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陈辉非战不神(风流少年浪天涯)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陈辉非战不神完整版免费阅读

看过很多奇幻玄幻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风流少年浪天涯》,这是非战不神写的,人物陈辉非战不神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等阿妈一入睡,他正欲再默念,门外已传来一道呼声:“辉哥!”。他立即出门迎接,“辉哥,恭喜啊!听说你早上带阿妈出去转一圈啦!可惜耶,我正好去‘管场子’没有看见这一幕哩!”“你怎么还要替虎哥管**啊?”李升低头道:“偶尔去的啦,他昨晚又派人来拜托我,我只好去帮忙,方才就赏了我二两银子哩!”“升兄啊,别贪财,脚踏实地的干,虽然赚得慢,赚得少,可是,赚得要心安理得啊,听听我的劝吧!那里不是都有什么好人,说不定背地里什么都干过!”“是啊!我绝对不再去管场子啦!”“这才是我的好兄弟嘛,你还在阳春酒楼里跑堂吧?”“是呀!这几天过年饭店放假了,我才去管场子!那里可是每天都有人耶!”“下回别去啦,那儿是个是非之地呀!赌毒黄这三样都别沾,不然你就完啦,人生在世就是要活的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的用钱!”“是!辉哥,小弟这还是知道的!”“你老爹还在赌吗?”李升低头道:“是啊!他欠了不少债,我只好去管场子,说来也真可笑,儿在管场子赚点钱,爹却在场子里输钱,唉!这不是从哪里赚的钱从哪里输的道理!”李升不由摇着头。陈辉竟无言以对了,他也不好过问李升爹的事!其实昨夜,他亲眼目睹了他老爹又输了二十两银子,给虎哥下跪后赊账的情形,他当时暴跳如雷,双目更是饱含泪水,这么多钱要是用在家里多好,弟弟妹妹还有娘也能少受点苦,可是,他硬忍了下来,怪自己有个不成器的爹,尽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他哪知他离开场子后,李天又写了二十两借据,他知道岂不想再也不想见到他爹?扔他一人在这儿,自己带着一家出走,只可惜现在他能力不够,李家的房子还在,就怕李天把房也抵押出去!这李升啊,他只比陈辉小个半岁,不过,他却成熟懂事不少,因为,他有一个嗜赌如命的老爹在煎熬着他。他是长子,他有一个妹妹李凤娇小他一岁,还有个弟弟小他八岁,完全不懂事,他娘是个苦命,软弱的女子,她已经认命了,因为想到还有三个孩子,只得承受家里的一切,她只知道偷偷流泪,还有默默做些家事

风流少年浪天涯

《风流少年浪天涯》在线阅读

第6章 李升家境,结拜

等阿妈一入睡,他正欲再默念,门外已传来一道呼声:“辉哥!”。

他立即出门迎接,“辉哥,恭喜啊!听说你早上带阿妈出去转一圈啦!可惜耶,我正好去‘管场子’没有看见这一幕哩!”

“你怎么还要替虎哥管**啊?”

李升低头道:“偶尔去的啦,他昨晚又派人来拜托我,我只好去帮忙,方才就赏了我二两银子哩!”

“升兄啊,别贪财,脚踏实地的干,虽然赚得慢,赚得少,可是,赚得要心安理得啊,听听我的劝吧!那里不是都有什么好人,说不定背地里什么都干过!”

“是啊!我绝对不再去管场子啦!”

“这才是我的好兄弟嘛,你还在阳春酒楼里跑堂吧?”

“是呀!这几天过年饭店放假了,我才去管场子!那里可是每天都有人耶!”

“下回别去啦,那儿是个是非之地呀!赌毒黄这三样都别沾,不然你就完啦,人生在世就是要活的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的用钱!”

“是!辉哥,小弟这还是知道的!”

“你老爹还在赌吗?”

李升低头道:“是啊!他欠了不少债,我只好去管场子,说来也真可笑,儿在管场子赚点钱,爹却在场子里输钱,唉!这不是从哪里赚的钱从哪里输的道理!”

李升不由摇着头。

陈辉竟无言以对了,他也不好过问李升爹的事!

其实昨夜,他亲眼目睹了他老爹又输了二十两银子,给虎哥下跪后赊账的情形,他当时暴跳如雷,双目更是饱含泪水,这么多钱要是用在家里多好,弟弟妹妹还有娘也能少受点苦,可是,他硬忍了下来,怪自己有个不成器的爹,尽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他哪知他离开场子后,李天又写了二十两借据,他知道岂不想再也不想见到他爹?扔他一人在这儿,自己带着一家出走,只可惜现在他能力不够,李家的房子还在,就怕李天把房也抵押出去!

这李升啊,他只比陈辉小个半岁,不过,他却成熟懂事不少,因为,他有一个嗜赌如命的老爹在煎熬着他。

他是长子,他有一个妹妹李凤娇小他一岁,还有个弟弟小他八岁,完全不懂事,他娘是个苦命,软弱的女子,她已经认命了,因为想到还有三个孩子,只得承受家里的一切,她只知道偷偷流泪,还有默默做些家事。

陈辉,李升,李凤娇三人可是青梅竹马,从小就打成一片,经常去玩,抓这果子吃,偷那庄稼的红薯烤着吃,还要去抓一些稀奇古怪的虫子来玩儿,而带头的就是陈辉这一调皮的孩子。有一次去偷庄稼食物被发现了,陈辉带着李氏兄妹就开始跑,边跑还很高兴,总之,这三人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

李升爹李天原本有一些积蓄,他本是酒楼的主厨,做饭的手艺可不比那些大厨差,可是,他自从他生了第三个孩子,又染上赌瘾之后,他拼命地往里投钱!不过,皆输,

赢过一次,但也是赔的,所谓****,别人不赚钱怎么让你赚别人的钱?十赌九输,越输越想返本,哪里还会给李天翻盘的机会,他已欠下了一屁股债啦!第三个孩子还差点养不活,还得靠李升这个长子承担,李凤娇在家帮忙处理家事!

只见李升吸口气道:“辉哥,你若是找不到活做,就和我一起在阳春酒楼跑跑腿吧?刘老板的生意越来越旺,一开春,可能又要雇人哩!”

“好啊!一个月仍是三打钱吗?”

“是的!不过,酒客们若是心情好,还会打赏,每人每天可以分到半两多,而且剩菜可以装着带回家里嘞,那里的东西虽然是别人吃过的,但绝对美味!”

“好吧!你帮我留意一下吧!”

“没问题,我回去歇会儿!你去我家不,我妹可想你啦!”

“谢啦!走吧,我们去城里转转买点吃的给你妹拿去,想必她因为你爹,好久也没吃到美味的食物了!”

“亏你还记得她,她听说你回来了,可生气了,回家后的第一时间竟然不去看他!走,咱两去转转”说着,两人向外走去。

在城中,两人有说有笑,买了五只大螃蟹后,正准备跨过桥顶,向前走去时,一名少女穿着艳丽,裙衫飘舞,头戴发髻,甚是好看,映入两人的眼帘,等两人想要回头观望时那女已下了桥。

李升惊道:“方才那女,好生漂亮,让人着迷,不知阅女无数的辉兄怎么看!”

陈辉大骂:“你个小兔崽子,就喜欢吹我牛是吧,说完追向李升,向他打去!”

殊不知,该女回过头来望了一眼,发现两人已离去,这女暗想:“难道我看错了?”随后离去。

李升回道:“哥,哥,你是不是又心动了!”

陈辉回应道:“你还不快走,此女便是我前日所说的赵灵儿,缠上你就完啦!这些女人都是家里娇生惯养的宝贝,建议你别动任何心思!否则,那一家的兄长第一个要了你的狗命!”

“哼,辉哥就是想独吞她,才让我别动心思,但是我怎会是那种抢兄弟女人的人呢,兄弟要尽管拿去!”

“唉,我怎么认识你个鬼灵精怪的兄弟哦,说的那女是你的一样,还尽管拿去!还是快走吧!早点去你家。”

“走!嚯嚯嚯哈哈!”

李家是城外少有的大院,李升经常去找陈辉玩,两人就像是拜了把子后的亲兄弟!

一个时辰后,两人终于到了李升的家,陈辉走在他的后面,他立即喊到:“凤娇!凤娇啊!你看看是谁来了!”

“哥,你干嘛啊,什么事大惊小怪的!”凤娇立即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发现竟然是陈辉哥哥回来了,她高兴地不成样子,随后立马向他奔去,跳了起来,抱住陈辉,陈辉也无奈接住了她!

她似乎要哭出来了,说道:“辉哥哥,你终于回来啦,凤娇想死你了!”

多日不见,没想到她还是这样对自己热情,胸前竟有一点凸起,压的陈辉有了一点感觉。陈辉立即就制止了这一想法,他是她的哥,怎么能欺负她呢!

亲哥李升咳了两声:“妹啊,怎么没见你对我这样这么开心的样子啊!你赶快下来,这样有点不像话!”

凤娇嘟着嘴说道:“哥,你是我经常见到的人,我都清楚地记得你了,辉哥哥,人家都好久不见了,才刚刚哪里还顾得上你。”

这时陈辉有点尴尬的说了一句:“凤娇,还是先下来吧,我们去煮你没吃过的美味!”

说罢,凤娇不舍得还是跳了下来。

陈辉又补充说道:“凤娇啊,以后的话,千万别听信男人的谗言,你太单纯啦!说不定骗你的男人就想馋你的身子!”

凤娇笑道:“辉哥哥当时不是说过,要娶凤娇吗?我的身子现在你就可以馋咯!”

凤娇说完,李升气的想要跳起来,这妹可是太疯了,鄙视地看着陈辉。

陈辉也表示,一脸的无辜!因为他从来就没有说过这种话。

陈铁见状转移了话题,说道:“再不煮它们几个都挂掉咯!”

随即李升拿走了几只大螃蟹煮,让陈辉和凤娇妹叙叙旧!

凤娇问道:“辉哥哥,最近还好吗?听我哥说阿妈好多了耶!”

陈辉说道:“好啊,挺好的,阿妈多亏了赵大夫的药方,现在咳嗽少了许多。”随即给她表演了一套门馆内偷学的他自认为比较好的掌法。

凤娇感叹道:“哇,好厉害啊,辉哥哥,这才才没多久就能打出有气势的掌法!今后更是能成为高手。”

“小意思!”

“对了,辉哥哥,我哥说你不在侠义门馆了,你后面去哪里呀!”

“不着急,这两天先照顾好阿妈,后面再去城内看看,可能也会去跑跑腿。”

“那好吧,你离开后,那宋家的宋茜你就见不到咯!”

“谁说的我想见她,肯定是你哥!”

李凤娇头一偏,娇声说道:“看吧,辉哥哥都不敢承认!”

“凤娇,茜茜其实挺好的,我感觉心地善良,温柔大方!”他说完浅笑起来。

“那我呢,我比不上她吗?”说着还挺起了胸膛,听着他叫着茜茜,肺都要给她气炸了。

“嘿,你啊!今后找个有钱的人家嫁了吧,这样也挺好!”

“哼,等我再长大点,就来找你!”

陈辉也是一头雾水,怎么遇到难缠的妹妹,还好自己没有亲妹,不然可是要被纠缠不清。

他们俩又聊了一会儿后,李升带着煮熟的五只大螃蟹过来,

李升说:“阿妹,你先给娘亲拿过去一起吃吧,我和你辉哥还有一点事儿。”随手拿了两只大螃蟹给她。

李凤娇点了点头,随后离去。

随后他又说道:“辉哥,不如我们再次以这螃蟹为契机,感谢上天让我兄弟二人相遇!咱们今日就拜把子,结为正式的兄弟!”

陈辉笑道:“哈哈哈,古有桃园三结义,今有蟹钳两结义!甚好甚好!”

俩人随后跪在地上,将两只大螃蟹举起,相互弯腰,一同道:“陈辉、李升我二人今日结拜为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拜完后,两人坐在地上,说道以前小时的事,甚是怀念,两只大螃蟹已不知不觉连钳也吃完了。还有一只大螃蟹留给了陈辉的阿妈。

时候也不早了,陈辉也离去了,并没有给李凤娇道别,不然她知道后,又舍不得他。等到李凤娇再次见到李升之时,李升已告诉她,陈辉已经走了。

之后,凤娇忧愁地心想道:“辉哥哥,你现在还瞧不上我,今后我一定要跟着你。”

陈辉在回家的路中,不禁暗自感叹:自己如此苦命,但也无怨无忧,只是,比起自己兄弟李升,他还是算是幸运啊!至少自己生活得不用担惊受怕。

另一边,宋茜打了一个喷嚏,自从陈辉走后,她虽然见不到这个活泼的少年,但也并不担心,唯有将自己的踏云剑法练得更上一层楼,可,自己无论如何怎么修炼,就是不能突破,她已经在第五层,停滞了两个月了,她也焦头烂额,想要有人指点一二,可惜母亲周婉并不懂这踏云剑法的奥秘,父亲所练的掌法也跟这剑法毫不相干,唯有自己在前几层基础上多加联系,看能否融会贯通。

经过两天的相处,周婉已对宋峰有了一丝好感,但还是对他嫉恶如仇。因为,宋峰不再游手好闲,竟主动帮自己打理起馆内的一些事,甚至还为自己的儿女指点一二,她不禁大为好奇,是哪根筋不对,还是真是为了自己。见着馆内弟子练武的气势更加激昂,自己的儿女也有一定进步,她不禁暗自窃喜。

当然宋峰自己也是表面做一套,并不会花费大量时间去管宋家的琐事,现在至关重要的事就是培养自己的徒弟,趁周婉不注意,自己偷偷地潜入死泉,用小瓶又接了一瓶水,这才满意地回家。他自然不会将这宝贝告诉周婉,除非她能够真心接纳自己,在爱婉园内更加配合自己,那他肯定也不会有任何怨言,但这周婉,还是如之前一样,不温不热,对其他人都可以笑,对自己就是不笑。

他还是不相信,周婉不被感化,不信她是这等没有感情的人。

宋峰,痴爱一人便是周婉,因为他少年时,对她一见钟情,心儿早已被她俘获,当时追求周婉的人众多,他也是其中之一,不仅因为她是武林盟主兄弟的女儿,名声响亮,还就凭她的美貌,武林第一美人,就令人欲攀上高枝,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这钟情之人命本不绝,遇到这般变故,想必其他人有本事早已因恨杀害她全家,再去重新另寻居所,隐秘起来,可他归来后,仍执迷不悟,非要夺回所爱,别人的老婆就这么好吗,自己当时已退出,就不必再爱,况且,就凭自己的一身本事,能再创辉煌,那不是一大把一大把的年轻漂亮之女皆入他的眼中,反正再寻周婉,这是他自己也没想清的事,又也许是自己在洞中呆的时间太长,思念太深,也许自己已经疯了,但是李山这个仇是非报不可,兄弟夺妻之恨,罪不可赦。

他也不再管这些,他只得找借口:“宋峰啊宋峰,周婉还爱着你,你一定要让她回到身边。”

陈辉回到家中将另一只大螃蟹剥给了阿妈吃后,愣了一阵子,一见天气也不早,立即烧热水、煲药、煮饭。

黄昏,他服侍阿妈净身、更衣、用膳及服药之后,他才开始沐浴,洗衣及晾晒在屋檐下方。

1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