里话,我早就不想做散打王了,我早就不想拿重量级世界冠军了。

目前我也不想插手家里的生意,我爸妈才50岁,他们把赚钱当成了最大的快乐,家里的生意有他们照顾就行。

“唐枫,我很佩服你,如果以后你的生活费不够用了,又不好意思找父母要钱,可以找我借。你从我手里拿钱,一万元以内不用还。”

“刘倩,你还真不错,别人就怕往外借钱,可你上赶着要借钱给我,要不然今天先借给我三两千?”

“好啊。”

我本来是开玩笑的,可刘倩真要给我的微信转钱。

我拦住了她,随之摸到了她的手。

“我有钱,生活费不愁。”

在我的印象里,从出生到现在,我就从没有缺过钱。

我爸妈很能折腾,善于赚钱,目前我家里有一座六层楼的KTV,县城里最大的家具城和最大的家电城也有我家的股份。

记得我上小学时,每个月的零花钱算下来也有两三千元。

所谓的穷文富武,如果没点家底,没点人脉,我也不可能进了省体育队。

我甚至怀疑家里有几个亿,可爸妈说没那么多。

可我觉得父母没说实话,家里钱那么多,快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了。

如果我现在给爸妈去个电话,委屈的说自己在京城没钱花了,我爸妈立马就会转几万给我,如果我爸豪放起来,可能会一次给我十几万甚至更多。

如果我想在京城买房,我的家庭条件也是绝对允许的,想买多大的看心情,别墅也不算贵。

可我爸妈似乎不希望我在京城定居,希望我在外面漂一段时间,然后回清谷县城生活。

大概是觉得,回了老家打官司更方便,可我是个心术很正的人,我不能一直跟法庭打交道。

此时。

我并没有在刘倩面前炫富的想法,人家女孩上赶着想借钱给我,作为报答,我不能反手去刺激人。

刘倩去了洗手间。

如果在我的房间,一般听不到洗手间传来的声音。

可是坐在客厅里,听洗手间和浴室的声音,都很清楚。

刘倩走出来了,对着我笑了笑,就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今晚我不想码字了,任务提前完成。

我走到街上散步,看着京城的夜景,幻想自己未来的生活。

我多么希望在路上遇见叶月婵的小宝马,可是今夜,她几乎不会出现。

“叶月婵的父母好像离婚多年了,她的父亲在旧金杉,她的母亲在京城,她老妈似乎是书画家,同时开着规模不小的花卉世界。”

我一直琢磨叶月婵有什么用呢,我和她又有多少可能?

我被自己整得有点抑郁了,可我强健的身体却那么诚实。

不知不觉,我已经在路上走了很久,差点就从海甸走到朝阳,等我回到合租房时,都快午夜了。

让我吃惊的是,今晚夏雪下班有点早。

她就坐在客厅里,看起来心情很糟糕。

我随口说:“不就是个破手机,摔坏了买个新的就是了。”

“我的天啊,何止是个手机?老娘今晚输了一万多!”

夏雪愤懑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细烟。

以前,当着我和刘倩的面,她是不抽烟的,但我几次从她身上闻到过烟味。

有时候在我的房间听到咔的一声,我就知道是夏雪在自己房间用打火机呢。

装纯良久,忽然穿帮,这种滋味想必不怎么好受。

我对夏雪的遭遇有点兴趣,因为她可能成为我的题材。

我坐到了她身边,闻到了香水味,她那么瘦,可她必然也是绵软的。

我说:“你玩什么了,输了那么多。”

夏雪沉默了。

我也懒得多问,其实在我心里,不管玩的是什么,输掉一万多都不算多,我几次见过输赢几百万的牌局。

夏雪紧锁眉头说着:“妈比,耗子那个贱人肯定是老千。”

“妈比是老千,还是耗子是老千?”我在写小说时,用词比较严谨,所以我想问清楚。

“耗子。”

夏雪很不爽的看了我一眼,“如果你寂寞了,我对你说过的话算数。”

“你还是聊聊耗子和牌局算了。”

“今晚在会所里**,一共六个人,我怀疑两个姐妹联合耗子黑我,当时输钱的一共有三个人,我不是输的最多的,可我怀疑这牌局就是针对我的。”

夏雪开始聊百转千回的牌局,我认真听着,基本能断定夏雪就是被人设局了。

其实我对各种牌局很有心得,我没设局黑过人,但我会千术。

清谷县老混子王八斤在南方当过暗灯,所谓的暗灯就是看场子抓老千的,必须有水平,有眼力。

他和我爸关系良好,我的千术就是王八斤教的。

我悟性高,手法快,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我无心施展千术帮夏雪回本,说道:“贵圈很乱,交友需谨慎,我先回房间了,你想开点儿。”

我回到了自己房间,夏雪也跟了进来。

1 2 3 4 5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