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赐婚后,王妃只想靠王爷续命》凤泽顾青完整版阅读_(凤泽顾青)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赐婚后,王妃只想靠王爷续命

简介:《赐婚后,王妃只想靠王爷续命》内容精彩,扎小瓜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沈清辞宫少宸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赐婚后,王妃只想靠王爷续命》内容概括:表面纤弱实则满腹算计怕死求生的王妃 vs 表面心狠手辣实则情深似海喂了狗的王爷
知爱之人未必懂爱,无心之人未必无情
所有人都以为她为爱奋不顾身,但她只想自己活命
所有人都以为他心狠手辣,但他却愿为她放弃生命

赐婚后,王妃只想靠王爷续命

《赐婚后,王妃只想靠王爷续命》在线阅读

第5章 美人美矣

玉祥宫中清香袅袅,铸铜鎏金的熏笼旁摆着果架,上面整齐摆放着数十个香橼,果香清芳,闻之沁脾。

顾青立在殿中,无人为她看座,她独立站了许久,方听见环佩声响。

一名紫衣丽人拖着长长的裙幅从后室迤逦而出。

她目若春水,眉似烟拢,笑时自带几分多情,不笑时又含有几分幽思。

顾青见了她,顿时明白这位瑜贵妃为何独享皇帝多年恩宠,经久不衰。

瑜贵妃懒懒靠在锦座上,目光一寸寸扫遍顾青全身。

“你就是顾家小姐、未来的雍王妃?”她受了顾青一礼,淡淡道,“起来吧。听说顾小姐身娇体弱,你们还不看座?”

宫人立刻搬了椅子过来,让顾青在殿中坐下。

瑜贵妃拿起手边茶盏,用杯盖轻轻撇开浮沫,凑到嘴边沾了沾。

她突然脸色一变,将茶盏摔到地上,“这是谁沏的茶?拖出去,杖五十。”

为她送茶的宫女连哀求声都未发出,就被人堵住嘴拖了下去。

门外很快响起木棒击打与闷嚎嘶泣声,顾青垂了眼,看向脚边被茶水慢慢洇湿的裙摆。

殿内寂静无声。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工夫,行刑的内侍进来回禀,“娘娘,板子打完了,只是下手的人不知轻重,人怕是废了。”

瑜贵妃用丝帕轻轻擦拭指尖,“废就废了,是她没福,不能继续伺候本宫。”

她将用过的丝帕丢到一边,对顾青微微笑道,“本宫管教无方,倒是让顾小姐见笑了。”

顾青不动声色,朝她欠了欠身,“娘娘言重。”

瑜贵妃抚弄着鬓边的珠翠,缓缓道:“闻名不如见面,顾小姐胆识过人,听说还曾教训过我那不成器的侄儿。”

她绽开一朵笑容,宛若春花,“我那侄儿耳根子软,常被人哄着做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我听说最近有刁奴作恶,就让家里人把那四个恶奴绑了,送去府衙论罪。不知这样处置,顾小姐以为是否妥当?”

顾青眉眼一弯,“娘娘家事,臣女不便置喙。不过娘娘以身作则,维护朝廷法纪,若是陛下知道了,定当欣慰至极。”

瑜贵妃美目轻抬,“我只担心那些刁奴心口不一,虽当着主家的面声声忏悔,却不知到了府衙又会说出什么闲言碎语,万一不小心牵连到别人,我这心里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她幽幽叹了口气,又道:“不过一切皆有法度,本宫就算想替人遮掩,也不能逾矩行事。你说对吗?”

“娘娘不必多虑,”顾青道,“是非曲直自有公断,想来京兆尹定会依法论判,不会轻饶任何一个坏人。”

瑜贵妃红唇轻扬,“顾小姐真是有趣,难怪陛下要将顾小姐赐给雍王,雍王日后有你相伴,想必就不会再有心思惦记旁人。”

顾青微微一哂,“娘娘所言何意?臣女愚钝。”

瑜贵妃诧异,“怎么,你竟不知那古安山上有雍王的旧相识么?”

她举袖掩了唇,轻声一笑,“瞧我,这本是雍王与你之间的私事,实不该我来多话。”

“是啊,我也好奇瑜贵妃为何对臣弟的私事如此记挂。陛下,栖梧宫的后位闲置多年,瑜贵妃既然喜欢替人操心,不如就将凤印正式交给她,也省得总是遭人惦记。”

听到这个声音,瑜贵妃脸色微变,陡然起身。

门口光线一晃,两个身影先后走入。

“臣妾恭迎陛下。”瑜贵妃快步上前,朝前面的皇帝折腰一拜。

顾青跟着行礼。

凤泽在皇帝身后跨入门槛,他见到顾青,问:“顾小姐不在家中备嫁,来这后宫做什么?”

他掀唇一笑,“你如今还不是雍王妃,没有命妇觐见的资格。”

顾青躬身后退半步,“臣女蒙娘娘召见,不敢怠慢,这才前来。”

“罢了。”皇帝发话,他对瑜贵妃道,“我听说你想见未来的雍王妃?”

瑜贵妃含笑陪着他在上首落座,“臣妾听说雍王与顾小姐定婚,想着顾府人丁不旺,顾大人恐怕力有未逮,便请顾小姐来闲谈两句。雍王天潢贵胄,他的婚事是皇室的脸面,陛下日理万机,没空过问这些细枝末节,臣妾就斗胆想为陛下分担一二。”

“她的父亲在礼部任职,懂的规矩比你多。”

皇帝招手唤过顾青,“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婚期,你家中可已准备妥当?”

顾青恭敬应声,“家父已备好礼单,臣女每日上午要学习两个时辰的规矩,若不是今早得了瑜娘娘召唤,臣女还没法偷懒歇一歇呢。”

皇帝笑斥,“备婚之事岂容你懈怠。”

他对凤泽道:“今日你二人见了面,正好给她讲讲雍王府的规矩,省得日后出门在外,丢了你的脸面。”

瑜贵妃见状,娇声调笑,“难怪雍王要跟着陛下过来,这是一大早就听说顾小姐进了宫,急着要与顾小姐相会?”

“今日是每月一次的大朝会,娘娘身居后宫,想来对外廷之事不大清楚。”凤泽道,“早上得京兆尹上报,说隋府送了四名恶奴去府衙,但还未开审人就死了。”

瑜贵妃怔了怔,“竟有这事?”

凤泽又说:“仵作验出这四人身上满是鞭痕,听隋府的家丁说,这四人昨晚在隋府受过鞭笞,但不知为何会突然暴毙。”

瑜贵妃与他对视一眼 ,转向皇帝,“陛下,他们身上除了鞭伤,可还有其他蹊跷之处?”

皇帝看向凤泽,凤泽开口:“他们每人腿上都有伤,早朝的时候我已禀过陛下,是我干的。”

他漫不经心道:“隋府恶奴对我不敬,我教训他们以示惩诫,这样做不过分吧?”

瑜贵妃脸色微沉,“雍王身份尊贵,教训几个奴才自然不过分。只是,雍王下手未免太狠,生生将人腿骨打断,实在有些残忍。”

“有么?”凤泽反问,“这些恶奴既然遭到隋府鞭笞,还被扭送官府,难道不是因为隋府也认为我做得很对?”

他冷冷一笑,“瑜贵妃既然知道他们被人打断腿骨,想来隋府早已向宫里透过消息,为何此时反要来质问我呢?”

瑜贵妃指尖用力,紧紧握住椅子扶手。

她朝皇帝看了眼,匆忙起身,扑嗵一声跪倒,“陛下!臣妾有罪。”

她深知皇帝性情,平日最讨厌后宫妃嫔与外界暗通消息,这些年皇帝对她虽有所纵容,时常睁一眼闭一眼心照不宣,但眼下被凤泽**裸地戳破,她怕皇帝脸上挂不住,赶紧认错。

“臣妾那侄儿自小与我亲近,臣妾便多看顾了些。他如今大了,别人常冲着他的家世对他多有哄骗,臣妾怕他行差踏错,便叮嘱家人让我知晓他的行事,以便及时告诫。昨日他手下几名奴才得罪了雍王,家人怕雍王与他起了误会,赶紧告诉了臣妾。”

她娇靥半仰,泪盈于睫,看着可怜又可亲。

顾青站在凤泽身边,眼观鼻鼻观心,权当自己不在殿中。

过了许久,才听皇帝发话:“别哭了,起来吧。”

他吩咐凤泽,“你去送顾小姐出宫。回府以后,专心筹备婚娶,大婚之前如无圣召,不需入宫。”

“臣弟领命。”

凤泽带着顾青出门前,回头又道了句,“对了,隋府恶奴暴毙一事,还请陛下彻查。我可不想教训完人以后,还要背上一个蓄意谋杀的罪名。”

1 2 3 4 5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