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风流高朝村)张金柱杨美娇全文阅读_《风流高朝村》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风流高朝村

作者:夏雨飘飘

角色:张金柱杨美娇

简介:生意失败的张金柱回到老家高朝村,开始第二次创业
养殖、种植、旅游、地产、风电、元宇宙·····使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山村走向世界大舞台

评论专区

剑诀:文字朴实准确,节奏明快流畅,看起来很舒服

诸天仙武:以跪正道,就问你怕不怕

无限,王座之下:综漫平均水准之上,污起来很带感

风流高朝村

《风流高朝村》免费试读

第6章 猪蹄扣扣住个贼

“看把你吓的,你不要怕,寡妇门前是非多,但是妹子把握得好。一定是邻村的酒晕子来了,我把他赶走就是。”乔香香轻飘飘的说。

果然,听见窗户上有轻轻的敲打声。

乔香香不做声。

敲窗户的声音更大。

“谁呀?”乔香香猛地叫了一声。

“香香,是我啊!开门呗!”

“哪里的野种,滚!”乔香香呵斥。

“香香,你咋翻脸不认人了,我的声音你听不出来了?”那人的声音很低,张金柱听不出来是谁的声音,可能真的不是本村人,本村几乎没有成年男人,乔香香没有骗自己,是邻村的,说不定是她娘家老相好。

忽然,一个想法涌现出来,何不一个恶作剧,即赶走窗外的人,也试探一下乔香香是不是真的和自己好。

于是对着乔香香耳语几句。

乔香香轻声说:“哥,你可不要太过分了,把他赶走,给长个记性就好,千万不要把事情闹大了,你妹子还要脸面的。”

“你放心就是。”

乔香香起来,走到窗户边:“你到底是谁?”

“香香,是我。老胡。”

“胡说,你根本就不是老胡,老胡的声音我听出来了。”

“香香,这两天我感冒了,嗓子发炎。赶紧开开门吧,把我急死了。”

“我不信你真是老胡。老胡的手我能摸出来,你把手伸进来我摸摸。”乔香香打开了窗户,窗户是老式窗,带钢筋栅栏的那种。

窗外那人真的伸出胳膊,隔着钢筋探进来。

张金柱从窗户下面猛地用绳子套住那只肥嘟嘟的手。

那人赶紧往外挣,谁知道绳套是猪蹄扣,越挣越紧。

猪蹄扣是农村集会上捆猪的绳套,猪越挣扎捆的越紧,猪根本跑不了。

“香香,你这是干嘛?我老胡待你不薄啊!”

“我不认识你是谁,三更半夜跳进寡妇家院子,欲行不轨,我马上打110.”

“香香,别,千万别,这玩笑开不得。”

“谁和你开玩笑了。”

“香香,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你放过我这一回。”说着,用另一只手“啪啪”的打脸。

“放过你这一次,你以后还会再来骚扰我。得给你长点记性。”

“香香,你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只要不报警,不要对外人说。我有钱,要多少你说一个数。”

“谁要你的臭钱。咬住牙忍着,不要叫出来声音。”

张金柱在一旁已经点上了香烟,这时候把香烟递给乔香香。

乔香香接过,吸了一口,忽然把烟头按在那圆滚滚的手腕上。

那人咬牙发出沉闷的“哼哼”声。

“香香,姑奶奶,不要,不要,放过我吧,以后再也不敢来了。”

乔香香手里的烟头一直在肥胖的手腕上。

张金柱怕烫得太严重,赶紧松了绳子。

窗前的影子倏然不见了。

“咕咚”一声,墙外一声闷响,一定是那家伙跳墙走了。

“哥,睡觉,没事了。”乔香香说。

“我还是走吧。”

张金柱这时候完全没有了心情,今天乔香香这样对待那家伙,以后会不会也这样对待自己?还是真的如乔香香所说,她和那个老胡根本没有关系。

“你怕了?”

“我怕什么,刚才那人是谁?”张金柱问。

“给你说了你也不认识。”乔香香应付道,显然她不想让张金柱知道那么多。

“你是不是觉得我和那人真的有事?”

“那是你自己的事,和我不相干。”

“张金柱,你小肚鸡肠,是不是一个男人?”

“反正我心里酸溜溜的。”

“是吃醋了?”乔香香嘻嘻笑着说。“要是吃醋了说明你很在意我,是不是爱上我了?”

“香香,我得走了,改天我再来。”

见张金柱执意要走,乔香香不再阻拦,说道:“你真的要走,我也拦不住,稍等一会儿,不要和那人碰面了,他要是认出你,会记恨你一辈子。”

乔香香说的对。

张金柱点上烟,一口气吸了两支,才轻轻的打开门从屋里出来。

乔香香跟着出来,给他打开院门上的锁,张金柱闪身出来,消失在黑夜里。

······

张金柱没有敢立即回家,在乔香香家不远的地方蹲下,听见乔香香家屋门响,乔香香回屋里睡觉了。

一直呆到鸡叫,张金柱才蹑手蹑脚的往家走。

进到院子,掏出钥匙,正准备打开自己的房门,猛然见后面一个影子,张金柱吓了一跳。

“你干啥去了?”是老爹。

“和朋友一起喝酒。”张金柱随口编出来谎言。

“喝酒喝到这个时候?”

“这才啥时候,在南方,好多人刚开始喝酒。”

“不要说南方的事,春梅咋没有回来?”春梅是张金柱的前妻,老爹不知道他已经离婚了。

“南方的厂子不得有人招呼?”

“你小子老大不小的人,三十多了,该消停消停了,你要是弄出来点肮脏事,我打断你的腿。”

“爹,你赶紧睡吧。我啥不知道,还要你替我操心。”

“你爹我好好的,明天你就回去,不要在村里长待。”

“我在村里待几天怎么了?”

“村里就没有男人,你呆着什么意思,不怕别人说你闲话?”

“爹,这是我家。我在自己家里,谁能说我什么闲话。”

“你这是呆在家里?你回来一天了呆在家里不到一个小时。哪有喝酒喝到这般时候的?你小子想干啥我不清楚?村里的女人都疯了,你少惹骚气。”

知子莫若父,老头子好像看见他今天晚上的行径了。

“爹,村里女人多,女人都疯了,你咋不再找一个疯婆娘给我当后妈?”

“我打你个鳖儿。”

老爹操起棍子要打张金柱。

张金柱打开门钻进去,“咣”的锁上了房门。

进屋,张金柱没有开灯,点上烟,大口大口的吸着,去年以来,他的烟瘾越来越大,那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十年打拼的财富一天天的蒸发,而又无能为力,只有看着青烟慢慢飘散,打发寂寞。

这一次回来,一个朋友送给他了一台破奔驰,这是他目前唯一的资产,然后就是身上数百万的债务。

闯荡十年,又回到了原点,不,原点都不是,要说以前在天上,现在在井里。

母亲去世几年了,前几年他想把老爹接到南方养老,老爹说什么不愿意去,一直在村里守着二亩薄地。

老爹的身子每况愈下,真的该给他找一个老伴了。

可自己还是光棍一根啊!

1 2 3 4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