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状元娘子:穿成四个爱哭鬼的后娘》陆桑沈春风完结版阅读_陆桑沈春风完结版阅读

小说:状元娘子:穿成四个爱哭鬼的后娘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公子逸

角色:陆桑沈春风

简介:【重生+种田+孤儿+快穿】
女博士沈春风,低嫁三年,背井离乡,一朝暴富,亲眼目睹了丈夫的出轨
更可气的是,凤凰男居然拉偏架,按住沈春风的手,让小三甩了她两个耳光
沈春风就这样被气死了
一朝穿越,居然成了懦弱秀才陆桑的续弦,脚边还多了四个只知道哭的臭小子
这一世,她再也不想给男人多少好脸色,可谁能想到呢,棍棒之下,不仅出孝子,还出状元
她这辈子最大的憾事,大概就是被亲手养大的孤儿惦记了,别人养大的都是恩人,她居然花十几年的时间给自己养大了一个仇人
沈春风:此生不做负心人
陆桑:娘子,要不你打我几下吧
陆玺:你那么好,我凭什么不能占为己有

书评专区

什么是八代火影啊:建设五位一体命运共同体抄吧,吃枣药丸——引用“维基捏巴“的书评

鹰扬拜占庭:这满遗作者张嘴蝗汉闭嘴蝗汉,不知作者是哪国的狗啊?是歪白皮猪屁股的,还是跪舔小日本啊?至于为这本书洗地的人还是好好当你的蝗汉吧,既然这么想当满遗的狗 ,那就去舔啊

都市伪仙:黑天老兄,你这种苦大仇深型的主角能不能换一个?每本书都是这样,人人都想害主角,偏偏智商又都不足50

状元娘子:穿成四个爱哭鬼的后娘

《状元娘子:穿成四个爱哭鬼的后娘》免费试读

第3章 陆桑挨打

沈春风慢慢掀开了蒙在陆枝身上的白布。

陆枝长了一张十分温婉好看的脸,只是太瘦了,下巴尖尖没有一点肉,再往下就是深沉的血,几乎浸透了全部的衣裙。

沈春风轻轻拿起她的手,把袖子一点点撩起来,触目惊心的鞭痕,一道一道,新伤旧伤。

陆桑看到那累累的伤痕,哭声戛然而止。他似是被人掐住了脖子,气从脖子里艰难地出来,赤红着眼睛,嗷嗷地叫起来。

宋善根满目苍凉地看着这一幕,放下了八十文钱转身而去。

周围的人群也慢慢散了,大家似乎早就习惯了大户人家的草菅人命。

在这个时代,女人本弱,而一旦卖身为奴,则生死就是主家一句话的事情。

沈春风让陆桑背了陆枝,一步一步地往家走。来时坐了牛车,回去的时候,没人愿意拉一具尸体。

“我背吧,我是大姐背着长大的”。

陆桑终究是安静了下来,他背着陆枝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走了几步,他猛地回头, 望着李家的门楣。

陆桑的眼神竟是那样狠毒,让沈春风暗暗心惊。

沈春风一直觉得陆桑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却不想他竟然真的有股子坚韧。他们回去的时候,没有坐牛车,陆桑就这样背着陆枝的尸身一步步走回陆家村。

陆家在陆家村是一个尤其特殊的存在,这里的人都知道陆家出过状元,出过帝师,出过探花,是一个高不可及的存在。虽然他们并不了解,陆家姐弟为什么回到了祖宅,但这并不妨碍陆家村的人,对陆家人的尊重。哪怕是陆枝去了大户人家当妾,陆家村的人面对陆桑的时候,也是肃然起敬的。

毕竟,陆桑8岁熟读经史子集,14岁就过了童生,陆家村教过陆桑的夫子,无不直言,陆桑实在神童,不愧是状元之后。

可谁能想到呢?在外边颇为玉树临风的陆桑,关起门来竟然是那样一副不堪入目的样子。

家里已经一粒米都没有了,沈春风用宋善根给的八十文钱去买了一些米面回家。她知道,宋善根留下这些钱,是为了让陆桑好好安置陆枝的。可,死了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总要好好活下去。

人走茶凉,非常残酷,可是,这竟是亘古不变的现实。

陆桑这个男人不争气,受拖累的就是陆家的女人。不管是陆桑的姐姐还是陆桑的妻子,这辈子都过得挺凄惨的。陆枝如此惨死,陆桑的原配八九年的时间,连生了四个孩子,竟然一个月子都没好好坐过。女人不好好坐月子,身子亏损的何其严重。更何况,陆桑的妻子最后生的还是双胞胎。

不管是嫁进陆家的女人,还是生在陆家的女人,几乎是命在维系着陆家男人所谓的体面和前程。

沈春风追上陆桑的时候,陆桑的脚下已经开始出血了。他就像不知道一样,一步一步背着陆枝往回走。陆枝身上的血,陆桑脚上的血,慢慢交错重合。

一母同胞,血脉相连。

夜色凄凉,陆家村里的大多数人家已经睡了。远远望去,几盏灯火混合着陆家村后面巨大的山脉,像是猛兽眯眼一般,审视着进入村子里的人。

陆桑要把陆枝葬进陆家的祖坟。因为整个陆家就剩下陆桑这一个成年人了,所以也没有所谓的宗祠族老阻拦他。

沈春风不想管他,一个人回了家。家里还有四个孩子等着吃饭呢。

沈春风刚走到陆家祖宅的门口,就听见了屋里传来的哭声。不知怎么回事,如此凄惨的夜,这样的哭声让沈春风觉得安心。她直接去了灶房做饭,还是粥。沈春风想,再继续喝粥喝下去,她大概会馋疯的。

沈春风熬粥的时候,四个孩子都抹着眼泪站在灶房。两个小的大概哭累了,闭着眼睛抽泣着。陆之东看到沈春风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娘亲,我以为你和爹爹不要我们了……我们好害怕,我们以后会听话的,娘亲不要走……”

话音刚落,两个小的似乎从梦中惊醒,跟着两个哥哥更凄厉地哭了起来。

“你们的姑母死了……她是一个很好的人,没有她,你爹就没钱娶你们的娘,也就不会有你们四个。你们要永远记住你们的姑姑。她叫陆枝。你们一定要记住了,以后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要出人头地,封妻荫子,不要像你们的爹,一辈子没出息,还拖累了你们的娘和你们的姑姑!”

沈春风不知道孩子们能记住多少。她知道,她不会一直在这个家里呆下去。陆桑不是良配。她并不想在这个世界,还继续扶贫,当冤大头。

整晚陆桑都没有回家。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沈春风带着四个孩子去祭拜他们的姑姑。陆家的祖坟里多了一处新坟,坟很小,没有碑。沈春风没有找到陆桑。

四个孩子跪在坟冢前,依旧是哭哭啼啼。

晌午的时候,沈春风去邻居家买了十个鸡蛋。邻居家姓张,男人出去做工了,那妇人一个劲地盯着沈春风瞧。

回家后,沈春风烙了五张饼,把油罐里剩下的油全都倒了进去,才摊了三个鸡蛋。鸡蛋的香气出来后,四个孩子就开始围着锅转。

陆之东:“娘亲,会给我们吃吗?我们只吃一点点就够了。”

开始说的时候,还没有哭音,说到最后竟然又带了抽泣。

在另外三个开始哭之前,沈春风马上说道:“谁不哭就给谁吃!记住了,从今天开始我吃什么,你们吃什么。吃饭的时候不准哭,说话的时候不准哭,谁哭,我就用棍子打谁。”

四个孩子把刚到嘴边的哭声,生生地憋了回去。屋子里一瞬间安静到了极致。

家里连个板凳桌子都没有,沈春风给陆之东和陆之西每人卷了一张饼,放上松软金黄的鸡蛋,让他们站着吃。两个小的,沈春风抱到床上,一口饼,一口鸡蛋的喂他们。

陆之西吃的很快,他吃完一张后,就主动揽过了喂两个弟弟的活。沈春风吃了饼卷鸡蛋,才觉得自己活得像个人了。陆之东眼睁睁看着剩下的鸡蛋和饼,犹豫了一会儿,也开始帮着陆之西喂两个弟弟。

最后剩下了两张饼,沈春风奖励给了陆之西和陆之东,表扬他们长大了,知道爱护关心弟弟们了。

陆之东和陆之西的眼睛都亮亮的。细看,陆家的孩子都长得很好看,眼睛细细的,只要不哭就都带着三分笑。

沈春风想起了陆桑,陆桑也是一个极好看的男人。只不过,白瞎了那一副好皮囊,内里真的是完全的草包。

吃完饭后,沈春风开始带着四个爱哭鬼大扫除。陆之东和陆之西在院子里洗厨房的瓶瓶罐罐。两个小的,沈春风在院子里画了几个圈,让他们跳圈圈。

沈春风把所有的被子都晒到了院子里,之后开始清理屋子里那些发出恶臭的杂物和垃圾。

沈春风是个文学博士,喜欢附庸风雅,对于屋子的布置自有一番自己的心得。陆桑家本就家徒四壁,沈春风把仅有一张床的内室,除了剩下了那张床,其他的杂物都清理了出去。

她想着山上有木头,实在没钱的话,就用木头做个简单的床头柜,再用木板做个简易的书桌,用一个罐子插上几枝枯枝。

让沈春风欣喜的是,灶房比较大。陆家的祖宅也曾经辉煌过,虽然落魄了,可房子的大框架还在。灶房,沈春风只留下了灶台。她想着要在灶台旁边,放一张与灶台差不多高的木桩子,用来放油盐酱醋。靠墙的地方,她打算打一排柜子,用来放粮油米面。

祖宅除了内室和灶房,还有两间客房,客房不大,收拾一下,一间可以当书房,一间可以再放一张床,万一,陆桑存了坏心思,她也不至于大晚上睡柴房。

令沈春风惊喜的是,一间客房里堆满了近一屋子的书。在古代,书可是金贵的东西。沈春风想,陆桑还没蠢到家,至少陆家的藏书被他保留了下来。

她整整忙到了亥时,孩子们喝了粥之后昏昏欲睡,沈春风又去河边挑了水,烧开,给孩子们洗了澡。晒过的棉被,有着阳光的味道,那酸臭味也都消散了。孩子们呼呼大睡,她又把家里的衣服都洗了一遍,然后惊奇地发现,孩子和女人的衣服加起来竟然还没有陆桑的衣服多。并且几乎所有的衣服都打满了补丁,陆家最好的衣服,大概就是陆桑身上穿的那件,只有两个补丁的长衫了。

子夜,陆桑还没有回来,沈春风也累到了极致。她洗了个澡之后,就沉沉睡去。

恍惚间,沈春风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她困极了不想睁眼,但那股酒气怎么也不肯放过她,离她忽近忽远,渐渐地,她觉得那股酒气到了她的嘴里。

身上好像有石头压着她,让她动弹不得。有人在撕扯她的衣服,她想要推开那个人,但总是没有力气。

陆桑喝了酒,回家之后就定定地看着熟睡的沈春风,沈春风洗了澡,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更加魅惑。恶向胆边生,陆桑爬上床,把沈春风压在身下,杏核眼,柳叶眉,樱桃小口一点点,陆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花一两银子买的小娘子竟然如此好看。

娶妻前,他曾经幻想过自己娶一个怎样的女子。他希望,像他的姐姐,温婉贤惠,能跟他一起风花雪月,能为红袖添香,能与他一起添茶泼酒,能每天笑意盈盈,腰肢不盈握,低眸又生姿。

可是,姐姐陆枝给他娶了张氏,毫无姿色,但是干活的一把好手。姐姐用剩下的银子又给他买了一些书,还买了十亩地,一心想要他能参加科举,重振祖宗的门楣。

是他不争气,浑浑噩噩了八九年,除了给陆家传宗接代,早就荒废了学业。

他看着沈春风在睡梦中推搡他,他想,沈春风大概就是他想要娶的那种女子,如此明媚,如此妖娆。他亲了亲沈春风的嘴,看到沈春风即使在睡梦中,都是嫌弃他的。他的眼神暗了又暗,心里莫名其妙冒出了一股气,他买的她,他付了银子的。那银子是他姐姐用命换来的。

他胡乱地亲着沈春风,女子特有的香气令他无比沉迷,他撕扯着她的衣服,想要把她抱的更紧些。他想,她是他的娘子,只要两个人有了夫妻之实,她就会乖下来,跟他风花雪月,为他红袖添香。

沈春风嘴巴被酒气堵住,身上被压的呼吸不畅,终究是醒了过来。印入眼帘的是陆桑那张晕红迷离的脸,两个人对峙了一瞬,沈春风一脚就踢开了毫无防备的陆桑。

陆桑恼羞成怒,还想趁着酒劲扑过来,迎面而来的是沈春风的棍子。

沈春风用了十成十的力气,她真的是要被气死了。陆桑这个猥琐卑劣的男人,他的姐姐那般惨死,他不说发奋图强给他姐姐报仇,竟然还有心情去喝酒,竟然还想着跟她洞房花烛。

这种男人打死算了。

1 2 3 4 5 6 7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