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当咸鱼被迫开启玛丽苏女主剧本)赵轻韵秦琅全章节阅读_赵轻韵秦琅全集在线阅读

国选大典上,赵国君主——赵伊选了一位“宦官”为皇夫候选人
秦琅被封为赵国君主的侍君,可他是一名假“宦官”啊……
“侍君大人是想侍君呢,还是弑君呢~”赵轻韵娇滴滴的覆在他耳边说
“若生死有命,那你便是我的命,所以我打算与你生死相随
此生无悔,至死不渝

她来时,有风,吹动我心
她如曜日热枕,明月清润
清风无界,海水有容
长夜漫漫路远兮,吾愿千里伴君行
惊天奇案!当中二少女.赵接手玛丽苏女主剧本后,心狠手辣的大反派居然选择了缴械投降,俯首称臣!?
少年怀一顾,长驱背陇头
我见众生恶相显生,唯独见你心起涟漪

当咸鱼被迫开启玛丽苏女主剧本

《当咸鱼被迫开启玛丽苏女主剧本》在线阅读

第3章:催命符

然,赵轻韵心里却是明白的,这秦琅虽嘴上这样说,心里怕是早就有了坚定不移的答案了!

作者在原著有一段写到“这秦琅自掌权以来,便行事诡谲,心狠手辣,更甚有藐视权威,一次竟不行禀告直接放了一把火把自己的死对头焚于茅庐!此等非人的做法,让所闻之人皆对他怨气冲天,私下里都要对之骂上一句阉狗!小人!”

毕竟除了脾气暴躁了点儿,折磨人的手段残忍了点儿,在其他方面其实还是非常不错的呢~

噢,除了蛰伏在女主身边,以伺机行刺女主外。

就在此时脑海中突然出现一段作者在原著描述秦琅的内容。

“这秦琅自掌权以来,便行事诡谲,心狠手辣,更甚有藐视权威,一次竟不行禀告直接放了一把火把自己的死对头焚于茅庐!此等非人的做法,让所闻之人皆对他怨气冲天,私下里都要对之骂上一句阉狗!小人!然知道真正此中曲折与内情的人,偏会高呼一句:“这可真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呀!”

赵轻韵:这都什么跟什么呀,这垃圾系统还带强制补习功课的?

还有突然给她看这一段是怎么个意思,提醒自己秦琅的反派身份?

呵呵哒,说实话其实她挺反感这种只以女主为世界中心的世界观以女主视角论英雄的!

因为不管那个人起因经过结果只要他是站在女主对立面的,他就是超级无敌大坏蛋!

哼~真的是好没道理的道理呢~

赵轻韵默念道:今日份生气额度已经使用完毕。吸气,呼气,不生气~

最后赵轻韵气归丹田深呼一口气,再缓缓呼出,最后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

不过万幸,自己穿来的足够及时,在千钧一发之际,及时焚毁了那道催命符!

想到这里,她高兴的不能自己,握着秦琅的手不住的“嘻嘻嘻”笑出声来!

秦琅双目虽不能视物,耳边却能清清楚楚的回荡着少女“银铃”般的朗笑声。

“深宫女子,从未有一人会像你笑的这般发人深省。”

赵轻韵听后笑的更欢了,粲然一笑道:“千篇一律有什么好的,别出心裁才才能让你记得我啊,再说了我本就是一乡野女子,才不会上赶着给自己定下那种泯没天性的规矩呢~”

“我要你呀~永远记得我。”赵轻韵白皙如玉的手掌轻轻覆在少年的胸前,“在心上。”

薄如蝉翼的衣衫,似有若无,少女温热的触感让少年心下一惊,羞赧的连忙伸手去捉那条只顾自己寻欢作乐,在自己身上逐风击浪的小鱼儿,不小鱼儿欺他眼盲,一个鲤鱼打滚,只堪堪触到鱼尾,便让那狡黠的小鱼儿逃脱了。

秦琅自觉先是被这调皮的女子戏耍了一番,后竟还无功而返,只觉脸上无光,现下一股恼意攻上心头,秦琅扯了扯自己的衣衫,遮挡住一片春光。

冷冷道:“姑娘自重。”

“可是……”赵轻韵强忍着嘴角将要溢出来的笑意,语气忧愁道:“可是掌事嬷嬷告诉我说,我只有遵从圣谕,和你行过周公之礼,我才算完成任务!”然后完事之后我便会得到一笔巨款,再然后我就可以一夜暴富了!哈哈哈!

人类的幸福总是这么容易满足,**之心又是这么的肤浅粗鄙!

秦琅,秦琅,你可一定要快一点儿走上幸福圆满的道路呀!

这样我就可以早一点儿回家当我的千万小富婆了呢~

秦琅却瞬间回想起了当日被选为“侍君”之景。

新帝也是这般霸道!

如今又用同样的方式来威胁一位手无寸铁的娇滴滴的小姑娘,简直令人不齿!

赵伊是赵国的第二任女帝,“国选大典”是为国君挑选夫郎的,每三年举行一次。

这是赵伊任位以来第一次大选,举国上下格外重视。再加上赵伊至今还没有册封一位夫郎,夫君之位空虚,世家子弟跃跃欲试。

大殿之上,温润如玉,貌比潘安的世家子第,清风霁月,才比宋玉的状元探花。甚至是那站立如松,势如破竹的先锋小将。

可他亲眼看着赵伊对他们每个人微笑摇头。

大选举行了七日,由赵伊亲自择选,但若赵伊选不出,或人数达不到礼制。后续则由礼部直接从中择优选取十八名公子入宫。

可今日已然是第七日了,七百一十八位公子,至今为止,竟无一人入选。

今日参加的择选的公子一共一百余人,因着前面六日赵伊随手一拨,无人生还。

这第七日来参选的公子郎君,家世品行都已不及之前六日。

彼时,他以贴身侍从的身份,站立在柳承恩身后,正在为他斟茶。

抬眸之间,就见“赵伊”走下高台步履悠然的朝自己这个方向缓步而来,她一袭水蓝色宫装,腰间坠着青石色玉佩。头上戴着精致的凤冠。

比起一位威风凛凛的帝王更像是一位千娇百宠的小公主。

在万人瞩目下,“赵伊”在秦琅身前的柳承恩面前驻足。

“赵伊”眉眼含笑侧头问道:“这位郎君,唤什么?”

“臣柳承恩。”被换名字的柳承恩连忙跪在地上答道。

“赵伊”从他身侧走过,走到秦琅身前,笑着问他:“小郎君怎么不说话?”

秦琅蹙眉,微微往后退了一步。

“赵伊”笑吟吟的问他,“你往后退什么,我长得很吓人吗?”

他藏在袖中的手渐渐握成拳头,便是眼前这个笑里藏刀的女子,无故下令囚禁了他的全家。

他自小生于九边,随父母亲族戍守边疆,为保家国安宁,黎民百姓不受外族寇贼侵犯,能够安居乐业。

他们秦氏一族自知责任重大,不敢有丝毫懈怠,夜以继日的守御着脚下片热土,他们数十年如一日的坚守奉献,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又是什么!

若非那夜被京城的繁华安定的外表迷住了双眼,与好友在外赏灯游玩,他恐怕便会如同父母与府中那些莫名消失的人一样,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凭空消失吧!

秦琅眸中盛满怒火,欲将迸发,手握成拳,目光凶狠的望着面前这位笑里藏刀的昏君:这新帝昏庸暴虐,不辨忠奸!更是与他有着血海深仇,他现下真想冲上去,扼住她的脖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质问她,为什么要这样残忍的对待他,对待他无辜的家人,她的良心不会痛吗!?

“你怎么不和我说话?”“赵伊”见他不说话,又娇滴滴的问道:“是被我吓到了吗?”

秦琅垂眸,忍着心中“恶意”,正准备朝她行跪拜大礼,不想却被赵伊温声制止了,“男儿膝下有黄金,就不要跪了。”

秦琅抬眸看她,“谢陛下。”

“站我身边来。”

秦琅蹙着眉,缓缓向这位笑里藏刀的新帝走来,在她面前站定。

“赵伊”目光温柔,笑盈盈的道:“伸手。”摘下腰间的玉佩放到秦琅的手心,“三日后我要与你成亲。”

秦琅瞳孔一震,“你——”

新帝“赵伊”却直接大手一挥,不顾自己的意愿,朝他笑喊道:“回去绣嫁衣吧~”

1 2 3 4 5 6 7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