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诸天狂武》小说免费阅读-《诸天狂武》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诸天狂武》是作者“ 君央”的倾心著作,云昭梁北之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 修仙路上的各位都是垃圾
赤城的天才少年云昭扛起霸斧,横扫天下,破穹霄,屠诸仙,斩万魔,宇内称雄,万界为尊
狂武诸天,证道杀神

诸天狂武

《诸天狂武》在线阅读

第十五章 第二个条件

第十五章 第二个条件

云行儁抱拳躬身,恭敬道:“二哥,小弟得罪了。”

很明显,这场比试,云行儁百分百赢了。

论功法武技,云行渡只有四等,论境界,他‘巅峰’,三弟云行儁却是‘小宗师’。

整整高了一个阶段,那可是巨大差距。

“别得意,我还没输,你也没赢。”

心中不愤,又一次狂冲出去,云行渡双手并成刀状,真气“嗤”的爆发,形成气刃。

“唰!”

左手气刀狠狠劈下。

云行儁仰头躲开,紧跟着瞳孔紧缩,看到他二哥的右手气刀砍来。

在这种危机情况下,云行儁不好再留手。

真气涌动,脚下“风云步”滑出,躲开气刀后回击一掌。

“浪遮天!”

“啪……”

一掌拍中,云行渡闷哼着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云行儁知道自己下手重了,赶紧跑过去扶他:“二哥,二哥你没事吧?”

“嚓!”

躺在地上的云行渡,突然一气刀劈来,饶是云行儁躲的快,也被劈中。

伤口由肩头斜破到腰际,鲜血涌出,染红衣服。

“爹。”

“三弟。”

云昭和云行雷急忙赶去,扶住踉踉跄跄的云行儁。

云行儁脸色发白,勉强笑道:“我没事。”

那头,云行渡也不好受,右肩骨头有碎裂迹象,强撑着才没叫出声来。

“卑鄙小人!”

云昭怒目而视。

云行雷大步而去,如一面墙般横在云行渡身前。

“啪!”

一抬手就是个打耳光。

云行渡转了两圈,右脸红肿,更是疯狂,但他能忍。

“好,大哥你打的好,算是我输了。”

见他认输,云行雷气消了一点,也不太好说什么。

云昭盯着云行渡,恨恨道:“卑鄙小人,既然你输了,那我爹就正式重回家族了。”

“慢着。”

云行渡又阻拦。

云昭实在不耐烦,叫道:“你还要怎么样?”

“我的第二个条件,你还没做到。”

“说。”

“第二个条件,那就是收复我们云家在积云山失去的那座矿脉。”

“积云山?矿脉?”

云昭不解,那是什么。

他不知道,不代表云行雷不知道,眼睛一瞪,喝道:“你疯了吗,积云山的矿脉落在山贼手里,你要昭儿一个人去收回来?”

云行渡平静的看着他,冷冷一笑。

“没错,除非收回矿脉,否则我绝不答应,如果你硬要他们重回家门,那我会离开。”

说完,不再理会他们,向那边躺在地上的云腾走去。

从云昭身边经过时,低声斥笑。

“离三家共陵还有四天,只要你能在那天赶回来,并收回积云山,我便同意你爹重回家族。”

云昭道:“一言为定。”

云行渡道:“驷马难追。”

云昭点头道:“好,成交,如果到时候你还出尔反尔……”

云行渡接了上去。

“那我就是猪狗不如,贤侄,别怪二叔无情,这可是你爷爷临死前下的遗命,夺回积云山矿脉,就是下一任家主继承,反倒是便宜了你。”

还假装勉励,拍了拍他肩头。

抱起地上的云腾,侧回头,眼中凶光毕露,嘴角邪笑。

云昭看着他离开,转身问道:“大伯……”

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不行。”

“为什么?”

“你可知占领积云山的那群山贼都是些什么人,你一个小孩去了,还不被他们给剁碎了下酒,绝对不行。”

“那群山贼是什么人?”

云昭好奇的问。

云行雷故意吓唬他,好绝了他的念头:“那群山贼五年前占领了我们云家最后一座矿脉,人数足有两千人。”

“其中,他们的大当家,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凶匪,人称山魈,【凡武境】巅峰,连赤城官府都不敢管,而且就算你大伯我想要对抗他们,也要三思而后行,你一个小小的‘极下品’,给他打牙祭都不够。”

云昭想了想,道:“好吧,那我不去了。”

虽然听他这么说,但云行雷还是不怎么相信。

敢跟高自己一阶的云腾拳对拳硬拼,死不认输,会这么简单就不去?

云昭道:“大伯,能找个地方让我爹疗伤吗?”

云行雷道:“看我,差点忘了,来这边,今后你们就住在家族里别走了。”

领着他们去了西院,还亲自给云行儁止血疗伤。

云昭在一旁陪着。

看到大伯尽心尽力照顾父亲,心中暖洋洋的舒服。

一边敷药,云行雷一边道:“昭儿,大伯对不住你和你爹,你不会怪我吧?”

云昭轻声道:“大伯,您对我爹已经很照顾了,要不是您这么多年一直替他还债,我爹早被那些债主给扒皮了。”

顿了顿,想起什么。

“对了,大伯,云铮哥呢,怎么没看见他?”

云行雷仔细包扎,道:“你大哥这几年一直在外游历,估摸着这几天应该要回来了,三家共陵祭祖可是大事,到时候你们兄弟一定要齐心协力,重振咱们云家。”

云昭点头道:“放心吧大伯,我会的。”

包扎完,云行雷站了起来,拍拍他肩头,笑着走了。

晚上的时候,云行雷让人把饭菜送来,还附上了几本家族功法。

云行儁已经醒了,脸色发白,伤到骨头,不能乱动。

“爹,吃饭。”

云昭坐在床边喂饭,问道:“爹,你的修为什么时候恢复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云行儁吃不下太多,无力道:“三年前,你走之后不久。”

“怎么回复的?”

“你四姨这十几年一直送来丹药,喂猪一样喂到现在,再不恢复,那就太浪费了。”

“既然恢复了,那天六鼠打你,你怎么不还手?”

“我不想被你二伯知道,你也知道他那人心眼小,所以一直装下去比较好,这次迫不得已在他面前显露,以后必定会有不少麻烦。”

“原来是这样。”

“对了,昭儿,我记得二哥说我要是想回家族,得完成了两个条件,第二个是什么?”

云昭一愣,笑道:“大伯把他打跑了,还没来得及说,爹,你休息吧,我去修炼了。”

收拾了碗筷,赶紧出门,省的露出马脚。

偏房。

云昭翻看完那几本功法,闭眼默记,快速消化和演练。

以他之前的修炼经验,云行雷送来的这几本一等功法瞬间就能学成,犹如鸡肋。

其中一本三等上品的《蝉去》步法还算可以,是家族里剩下不多的精品功法,一般不会下发。

随后进入战玉里,在里面待了五天。

五天里熟悉了《蝉去》的所有步法行数,完成一般人需要两个月去做的功夫,进展神速。

接下来,就是等到突破‘上品’时才能真正发挥它的速度。

所有不同品阶的功法,都需要不同等级的真气去催动,不然只能学其形,而不能用其神。

从战玉里出来,外面过去两个时辰。

此时,窗外已是深夜。

“呼。”

云昭吹熄蜡烛。

轻手轻脚推开窗户,使出“蝉去”,一蹿如烟,消失在月色下。

1 2 3 4 5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