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方棠槐恨梦觉《死去的小说突然开始攻击我》全文阅读_(死去的小说突然开始攻击我)完结版阅读

三流小说作者方棠重生到少年时代,本想着逆转人生,修补遗憾,却发现自己的同学都变成了过往小说里的人物
原初世界、妖魔侵入、奇术之灵、魔法学院……
世界陡然变得不太平,一件件玄奥诡谲的事件接踵而至!

死去的小说突然开始攻击我

《死去的小说突然开始攻击我》在线阅读

第6章 摸底考试

“今天早上为什么迟到?”顾彩开门见山。

“我其实没迟到,顾主任。”方棠为自己辩解,“我提前五分钟就到校门口了。”

“那你为什么不进来?”

“……呃,我进不来。”

“蜃珠没带?”

“啊?”方棠一惊,蜃珠…那是什么?

虽然心中疑惑,但此时此刻自然不能表现出来,那样就露马脚了。他只好脸上露出苦涩的神情,缓慢地点了点头:“嗯,出来得匆忙,没带。”

“所以你就骗百忧解说你是插班生?”

“百…百忧解?”方棠摸摸鼻子。是说那个守门的秃顶男人吧?这会一苇渡江的秃子还有个这么古早的名字?不过这名字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在顾彩咄咄逼人的追问下,方棠也腾不出心思去回忆。

他接着苦笑:“我不是故意要骗他的,我就是顺着他的话茬往下走,这话赶话就到这儿了。”

他说完这句,办公室内的气氛陷入沉凝,空气仿佛凝固住了,方棠觉得自己的全身上下都好像置身于一块密不透风的果冻,能挣扎,但只能挣扎一点点,连呼吸都有些困难,顾彩明明坐在他对面,两人之间却像是隔着一道银河。

不知过去了多久,可能是一个小时,也可能是一瞬,这种奇妙又有些痛苦的束缚才忽然消失。

顾彩低下视线:“好了,你出去吧,下次记得带好蜃珠。记你一次迟到处分。”

“这就……结束了?”方棠既喜又疑,他原以为会迎来一顿劈头盖脸的痛骂,没想到就这样不痛不痒的几句。

他慢吞吞地从凳子上站起来,略带警惕地环顾四周,心说顾彩不会嘴上一套背后一套,他前脚出门,后脚就被三两个大汉拥上来抓他去关禁闭吧。

事实是,等他走出办公室,下了小楼,一直到奇术学院的教学楼前,都没有想象中的拦截出现,一路相安无事。

但他的担忧也不无道理,因为在他前一只脚走出办公室,并且乖巧地帮顾彩把门带上后,顾彩就拨通了他班主任韩乌天的电话,要求韩乌天重点关注方棠这次摸底考试的成绩,确认他的表现和上学期相比是否出现过大的起伏波动。

方棠回到教室,距离下午第一节课上课还有十来分钟。

一回来他就开始翻书包,找顾彩所说的“蜃珠”。不到一会儿,他就在包里的一个细小的夹层里找到了一个蚌壳似的物体,这东西他早上见过,当时百忧解就是激活这东西把他们带到了盛歌中学。

原来这玩意每个学生都有啊,就跟小区出入证似的,方棠还以为是什么稀奇的宝贝呢。

但是,这玩意怎么用呢?

他举起这枚做工精美、花纹古朴的蚌壳,放在眼前细细端详。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有什么巨大的神力似的东西,或许放点蒜蓉和粉丝会很好吃,但是,蒜蓉加粉丝用来涮鞋底都好吃,又何止一个蚌壳呢。

等等,我在想什么,怎么想着想着就歪楼了。

思维天马行空不受拘束是方棠从小到大最显著的特点,老师常说他思维发散是好事,但发散过头了就有问题了。

正当方棠盯着一枚蚌壳发着闲呆的时候,赵翠翠满头大汗地跑进了教室,把一个塑料袋和一沓资料快速地塞进了自己的课桌肚,随后一屁股坐下,猛地转身,方棠都能听见他的屁股和裤子的布料在凳子上火热摩擦的细碎声。

嚯,这一转身,转出了盛歌中学的夏天。

“你看什么呢?”赵翠翠原本应该是有什么话想问,但一见方棠如西子捧心般捧着一枚蚌壳,就立刻转过话题,当头一问。

“我在想这玩意好不好吃。”方棠实话实说回答。

“嗯唔,你说的这件事,我倒是从未考虑过。毕竟蜃珠在某些世界里也算是无价之宝,也就是我们原初世界上个世纪灭了一个蜃妖部族,才能享受蜃珠自由。但就算如此,这东西也没有人会想到用来吃。你想怎么吃?吃了之后能让我记录你的身体数据变化曲线吗?”赵翠翠说到后面语气激动起来。

“……等我有一天想不开了我会找你的。”方棠无语。

顿了顿,他灵机一动,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对了,今天早上我尝试激活这枚蜃珠,为什么不成功?是我的哪一个步骤出问题了吗?你也知道的,一个暑假我都玩疯了,可能忘记了哪个步骤。要不然,是这个蜃珠坏了?”

“不可能吧!”赵翠翠不信,“每一颗蜃珠都绑定了我们学校的蜃界,要是有哪一颗出现问题,母意识肯定会通知学校的。依我看,是你的激活步骤错了。”

“那你给我重新讲一遍怎么激活。”

“很简单啊。”赵翠翠不疑有他,“左手托住蚌壳,如果你是左撇子的话,就右手托。然后用剩下来的那只手打开蚌壳。就好啦——”

“嗯?”方棠连续眨眼。

是自己恍惚了吗?怎么感觉就像是在数学课上睡了一觉似的,再醒来时一黑板的天书。

赵翠翠讲的就好像是如何把大象放进冰箱一样,打开冰箱,把大象塞进去,然后再关上冰箱。

非常简单。

真的这么简单吗?

“就这?”方棠问。

“是啊,所以我很疑惑你为什么会出现操作步骤的失误,一共就两步,你到底是错了哪一步?”

方棠沉吟:“可能步骤反了吧,我是先开蚌壳,再托它,你懂了吧?”

听了他的话,赵翠翠陷入沉默,良久对他竖起大拇指,赞叹道:“不愧是你。”

过了几秒,赵翠翠接着道:“刚才吃饭的时候你让我做的事,我准备工作做得差不多了——”

他刚说到一半就被方棠打断:“翠翠,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说,你说有没有可能是你的仪器出现了问题。”

“什么?”赵翠翠先是一愣,接着神情变化,有些生气。

见状,方棠赶忙安慰他:“我不是说你的仪器做得不好,我是说,它有没有可能,呃,哪怕是1%的可能出现差错呢?”

他的宽慰并没有让赵翠翠冷静下来,赵翠翠压低声音,却还是很大声,道:“凡是监测仪器肯定会出现差错,但我不认为,我们会赶上这1%的几率!”

“万一呢。”

“没有万一。”

“唉……”方棠叹气,感觉和暴怒中的赵翠翠无法交流,想了一阵,他说道,“那要不,你再去测一次。”

他转过头,装作要看后面的时钟,实则看何文瑜,一边看,一边冲赵翠翠使了个眼色,斜了下眼,让他上。

赵翠翠正在气头上,为了证明自己苦心孤诣研究出来的宝贝不是废物,立刻气吼吼地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那块“手表”,戴到了左手手腕,然后大步走到何文瑜……的后面。

“王杉婼,你暑假过得怎么样。”赵翠翠和王杉婼搭话,刚说完这一句,手表就嗡嗡地震了起来。

“还行,挺刺激的。”王杉婼说。

“都干了些什么?”赵翠翠顺着话茬接着道。

“探险啊,盗墓啊,还去了一趟第一世界旅游,认识了不少新朋友,你呢。”

“我啊,就宅在实验室里做些研究,不像你,去了那么多地方。”赵翠翠说,用右手捂住不断震动的“手表”,随便找了个“快上课了待会下课再聊”的借口回到了座位。

“你看。”他把“手表”给方棠看。方棠定睛一看,那监测器还在余震。

“这总不可能是那1%了吧?”赵翠翠嘁了一声,“我一走近她,监测器就开始震。这代表什么你知道吗?代表这个何文瑜绝对身上携带有违禁品,或者自身就是个妖怪。方糖,科学是骗不了人的。你要相信科学!”

方棠默然。

隔壁就是个魔法学院,你跟我说相信科学。

行吧。

证据都货真价实地摆在他面前了,看来何文瑜身上的确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叮铃铃——”

刺耳的上课铃聒噪地响起。

他来了他来了,生物老师踏着沉稳的步伐进来了。

“来,这节课摸底测验。”他说,引来一阵鬼哭狼嚎。

试卷下发。

方棠从那些重重疑窦挣脱出,快速扫视了一眼试卷,然后他决定继续想何文瑜的事。

没办法,这试卷他答不了,你看看这上面问的都是些什么问题。

【请列举出五种以上的绝迹动物。】

“呃,草泥马,法克鱿,雅灭蝶,尾身鲸,潜烈蟹。”

【请任意选择一种绝迹动物,写出它的门纲目科属种。】

这…方棠傻眼了,他连什么是门纲目科属种都忘了,况且这上面五个绝迹动物本就是他瞎编出来的,已经绞尽了脑汁,哪有本事再继续编下去。于是这题他只能空着。

这两个物体,算是填空题。在这张试卷上只能称作开胃小菜。

后面的问题才是地狱级折磨。

生物老师给了一张看上去很可怖的生物骨骼图,不是人类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然后在图旁边延伸出了很多线,每一根线都连接着一个答题栏,方棠看了半晌,才明白老师这是要他答这些生物骨骼和肌肉的名称。

想通了一点,方棠就生出了一股要把桌子掀了的冲动。

焯,就算给他一具人体骨骼,他也指不出哪根骨头是尾椎骨,哪根是尺骨,现在还给他一个怪物的骨头模型。谁能跟他解释一下,这怪物身上那两截跟翅膀一样的东西是什么,不会真是翅膀吧?

方棠咬着笔头,沉思苦想,最终洒脱地选择放弃,交白卷。

但就在此时,他看到斜前方的魔王翁斐然像是故意一般,把试卷的左端垂到了桌子外。

方棠的视力不错,能看清上面的小字,魔王的字体非常板正,和打印出来的一样,因此不存在看不懂、抄不明白的问题。

“魔王,你就是我滴神!”方棠就差在心里给翁斐然跪下了。

他运笔如飞,狂抄一顿。

五种以上的绝迹动物?

好,海塞壬,伽内什象头人、喷火奇美拉、戈尔贡飞马。

最后一个,方棠铁画银钩,力透卷纸,像是自己想出来的一样,自豪地写下答案:“厄里倪厄斯人面鹰”。

瞧瞧这五个名字,一听就比草泥马之流高大上了许多。

有了翁斐然的帮忙,方棠觉得自己得高分不容易,但混个及格是绰绰有余了。

他不动脑子地猛抄不止。

等到抄完,再浏览一遍试卷,那股违和感和奇妙感又涌上了心头。

【海塞壬,动物界,脊椎动物门,兽鱼纲,有尾目,塞壬科,塞壬属,海塞壬种】

【有翼斯芬克斯,曾经广泛分布于非洲大陆。在埃及,人们为它筑起了巨大的雕像。它被视为太阳神的守护者。典型的斯芬克斯形象没有双翼,但伟大的探险者在神话之城中找到了疑似斯芬克斯的骨骼,狮身羊头鹰翼。神话中,凡是答不上斯芬克斯谜语的人都将被它杀死。因此我们有理由怀疑,斯芬克斯拥有发达的智商和非凡的智慧,这一点从五年前斯宾塞·布莱克医生的著作《绝迹动物解剖手记》便可得知,有翼斯芬克斯的脑容量突破了750毫升,甚至远远超出,这意味着,有翼斯芬克斯的智力与人相比,不仅不会相形见绌,甚至更加聪明。但同时,它们又可能是凶猛的肉食动物,这一点从有翼斯芬克斯属于厄喀德那人蛇纲可以推断,这一半人半蛇的怪物与堤丰结合生了许多可怕的怪物,如三头巨犬、九头蛇、奇美拉,斯芬克斯也在其列,它必定凶残暴戾……】

翁斐然的作答比方棠的作答要更加晦涩难懂,他旁征博引,找了很多不应该是高中学生读的论文论据,方棠结合自己的知识储藏,修改了很多,并且故意让内里的逻辑不通,免得让老师把他当成生物天才,但就算如此,他觉得也能拿一个不上不下的分数了。

“呼……”

一份试卷答完。方棠写得手都酸了,好久没写过这么多字了,习惯用键盘书写的他,连握笔都有些不自然。

正当他以为折磨到此结束的时候,折磨才刚刚开始,因为接下来一直到放学都是考试。

“总算结束了。”傍晚降临,方棠揉了揉酸疼的手腕。

教室里也都是相同的唉声叹气,很多人的表情比方棠还难看,毕竟他们没有翁斐然这种善解人意的好哥们帮助,大多数人都交了半张白卷,等到成绩出来那天,这个教室里将又是一片愁云惨雾。

赵翠翠和翁斐然倒是精神奕奕,正在那里争论什么“喷火龙的火是怎么产生的”。

赵翠翠坚定认为喷火龙的身体内部有着像奇术师一样操纵奇术粒子的魔力器官,而翁斐然则持相反意见。

他觉得喷火龙的火,首先是因为它们的口腔中具有充当打火石角色的门齿,其次,还有一个可燃气体的管道入口,类似于人的食管。然后就是它们的胃,它们应该像牛一样有好几个胃,每个胃分工不同。

此外还有个地方负责存储气体,构造类似蜂房,在需要喷火时将气体通向口腔。

说实话,两个人说得都挺有道理。

方棠听了半天,本能地插话道:“别说了,我去给你们杀只喷火龙来助助兴,这样不就都知道了。”

他说这话是打趣,但赵翠翠和翁斐然却当真了,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方棠被看得有些害怕,讪笑一声,忙提起书包走了。

赵翠翠连忙追了上来,追问:“方糖,你说杀喷火龙是真的假的?”

“当然是假的。”方棠无言,“上哪儿找喷火龙去,你以为我是小智啊!”

“办法总比问题多。”赵翠翠说,“我听说第一世界就有喷火龙出没的踪迹。要不然,等这个寒假,我们去第一世界旅游?”

“再说再说。”方棠敷衍两句,突然看到前方何文瑜的背影,抛下赵翠翠追了上去。

1 2 3 4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