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我是地府观察员)白小白而立之差完结版阅读_(白小白而立之差)完整版免费阅读

书名:我是地府观察员

简介:谁能想到,我这么一个半吊子语文老师,死了之后,竟然还能在阎王殿混个小官当当,说是小官,除了我自己当回事儿,根本没鬼当回事儿!

我是地府观察员

《我是地府观察员》在线阅读

第四章 我的春天,胎死腹中

“好的,好的,我下次注意。”老天呀,我怎么能干出这种蠢事!真是白活二十三年呐。

黑豆看着坐在后边纠结不已 ,嘀嘀咕咕的白小白,暗自好笑,这个傻丫头,真是没救了!

白摇边飞边想,她这个主人不会是投胎的时候被下药了吧,怎么好像缺心眼了呢,而且缺的简直是令人发指,笨到家了!

就这样一路上,那一鬼一大狮子都安静地听我自说自话,而我竟然没有发现。 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我还在纠结怎么会这么丢人的时候,突然耳边响起了大狮子的声音,“我说,到啦……!我要说几遍呀,你耳朵放假了?”我的耳膜要震碎了。“哦,哦,不好意思,没听到。”

我抬起头,看见已经站在白摇身边的黑豆,我赶忙飘到黑豆旁边,“谢谢你呀,白摇。”我冲大狮子点头哈腰,这尊大神不能得罪,我怕它一不顺心,就给我吹出十万八千里去,毕竟我还想着要投胎到好人家去呢!

“不用谢我,只要你在本本上别写我的坏话,让我多领点儿工钱就成了!走了,现在回去还能赶上下一风圈。”白摇甩了甩头,踏风而去。

我不解,问黑豆,“它是什么意思?我为什么要在本子上写它?”我蹲下来问小不点儿,我真是个虚心求教的好学生。

“哦,它也是你要考察的鬼差之一,今天你收获很大,回去有得写了。”黑豆拍拍我的肩膀。

“啊?它也是鬼差?管啥的?我在小说里没见过有这一号人物啊?”我真是被震惊了,我还没准备上岗呢,这就来活了?

“小说里写的你也信?白摇本来不用干活的,自从它主人消失了以后,可能是受刺激了,非得让我爷爷给它在地府寻个差事,它现在算是判官的手下,帮着逮捕个恶鬼什么的。”黑豆很详细地给我讲解。

“哦,这样啊,那它主人是……?”还没等我说完呢,突然听到有人说,“哎,那边的小姐姐,要不要进来喝杯茶呀?”我一回头,哦,妈呀,一个穿着淡青色长袍的唇红齿白的小哥哥,我喜欢。

我光顾着看帅哥了,所以没看见黑豆突然黑下去的脸,就算看见了,我也只会认为,是小屁孩儿突然缺少关注而失意罢了。

这个小哥哥真的好帅,高大帅气,皮肤白皙,声音透着一股阳刚劲儿,是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虽说我已经二十三岁了,但没谈过恋爱,喜欢过的男孩儿最后都处成了哥们,更过分的是,其中还有一个是我撮合的。这个是主动搭讪我的,我必须得把握住。

“小哥哥,你是在和我说话吗?”我屁颠屁颠地跑到他身旁, 嗯,我到他的肩膀,最萌身高差,我都已经在幻想他替我举伞的情景了,太有爱了。

“擦擦你的口水,他只是问你要不要进去喝杯茶,并没有你想的那个意思!”黑豆走到我身边,瞪着那个卖茶的帅哥。黑豆心里直冒酸水,这个死女人,沾花捏草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

切,小屁孩儿懂什么,我看着帅哥,又特温柔地问了一遍,“你刚才是在叫我吗?”

帅哥很有礼貌,“是的,小姐,我想问您是否想去我们那里喝杯茶,休息一下?”

声音好苏,“你们那里卖茶呀,好的,走,正好我也渴了,是不是你为我服务呀,小哥哥!你们店在哪里?”我好想挎他的胳膊。

“是的,小姐,这边请。我们的茶楼就离这里不远。”小哥哥为我引路。

“走,小祖宗,姐姐请你喝茶。”说完,我领着黑豆就跟着小哥哥走。顺着帅哥手指的方向,我还真看到一家三层楼高的茶馆,奇怪了,刚才怎么没看到。

“黑豆,你看,那门口好像有两头大白狮子,这么远瞅,还挺像白摇的。我发现,它并不怎么怕你呀?”我低头对着黑豆说。

“那倒是,她恨不得撕了我,不过嘛,现在应该改变主意了。对了,你有地府的银钱吗?请我喝茶!”黑豆看着前面领路的帅哥,恨不得一口吃了他,敢勾引小白,胆子不小。

走在前面扶柳觉得后背凉嗖嗖地,他也不想来的,谁让老大发话,他如果敢翘班,就罚他去投胎。当鬼多自由,他才不要去做人那么辛苦。

完了,我被美色冲昏了头脑,“我没有钱呀,咋办呀,要不你借我点儿,现在溜,太没面子了。不过,你们地府也要钱呐?”我赶紧求黑豆小祖宗。

“你在阳间还有亲戚吗?”黑豆问了我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没啦,就我自己。怎么了?”

“你个六亲全无的人,没人给你烧纸钱,你拿什么还我?”黑豆斜眼儿看着我。

“啊,你们的银钱指的就是纸钱呐,那我真是一穷二白,这辈子也不可能有钱了。算了,咱们还是去看看孟婆吧!”我好失落,丢失了一次和帅哥搭讪的机会。

走在前面的扶柳仔细听着白小白和黑豆的对话,边走边想,我要不要告诉这位小姐,我们这里不要钱,你要是能来,我们大姐都能给你钱,他很纠结,该不该告诉白小白这件事。

“算了,好歹你也算个官差,每个月还是有点儿薪水的,到时候从里面扣。走吧,我请你。”黑豆不忍心看着我耷拉着脑袋的可怜样儿,大发慈悲地请我去喝茶。

“我就知道,你是个好鬼!”这个大腿好,这个大腿妙,这个大腿呱呱叫。我连忙快走了两步,赶上前面的帅哥。

“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好想知道啊,我总觉得,这是我的春天,没想到啊,我的春天竟然在地府。

“小姐,我叫扶柳。”他抬起胳膊,理了理额间的碎发,就他那一头长发,适合去做广告。

“扶柳?”我看着扶柳不经意漏出的腱子肉,他好像和弱不禁风没啥关系,反差萌,这个名字取得妙。

我一路看着我的春天,嗯,高鼻梁,剑眉星目,皮肤还白,肯定还有八块腹肌,妥妥地型男,怎么就被包裹在长袍里呢,暴殄天物啊!

就在我们三个向茶馆走的时候,此时茶馆二楼拐角处的一间房间里,正坐着三个鬼,正是孟婆,阎王和牛头。此时的牛头已经恢复了本来面貌,干净利索的短发,左脸颊处的一道伤疤损伤了他原本英俊的脸庞,不过也掩饰不了他那汪望着孟婆饱含柔情的眼眸。

不过,此时的孟婆无暇顾及这道秋波,她现在心急如焚,“阎王,你说,她们怎么还不到?小白是不是已经恢复记忆了啊?”

像年画里的胖娃娃的阎王抿了一口茶,说道,“黑瞳不是已经说了嘛,小白只是恢复了一些生理上的特征,而且她潜意识里记得那片花海,这就说明有恢复的征兆,我们慢慢等待变好。”

“不能再等了,刚才白摇传话给我,说那糟心玩意儿要冲破二十二层了,当年小白耗尽心力才把那玩意儿封印在地下四十九层,最近咱们才发现,小白每转世一次,她就能突破几层,我怀疑她做了什么手脚,而且现在的小白好像变傻了,我们再等下去,等那玩意儿上到十八层,地府就要完了。”孟婆恨不得撬开阎王的脑袋,看看这个老人精在想什么。

“你不要着急,我们按照黑瞳的方法,这次把地府改造了和阳间差不多的样子,这样小白在这里就不会感到陌生,也许在舒服的环境下有助于她恢复记忆呢,况且这里还有我们帮助她,总会有办法的。”牛头按住孟婆不安分的手。

“切,我才不相信那个黑瞳,当年要不是他,小白根本不会出事,谁知道这回他又在打什么主意。而且你脸上这道疤就是黑瞳干的好事,昨天我就应该揍他一顿。”孟婆轻轻抚摸着牛头脸上的疤。

“都过去这么久了,早就没事儿了。况且当时他也不是有意的,咱们都知道他是太在乎小白,才会那样,只要你不嫌弃我,我就无所谓。”牛头温柔地看着孟婆。

“你们俩行了啊,在一个老光棍子面前,秀恩爱,是会遭雷劈的。”阎王不乐意了,大声说道,这俩玩意儿真当他这个阎王是摆设呢?

“你要是光棍,你那大孙子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孟婆给阎王重新沏了一杯茶。

“我哪儿知道,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千八百年不见人影儿,回来就要给我当孙子,这好事我上辈子都没遇见过。”阎王爷也是直摇头。“行啦,咱们还是合计合计怎么让小白快点儿恢复记忆吧,我和黑瞳合计的是,让她当个所谓的考察官,把这地府溜达一遍,总有她熟悉的东西,咱们几个呢,再刺激刺激她 ,说不定会有效果。你俩觉得呢?”

“这时候要是判官在就好了,当年她可最听判官的话,可惜,这个老奸巨猾的,偏偏这个时候带着马面去阳间办事儿了。哼,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他是怕小白知道他就是小白的姑奶。”孟婆把前额碎发撩到耳后,露出了精致的小耳垂,左耳垂上一枚月牙形耳钉,孟婆一边无意识地抚摸着这枚耳钉,一边恨恨地说道。如果仔细看白小白的耳垂,就会发现在右耳上也有一个类似的印记,这是她们姐妹俩当年结拜的信物。

“你不要那么生气,说不定过一阵判官就回来了,而且地府这么大的事儿,他也不可能置之不理,判官说不定是真有事儿。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是让小白不能再去投胎。”牛头轻声说道。

“那老东西最好有事儿,是呀,怎么阻止她呢?小白的想法基本上等于地府的铁律,若她执意要去投胎,我就必须给她孟婆汤,否则就是打乱了世间秩序,不仅咱们地府遭殃,而且于小白也不利,前几次不都是这样过去的?阎王,你说你是怎么看着那个东西的,都没发现她正在往上窜?”孟婆也有点儿着急了,次次都是她喂那个死女人喝汤,都快把她折磨疯了。

“哎呀,我这不也是刚得到消息,谁能想到黑白无常竟是那边的。”阎王也是垂头顿足,黑白无常是他最信任的手下,若不是他碰巧发现黑无常准备悄悄拘着白小白的鬼魂去投胎,他可能会一直被蒙在鼓里。那后果不堪设想,真是上天保佑!

“那我们现在就应该稳住小白,让她暂时忘记投胎的事情,只要她想不起来的时间越久,于我们越有利。”牛头算是这三个鬼中最理智的,其余两个,一个被友谊冲昏了头脑,一个年纪大了,脑袋不灵光。

“对对对,我想到了一个主意 ,来人。”阎王喊来了一个小鬼,“你去给新上任的考察官,传个信儿,让她务必把每个鬼差都考察的明明白白,具体的事情,你告诉黑豆,让他帮着办。”说着,阎王用左手食指点了一下小鬼的额心。“你把我传给你的这些话,传给黑豆即可,快去吧!”小鬼领命,下去送信了。

孟婆在一旁听着,阴阳怪气地说,“老爷子,你这是把小白当猴耍啊?凭什么鬼差的吃喝拉撒都要查?”

“孟婆,阎王这是想让小白忙起来,没时间想投胎的事儿,而且有黑豆在一旁相助,咱们就想办法如何让小白快些恢复记忆的好,否则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是斗不过那个的。”牛头指了指地下,温柔地安抚道。

“也对,小白要到了,我们就在这里看戏吧!”孟婆站起身,打开了窗户,看见了扶柳身边那个大牛皮糖,还有跟在他俩身后一身怨气的黑豆。

孟婆转头对牛头和阎王说道,“你俩快看,那股怨气要冲天了,真是活该,我倒真是希望小白和扶柳在一起,气死那个没良心的。”

“如果扶柳真和小白在一起了,第一个不干的不会是黑瞳。”牛头看着孟婆幽幽地说道。

“呵呵呵,不是他还会是谁?”孟婆瞪了牛头一眼,转身走到桌旁喝茶。

“你们俩行了,扶柳就是个太监,牛头你要记恨到什么时候?我要走了,阎王殿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我去做,对了,孟婆,一会儿多熬些汤,最近阳间在闹瘟疫,死的人有点儿多。”阎王嘱咐完,就瞬移了。

“你要闹到什么时候,我和小白是清白的。”牛头看着走近的小白三人,苦笑着对孟婆说。

“我当然知道你俩是清白的,要真有事儿,不用我动手,那个醋缸就能把你撕吧了。扶柳那就是我的弟弟,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何必拿言语讽刺我。”孟婆也是满肚子怨气,当年扶柳救了她一命,差点儿魂飞魄散,只有靠着她的孟婆汤,扶柳才能续命至今。如今她看扶柳那就是自己的亲弟弟,她不允许任何人诋毁扶柳。

“我当然知道,但你也要明白,”牛头走到桌子前,把孟婆拽起来搂到自己的怀中,低头在她耳边低语,“聪明娇媚如你,自然也是知道的,我也并不是什么清贵公子,若逼急了我,不管小白还是扶柳,我都可以让他们在这世间消失,若你还希望你的朋友弟弟好好的,就乖乖地待在我身边,少给我整什么幺蛾子,懂?”

孟婆吓傻了,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这样的牛头了,“我懂,我懂,我哪儿都不去,就在这儿啊,咦,你的伤疤呢?”孟婆此时想看着牛头的脸,若不面对面,她有点儿害怕,可是,那道伤疤却不见了。

“哪儿有什么伤疤,不过是吓唬你和小白用的障眼法,黑瞳那个混蛋怎么可能让小白愧疚一辈子,只不过……造化弄人,小白至今还不知情。可怜呀!”牛头闷声笑,后来直接大笑起来。

孟婆在心里直翻白眼,这两个臭不要脸的,怎么搞到一起的!

牛头笑够了,拉着孟婆坐下来,“好啦,我们也好久没见,叙叙旧,顺便等着你的朋友来。阿奴,你要永远记得,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孟婆点了点头,娇羞地靠在牛头肩膀。牛头则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往这边走的黑豆,黑豆仿若冲他点了点头。这两只大佬无形中签订了什么协议。

那边两口子亲亲我我的暂且不提,说说我这边。我正琢磨怎么介绍自己,好给扶柳留下深刻的印象,突然一只青面獠牙的小鬼出现在我面前,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黑豆踹一边去了。

黑豆边踹脸边说,“活腻歪了呗你,吓到她怎么办?本来就够傻的了,万一再被你吓出病来该如何是好?”踹的那只小鬼龇牙咧嘴的。

本来我是挺害怕的,被黑豆这么一整,反倒觉得好笑,扶柳早就躲一边偷笑去了。我上前去阻止黑豆,“好啦好啦,别踹了,你看看他被你揍的!”我这么一瞅,那小鬼五官都挪位了,怪可怜的。

我不由地同情心泛滥,把小鬼扶了起来,“你说说你,平白无故地吓我干嘛?白挨了这一顿打。”这黑豆关键时刻还挺护着我的,这死手下的,都快把这小鬼拍扁了。算了,我就原谅他说我傻的事儿了。

“考……考察……察……官大人,谢……谢谢!”合计就是冲我来的。

“好好说话,再这么说话,我把你的嘴送回老家去,还有,那个,扶柳,你再笑,我也不介意送你一程。”黑豆貌似心情很不好啊。

“考察官,阎王爷让我给你捎个话,说考察工作,务必尽心尽责,细节要到位,否则你的工作不合格,投胎的机会渺茫。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问黑豆小少爷。”这小鬼嘴皮利索地,不去说相声可惜了。说完,还同黑豆耳语了一番,我猜,是我不能知道秘密。我也不好奇,毕竟好奇害死猫!

“行了,知道了,你回去告诉我爷爷,我知道怎么做。”黑豆挥了挥手 ,十分嫌弃地让小鬼退下了。其实,阎王告诉黑豆的只有一句话,若想让你的白雪清歌回来,就拼命拖住白小白,让她忘记投胎的事情。黑豆看着又去缠着扶柳的花痴,后悔让那个小鬼跑了,现在连个撒气的东西都没有了。

“扶柳,扶柳,你有没有对象?看我怎么样?”我不打听别人的秘密,我找我的春天还不行,我决定单刀直入。

“对不起,白小姐,我不会有夫人的,因为我是太监。”扶柳大声喊到,都快破音了。他真的受不了了,那位的眼神儿阴森森的,他此刻觉得去投胎也许更好,他也豁出去了。

我去,八块腹肌的太监,上哪儿说理去?我不信,“你骗人的吧?不用为了我,委屈你自己!”这是个好男人!我决定了,就他了!

1 2 3 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