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王爷,王妃又带俩宝翻墙跑了》沈青芜顾寒霆全章节免费阅读_(沈青芜顾寒霆)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王爷,王妃又带俩宝翻墙跑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千丝引

角色:沈青芜顾寒霆

简介:玄门大佬沈青芜没躲过命中劫难,穿越了,她刚睁开眼就发现自己正被一个男人掐着脖子吸血
男人就像一条阴冷疯批的毒蛇,“说,那两个野种的父亲到底是谁!”
沈青芜一张符篆让他昏睡了过去
男人第二次变身…
他有了防备,沈青芜没打过他,又被他吸了血
他捏着她的下巴,“那个野男人是晋王吗?你想跟他私奔是吗?呵,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本王就喜欢看你们想干掉本王却又干不掉的样子!”
男人第三次变身…
“顾寒霆,你有完没完了!”
沈青芜暴脾气上来了,拿出看家本领将他治的服服贴贴
晚上吸了她的血白天就忘这件事,是病,得治啊!就算再怎么想他死,也得保住自己的小命先!
病好后,男人跪在沈青芜门前求见面,俩萌宝直摇头,“疯爹,你脸长的这么好看,脑子怎么这么笨呢!”
男人:“你们倒是给爹出个主意呀!”
俩萌宝俯在他耳边低语了一番,男人茅塞顿开
于是,沈青芜左手抱着银票,右手揽着美男图鉴,终于过上了梦想中的逍遥日子
只是…
这图鉴上的人物怎么这么眼熟呢?
男人将她圈在怀里,“媳妇,四年前你偷了本王两个种,今夜花好月圆,本王再免费送你一个,可好?”
沈青芜邪魅一笑,“好啊,把眼睛蒙上先!”
看老娘不打爆你苟头!

书评专区

十方帝尊:寂灭万乘很好看!~

旧日篇章:真的是很一般,除了力量体系有点新颖,其他的都是可看可不看的,并不是单纯有克苏鲁怪物形象就是克苏鲁风的,根本写不出那种感觉,剧情不抓人,吐槽还让人出戏,有些剧情作者感动了自己,尴尬了读者

她们说我是剑侠:几岁小孩离家出走,字条不留一张,留下亲人终日以泪洗面,可谓忘恩负义。几岁娃娃长途步行好几天,没有地图,连地名都不清楚,莫名其妙地轻松找到目的地,可谓无脑不合理。

王爷,王妃又带俩宝翻墙跑了

《王爷,王妃又带俩宝翻墙跑了》免费试读

第4章 被狗咬了

李金斗急忙道:“既如此,王妃快随卑职一道去吧。”

“李太医!”

李金斗对莫飞摇了摇头,示意无妨。

他也正想探探沈青芜的医术如何,倘若她看不出来,以后也不必供着她。

倘若她能看出来,她刚才也说了,夫妻本是一体,王爷的病好不了,她也别想好,她不给治也得治!

另一边。

顾千迟和顾芊汝从听竹院的狗洞里爬了出来,躲开金影卫的岗哨悄悄溜去了清晖院,又从清晖院的狗洞钻了进去。

两个小家伙躲在花丛里,四只大眼睛警惕地观察着四周。

顾芊汝犹豫道:“哥哥,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我怕…”

“怕什么,听说疯爹现在还在睡觉,金影卫们怕打扰疯爹休息,都站在十丈开外,我们个头小,发现不了我们!”

“那万一被抓到了怎么办?”

“放心,就算被查到是我们干的,他们也不敢把我们供出来,否则就是玩忽职守之罪,疯爹同样饶不了他们!”

顾芊汝嘁嘁地捂嘴笑,“还是哥哥你聪明!”

顾芊迟看到金影卫正在换班,对妹妹招了招手,拎着一只小麻袋,借着假山的遮挡悄悄的溜到了顾寒霆卧室的后窗。

顾寒霆今日没去上朝,皇帝知道他又病了,专门派卢总管送了一大堆补品过来,卢总管见顾寒霆昏睡不醒,深深地叹了口气回宫复命去了。

沈青芜踏进清晖院书房时,顾寒霆正慵懒地倚靠在圈椅里,坐在西窗下沐浴着盛夏的烈阳。

阳光透过窗户炙烤着他的身体,也没能融化他身上的冰寒之气,脸色苍白的仿似透明。

他怀里抱着一只雪白的猫,看似在撸猫,实际心思早不知飘到了何处。

与夜间的黑衣疯子截然不同,他此时穿着一身白衣,看上去不染纤尘,病弱绝美,好似随时都会凌云飞天的仙。

沈青芜脑海中,关于原主对顾寒霆的记忆,一直都是被他折磨吸血,完事之后她便躺在听竹院的房间里,绝望的等死。

自从嫁进宣亲王府,整整四年,除了拜堂那日,原主从未在白天见过他。

就是这样一个顶着天使容颜的恶魔,折磨了原主母子整整四年。

恨吗?

恨!

恨不得现在立刻马上用针扎死他!

可是,隐忍了半天之后她还是松开了紧握的拳头。

不能让他这么痛快就死了。

她要慢慢的,像他折磨原主一样折磨他,直到抵消他欠下的债,再送他上西天。

看着桌上堆积成山的补品,沈青芜内心冷嗤。

皇帝陛下对这疯子是真的不错,就算举国上下都在疯传他是个吸血恶魔,皇帝依然纵容着他,没有要冷落他的意思。

他都要归功于顾寒霆的从龙之功。

当年陛下即位时,有不少的兄弟密谋篡位,是一母同胞的顾寒霆不顾世人非议,凭着卓绝的武艺,手执寒刃,亲手将所有叛逆的皇嗣逐一诛杀,救下了陛下,这才有了现如今陛下的安稳江山。

那年,他才不过十岁。

也正因如此,顾寒霆才得了一个‘冷血无情,杀人不眨眼的魔头’称号,以至于他都二十五岁了,整个大胤国也无一女子敢嫁他。

陛下对他,是有感恩和愧疚的。

“王爷,让卑职给您请个脉吧。”

李金斗唤了顾寒霆一声,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顾寒霆扭头望他,却不巧看到了站在李金斗身后的沈青芜。

眸光肉眼可见的闪烁了一下,似是很意外,“她怎么来了?”

沈青芜仿佛没有听到,就只是静静地打量着他。

气氛有些尴尬。

李金斗连忙打圆场道:“王爷,王妃是担心您的身体,特意过来看望您的。”

顾寒霆有气无力的嗤了一声,带着丝负气的情绪,“四年来从未给本王请过安的人,今日会来看本王?谁知道她安的什么心思。”

沈青芜:“…”

沈青芜觉得他不止身体有病,脑子也有病。

作为他的血罐子,原主每日都虚弱无力的躺在床上,没死就算万幸了,还有心思给他请安?

“你脖子怎么回事,怎么弄成这副鬼样子?”

不待沈青芜说话,顾寒霆就看到了她高高的衣领下裹着的纱布,皱了皱眉头道。

李金斗:“…”

沈青芜:“…”

李金斗不安地望向沈青芜,眼神有着沈青芜看不懂的紧张和担忧。

沈青芜却在想,这厮脑子确实有毛病,你自己作的业,还在这里装。

她道:“不小心被狗咬了!”

李金斗:“…”

汗唧唧。

顾寒霆显然没想到她会这样说,脸上慢慢爬上一丝自嘲冷笑。

他对李金斗说:“李太医,你先出去,本王有话要同王妃讲。”

李金斗擦了把汗,不安地望向沈青芜,最终什么也没说,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沈青芜不卑不亢地望着顾寒霆,“王爷有什么话直说就是。”

顾寒霆漠然地看着她。

他们成亲四年了,除了大婚之日,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她的面。

拜堂那天,沈青芜见了自己就像老鼠见了猫,吓得浑身发抖,可现在却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不仅没有了畏惧,反倒还多了几分不羁的不卑不亢的气势。

是谁给了她底气?

顾寒霆再次望向她的脖子,不阴不阳地说道:“看来那些金影卫的皮都松了,连个女人都看不住。”

“什么意思?”

“本王知道你嫁进宣亲王府很委屈,可事实已成定局,你最好收敛你的性子,莫要再出去招蜂引蝶,否则就不会是禁足这么简单了。”

沈青芜:“…”

这货是在骂她不知检点吗?

怎么感觉哪里不太对?

不过,看他生气,她心里还是很爽的。

“王爷莫不是有千里眼,看到我出去找男人了?还真让你猜对了,呶,你看,野男人的咬痕还在这儿呢!”

她故意扒开纱布,露出两个青紫的牙印给他看。

“你!”

顾寒霆淡然如高僧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怒色,他一拍椅背,压抑着怒气喝道:“给本王出去!”

沈青芜皱眉。

她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这货好像不记得自己昨晚干的好事了!

看他被气得喘粗气,原本苍白的脸浮上一层粉色的样子,不像是装的。

这可真是天大的收获!

1 2 3 4 5 6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