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狼狈为谋》风情,洛颜萧州的真罡宗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风情,洛颜萧州的真罡宗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狼狈为谋

作者:萧州的真罡宗

主角:风情,洛颜萧州的真罡宗

简介:他是心思深沉的腹黑男,她是善耍手段的心机女,两者碰撞下,是腹黑男吃定了心机女?还是心机女拿捏住了腹黑男?
他要得到她,利用她的地位替自己夺得高位,
她要得到他,将他变成自己手中最锋利的剑刃
双向奔赴的利用,是共赢?还是两败俱伤?
一个是狼,一个是狈,磨难重重?且看他们如何狼狈为谋

狼狈为谋

《狼狈为谋》在线阅读

第6章 主子的主子

洛颜的喋喋不休的说了很多话,风情始终没有回话,她知道风情并不善与人聊天,自己一个劲的说像对对牛弹琴,索性也不说话了。

风情却突然开口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洛颜不假思索的说:“落落。”

“落落?落叶的落?”风情问。

“是的,落叶知秋的落。”洛颜回答。

风情说:“落落大方,挺好的。”

洛颜笑道:“谢谢夸赞。”

话说完又是一阵沉默,好在风情也把她带到医师身边,不过因为伤者比较多,医师都很忙碌,又加上天黑了诸多不便,于是雅鱼命令,不是特别紧急的伤者一律送往天医馆去医治,重伤者先抢救后再送回天医馆。

洛颜的情况属于直接送天医馆的伤者,风情把她放在角落处,然后说:“你在这等待医师安排人送你去天医馆,我继续去看看还有没有人没救出来。”

“好,你去吧。”洛颜语气平淡的说。

风情起身走了几步又回头,从怀中取出一个烧饼递给洛颜:“如果你饿了就吃点东西。”

洛颜伸手接过烧饼,说了句:“谢谢。”

风情等人一直搜救到将近天亮才终于把所有人救了出来,目前重伤者还没医治,被砸身亡的只有一人,身份尚未确认。

风情揉了揉酸疼的肩膀,正准备离开现场却看见洛颜蜷缩着身子倚靠在墙上睡着了,风情上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睁开双眼揉了揉眼睛,一脸困倦的看着风情。

风情问她:“你怎么还没去天医馆?”

洛颜说:“重伤的比较多,这里救治条件不好,天医馆的人手不足,我并无大碍,就让他们先送重伤的去医馆。”

风情点点头,迟疑的说:“那,我先走了。”

洛颜说:“好,有机会再见。”

“嗯。”风情应后转身与站在远处等他的陆明风一起走了。

洛颜郁闷的托着腮帮子暗叹:“唉!这个风情真是不解风情啊!我都这样子也不送我去天医馆,空有一副好皮囊,这种人以后能娶到妻子吗?”

洛颜的模样被远处的风情看的一清二楚,身旁的陆明风甚是不解的问:“阿情,这个西域女子你认识吗?你既然不放心她为什么躲在暗处看着却不送她去医馆?

风情说:“我不认识她,只是近日与她有过照面,但结合上次那个**和猪头脸连番找我麻烦,我觉得要谨慎些。”

陆明风有点懵:“**?猪头脸?”

说完一拍脑袋笑出了声:“哈哈,你是说那对企图冤枉你的男女啊?那你是觉得这西域女子跟她们是一伙的?”

风情说:“不知道,虽然我看她说话时神态并无异常,但近来常遇见她,尤其今天的事故还是我救的她,是否故意接近我,犹未可知。”

陆明风说:“可她被埋在废墟下,也不能确定你一定会来这救人,来了也不一定是你救到她啊,再说了,万一被砸死了呢?你是否多虑了?”

风情摇了摇头:“但愿是我多虑了,咱们走吧。”

陆明风有些迟疑的问:“真不理她?”

风情一边走一边说:“天医馆的人会带她去医馆的。”

风情和明风走后,一个男子走到洛颜身前,低头看了一眼洛颜脚上的伤势,开口问:“小姐脚上这伤势这么严重,为何不早些去天医馆?”

洛颜低着头,心中不停地对自己说:“我脚受伤了很痛,我是柔弱女子,我觉得很难过,我想哭,我想哭,我想哭……”

洛颜缓缓的抬起头望向来人,眼中蓄满盈盈泪珠,模样很是楚楚可怜,她憋着嘴,一开口泪水就夺眶而去,抽泣道:“没人送我去,我等了好久都没人要送我去医治,我是不是被遗忘了?”

洛颜这一幕看得男子心有不忍,语气温柔的对洛颜说:“大家只是太忙了,伤者太多难免顾不过来,莫要伤心了。”

洛颜哭得更伤心了:“呜呜呜~呜呜呜……”

男子见洛颜这个样子一时不知所措,只是劝慰:“别哭了,女孩子哭会变丑的。”

洛颜泪眼婆娑的看着他,抽抽噎噎的问:“你是说我丑吗?”

“不是不是不是,你漂亮,非常漂亮,仙女都不如你漂亮。”男子赶紧回答。

洛颜低声问:“那你能送我回客栈吗?”

来人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道:“可以,你住哪个客栈?”

洛颜说:“五福客栈。”

男子背过身蹲在洛颜身前,温和的对她说:“我先背你去医馆医治,如果无碍我再送你回客栈,可好?”

洛颜摇了摇头:“不要,去了医馆也是伤患众多,我还是回客栈,再让我的家人去私人医馆替我请医师医治。”

男子只好点头同意:“那好吧,我送你回去。”

路上男子主动告知洛颜自己的名字:“我叫罗谨云,包罗万象的罗,谨言慎行的谨,云山雾绕的云。”

洛颜暗自腹诽:“说个名字用得着讲这么多没用的吗?”

面上却是一副赞赏的表情:“真是好名字。”

罗谨云问:“未请教小姐芳名?”

洛颜还是按之前对风情说的名字跟罗谨云说:“我叫落落。”

罗谨云赞叹:“好名字,潇洒,豁达。”

很快罗谨云就将她送到了客栈,墨染和上棋早就等候在客栈门口,见洛颜回来,他们快步上前。

上棋一脸敌意的对罗谨云说:“放开我家小姐。”

洛颜赶紧说:“我脚受伤了,这位罗公子送我回来。”

上棋听洛颜这么说,赶紧将洛颜从罗谨云背上抱了过去,冷冷的说:“多谢公子,我家小姐受了伤我先带她去医治,公子先回吧。”

罗谨云尴尬的说:“那你们去吧,我回去了。”

洛颜对他说:“多谢公子送我回来,待我伤好了自当上门拜谢,还请公子告知我你家住址。”

墨染赶紧上前与罗谨云交涉,而上棋则直接抱着洛颜回了客栈房中。

解心语和王倾早已等候在房中,见上棋抱着洛颜回来,也都赶紧上前查看,知道洛颜受了伤解心语赶紧拿出药箱帮她敷上消肿化瘀的药。

墨染与罗谨云交涉完毕回来向洛颜禀告:“主子,罗谨云已经打发走了。”

洛颜还未开口解心语就说:“阿颜,你这招可真是吓死我了,要是一个算不准,你被砸成重伤可怎么办?为了接近风情,至于这么冒险吗?”

洛颜说:“不会的,那栋楼我亲自去勘察过的,算准了倒塌时人躲在哪个位置最为安全。”

解心语又问:“那你怎么算准风情一定会去孤幼院救人?又怎么算准会是由他救你出来?”

洛颜胸有成竹的说:“该计算的我早就计算好了,没有雅鱼带他去,我也会安排人引他过去的。而且墨染查过了,大护法周禄是教授了风情驭灵术的,风情若是救人必然会用到驭灵术,我只要待在那里瞅准时机吸引驭灵子的注意,它自然会让风情来救我。”

解心语费解的问:“你都盘算得那么精准了,那你脚上怎么还受了伤?”

洛颜睨了她一眼:“我不是第一次与他见面了,一个弱女子,被埋在坍塌的废墟下,却毫发无损,他必然会起疑心,演戏嘛,必然要演足了。”

墨染由衷的佩服:“主子真是厉害。每一步棋都是算好了再下,且精准无误,墨染佩服的五体投地。”

王倾也赶紧说:“主子自幼聪慧,我们的大计必定指日可待。”

洛颜对站在一旁的上棋说:“说吧。”

上棋说:“如您所料,风情的戒心很重,他与您道别后并未马上离开,而是和陆明风躲在暗处观察您的举动。”

洛颜又问:“那罗谨云呢?是故意来接近我的?”

上棋说:“罗谨云一直在远处看着风情与您说话,待风情离开后他见您还坐在原地便上前与您搭话。”

洛颜懒洋洋的靠在贵妃椅上,嘴角勾勒出一抹浅笑:“风情不愿接近我,罗谨云却主动接近我,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墨染担忧的问:“罗谨云无故接近您,会不会是知晓了您的身份?”

洛颜摇了摇头,自信道:“绝对不会,我这张脸,只会让所有人都以为我是西域人,顶多是调查一下我在西域是什么身份,西域是否对中原有所图谋。”

解心语自豪的说:“还是秦哥哥有远见,一直让阿颜隐秘行事,从不让外人见到她的容貌,这样既能保护阿颜,又不容易被人知晓阿颜尊贵的身份。”

上棋却冷冷的说:“主子行事太过任性妄为了,此番故意弄倒孤幼院的楼宇,使自己置身险地,只为接近一个没有身份背景的风情,主子不觉得这行为欠缺妥当吗?若是让大长老他们知道了,得多担忧?还望主子往后行事三思而后行。”

上棋的话说完解心语和墨染王倾三人面面相觑,房内一时静的出奇。

洛颜低头沉默了一会,抬起头看着上棋,脸上挂着淡淡笑意,语气温和的对上棋说:“嗯,你说的话很有道理,我的确是任性。”

一旁的墨染三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突突突的狂跳,他们太了解洛颜了,越是看着温和待人,越是可怕。

上棋低声道:“主子明白就好,属下虽然说话不好听,但也是为您好。”

洛颜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语气越发温和:“是啊,忠言逆耳嘛。”

她仍旧一脸笑意的看着上棋,轻声问:“上棋,你的主子是谁?”

上棋愣了一下,随即道:“上棋原先一直待在大长老身边,而后一直替双神办事,近来受命保护主子安全。”

“哦?所以,你的主子是解尧?还是秦戈秦简兄弟?”洛颜笑意盈盈的问。

上棋心头一跳,赶紧回答:“是主子。”

洛颜面色陡然一冷:“你记住,你主子的主子,是我。”

上棋双膝跪地,语气恭敬的说:“是属下冒犯了,您是所有人的主子,尽管大长老与双神手握重权,但他们都听您的号令行事,绝对忠诚于您,他们只是上棋临时的主子,而您才是上棋真正的主子?”

洛颜眸色深沉,语气冷冽:“他们手中的权利是我父亲和我赋予的,我把权利给他们,是因为信任,但他们所行使的权利都掌握在我的手中,我能把权利给他们,我也能收回来,明白吗?”

上棋大声回答:“是,您是我们尊贵的象征,我们会永远忠诚于您。”

洛颜语气平淡的说:“你出去吧,这样以下犯上的事以后别再犯了。”

“是,属下绝不敢有第二次。”上棋赶紧保证。

洛颜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房间里其他三人一时没敢出声,他们都被洛颜刚才的神情镇住了,平时他们可以和洛颜开开玩笑,但只要洛颜生气,他们瞬间就会意识到眼前的人是自己的主子,是自己惹不起的人。

洛颜看着神色紧张的三人,没好气的说:“行了,至于吓成这样吗?”

墨染用手肘碰了碰解心语,解心语尴尬的说:“那个,阿颜好样的,这个上棋我早就看不顺眼了,现在被你驯得服服帖帖的,真是解气。”

墨染也赶紧附和:“没错,他就爱仗势欺人,总拿双神和大长老堵我,这下吃瘪了,看他往后还敢不敢嚣张。”

王倾也狗腿子的说:“往日他总阴沉着一张臭脸,不知道的还以为谁欠他钱呢,以后再这样,我揍他个满脸开花。”

洛颜看着三人,无奈的说:“这种时候放狠话的事就别说了,莹莹他们什么时候到?”

墨染回答:“应该明日就到。”

洛颜说:“那好,先筹谋筹谋,该怎么把罗谨云也拿捏在手中。”

解心语问她:“阿颜你想脚踩两条船啊?”

洛颜白了她一眼:“能为我所用的我都要拿捏住,风情我是势在必得的,罗谨云是退而求其次的附加品,交给莹莹去接触。”

解心语赶紧说:“阿颜,要不让我接近罗谨云吧,我整天无所事事的,人都要发霉了。”

洛颜睨了她一眼,语气清淡的问:“你不怕他认出你是游街叫喊的女子吗?”

解心语面色一红,良久尴尬的说:“那我更要拿捏住罗谨云了,让所有看我笑话的人知道,我解心语能拿捏住南疆大司法的儿子。”

“好啊!那你就试试看吧。”洛颜笑着说。

解心语欢快答应:“没问题,看我的本事吧。”

1 2 3 4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