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叶麟叶翼)热门小说_叶麟叶翼全文阅读

小说:怪胎王者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叶麟

角色:叶麟叶翼

简介:《怪胎王者》,以叶麟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叶麟”倾力打造的一本爽文,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他连续三年成为宗族测试的最后一人,这让他很沮丧在宗族内,他得到的只有白眼,似乎一切荣耀都与他无关他有一个很深的秘密,没有人知道,但知道又能如何,还是成为不了高手他时常想自己合适能成为一名高手,也能呼风唤雨,但是梦想总那么遥远直到有一天,他发现……

评论专区

红色脊梁:妈的 写出来一个全能主角,结果跟S…一样,明知道历史,却矫情,文青,恶俗,什么都不干,就等着上井冈山抱大腿明着暗着吹捧老蒋 , 这个是那里是投共,其实是黑共

太岁:能把配角写活的书都不差,这本16万字就给人留下了印象深刻的2个女性。有诡秘开篇队长和十洲风云志开篇以及唐公正的感觉。p大威武,希望200万字起步,最好400、500万。第一次看晋江的,希望不要耽美。

庶道为王:养肥

怪胎王者

《怪胎王者》免费试读

第六章 触电般的感觉

叶麟表情不自然的走下天坛。

背后的天坛上面已经显示出来了这一次的测评结果。

没有意外,叶麟已经连续三年成为了宗族测评的最差一人。

但是没有什么奚落声,因为他在宗族里面一直都只是没有人注意的小虾米,并不会有谁在意他的心情。

转头看向另一边人群簇拥的地方,叶麟艳羡的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有那么好的成绩,那么热闹的声势就好了。

那边被围着的是宗族里面的第一天才,也是族长的儿子:叶翼。

连续三年成为族内同辈第一的家伙。

“真是羡慕啊。”叶麟轻声的嘀咕着,却只能无力的握紧自己的拳头,没有任何办法。

他本来就没有什么修炼的天赋,强行修行四年的结果就是当初一同修炼的人,早已经步入修行第二层,而他还在第一层徘徊。

“为什么我没有修炼的天赋啊。”叶麟苦涩的想着,却也是只能不甘心的离去。

“喂!叶麟!站住!”正当叶麟准备回家继续尝试修炼的时候,却是忽然从背后传来阵阵叫声。

听见有人叫自己,叶麟下意识的回头。

“七长老!”看见身后叫住自己的是谁,叶麟心中一紧,顿时有了不妙的感觉。

七长老在族中负责的,就是他们这一辈的修炼。

这四年七长老没有少对叶麟冷嘲热讽,认为叶麟这种分明没有修炼天份还要强行修炼,是一种极其愚蠢的举动。

因为没有修炼天份的人,几乎没有可能性能够修炼出成绩来,大多都是去经商或者是去做些其他事情来实现自己的价值。

四年前的时候,也有一些没有修炼天赋的孩童,不过都是去选择了其他的事情,并没有去选择修炼。

那些孩童现在都已经是在各自的岗位做出来了一些成绩,而不像执意修炼的叶麟这般如此落寞。

看见是七长老叫住自己,叶麟瞬间想到了很多不好的事情。

“我来通知你一件事情。”七长老叫住叶麟后,慢慢走到面前,说道:“刚才的时候我和其他长老大概商量了一下,觉得一直这么任你修炼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认为你去经商什么的,也许更有前途。”

听见这里,叶麟心中顿时无比紧张了起来,因为他真的不能去经商,因为一些原因,他必须修炼!

“七长老,再给我一次机会行吗?再给我一点时间行吗?我一定可以修炼到第二层去的,我已经感觉到了,我就差那么一点就能突破了,再给我一点时间怎么样?”

叶麟诚惶诚恐,脸上带着有点讨好的笑容连忙说道。

七长老皱眉说道:“已经给了你四年的时间了,可是你自己看看?现在除了你最差的都是第二层了,甚至已经有人第三层了,你继续这么修炼下去还有什么意思?是要一直借着修炼的名义不出去做些事情?”

叶麟赶紧摇摇头,示意自己绝对不是那种人,但是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因为有些事情他根本没有办法说出来,就好比他为什么必须修炼这回事情,说出来的下场——十之八九都是死!就算不死,也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甚至可能会被解剖……

“那么就这个样子怎么样?你说你感受到自己离突破就差一点了是不是?那么好,我再给你两个月的时间,到时候假使你依然是第一层的话,就没有任何理由了吧?”

叶麟犹豫了一瞬,便是果断的点头:“好!”

七长老看见叶麟答应下来,脸上掠起一抹古怪的神采,不过转瞬即逝,叶麟站在面前都没有发现。

“记住,族里面不会供养闲人,不能修炼,去经商什么也能做出自己的一番事业。”

最后套路式的鼓励了下叶麟,七长老便负手离去。

只留下叶麟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弹。

“四年的时间都没有能够突破到第二层,两个月的时间谈何容易啊!”

叶麟坐在地上,将手上的小石子抛进面前的悬崖里面。

之前虽然跟七长老说着自己只差一点就能突破,但是叶麟自己很清楚,那只不过是说辞而已。

实际上叶麟依然离着第二层有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压根不知道自己离那突破的一层薄膜还有多远。

但是刚才不那么说的话……恐怕就连两个月的时间都不会有吧。

站起身来,向前走了两步走到山峰边上,看着下面那深不见底,只有白云烟雾缭绕的悬崖,叶麟并没有什么恐惧的感觉。

“四年的时间,依然没有任何办法吗?”

叶麟寂寥的想着。

他有自己必须修炼的原因,那就是因为他想回家,他并不想继续过这种底层的生活。

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来自另外一个叫做地球的世界。

五年前的时候叶麟病死在地球,然后睁开眼,便是看见自己出现在这个悬崖边的位置。

经过一段时间的彷徨迷茫,他才勉强接受自己已经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情况。

在这个世界他过的不好,因为穿越在这个世界后,他的灵魂附身的只是一个最底层的孩童,没有父母没有亲人,过的最底层的生活。

当他知道这个世界上面的修炼者,修炼到极致的时候可以肆意的穿梭时空的时候,他便是果断下了修炼的决心——只可惜这几年的事情证明了他压根没有任何的修炼资质。

但是他不甘心,他一点也不甘心,就算不回家,他也不想过这种不如人的生活。

“光是在这里呆着,也不是一个办法,还是老老实实回去修炼吧。”

叶麟在悬崖边上坐了好一阵功夫,才是勉强调整好自己的心里状态,准备回去继续修炼。

但是这个时候,山峰却忽然传来了一阵波动,然后猛然强烈起来!

叶麟站立不稳,一下子跌坐在悬崖边上,仅仅只差一点的距离就要滑落悬崖。

“这是发生了什么?地震了?”叶麟一屁股坐在地上,心中惊疑不定的想着,然后便是看见自己此时离落下悬崖居然只差丝毫的距离。

“好险好险。”叶麟还没有来得及庆幸自己没有滑落悬崖,便是感觉到了新的一轮波动,大地山峰又是开始了一次猛烈的摇晃。

叶麟感觉自己所在的位置,似乎正在颠簸,而自己似乎正是在朝着悬崖的地方慢慢接近……

叶麟转瞬便是感觉不妙,下意识的便是想要站起来向前猛跑两步,赶紧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不过很可惜,这个时候站起来,下场只能很惨淡。

叶麟刚刚站起来,还没有站稳,便是感受到了极其强烈的震感,然后身子不由向后一侵,整个人便是已经摔下悬崖!

“我去年买了个表!”一头倒栽向悬崖的叶麟只来得及大骂一声。

悬崖深不见底,这一点叶麟这个时候是终于彻底感受到了,因为已经摔下悬崖十几秒的时间,他居然还没有摔到谷底。

五年前穿越在这个地方,五年后又要死在这里吗?

“这特么就是轮回啊。”叶麟倒栽葱的向下坠落,看着两边急速变换的风景,眼睛一阵刺痛,只好闭上眼睛,看见一片黑暗,身体渐渐冰凉。

“我还不想死啊,好不容易重新活了五年,我还没有过一天好日子,怎么能这么死去啊!”

叶麟此时心中满是不甘,最开始在地球的十几年生活,他过的不算好但也不差,却是最后生病抑郁而终,而穿越到这个世界,五年的时间基本都是荒度,没有享受到一天的好日子——只因为实力太弱。

怎么能甘心的就这般死去?

不能!

但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按照宗族里面的说法,至少得修炼到第五层以上,才能拥有飞行的能力,而叶麟不过是第一层的实力,怎么可能会飞?

那么就只有等着摔倒悬崖底死亡吗?

叶麟已经绝望,并不认为自己还有什么希望能够活下去。

但是,不到最后的死亡,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小子,你想活下去吗?”

已然绝望的叶麟,忽然在耳边听见这么一句问话,不由一怔,然后下意识的以为是自己耳边的风声太盛,自己产生了幻听。

但是紧接着他很快就是确定,那并不是幻听。

他坠落的速度越来越缓,耳边听见的呼啸声越来越浅,身体越来越暖。

忽然突凸的停在了半空当中。

叶麟吞咽了口口水,睁开自己一直紧闭的双眼,便看见自己此时正在空中停留,四周缭绕着烟云罩雾。

难以置信的挑了挑眉,叶麟完全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怎么是忽然的就——停在了半空!

“啧,小子,我叫你,你没有听见吗?”

正在叶麟无比难以置信的时候,一道不耐烦的声音又一次传入叶麟的耳里。

叶麟下意识的调头,看向了那声音传来的地方。

一个长相无比妖娆的女子,正靠在烟雾上面眉毛微皱的瞄着叶麟。

叶麟忽然顿住,面皮猛然抽搐了起来。

因为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见鬼了!

女子身边的轻烟随着动弹,微微散开了一点,然后就此显露出她的下半身……

那就是没有下半身!

似乎仅仅是几缕青烟,或者那轻烟其实都只是周围的薄雾,女子的身体从肚脐的地方,黯淡的消失!

叶麟顿时感到一片冰凉,这怎么看……都好像是传说中的见鬼了啊!

女子似乎也是注意到自己下半身似乎露了出来,便是索性大方的站在半空……或者是漂浮在半空。

“你是人是鬼!”叶麟下意识的便是想要后退,大叫道。

女子听见叶麟的叫嚷声,不由微微皱眉,说道:“啧,别在意细节啊小帅哥,现在我在问你的是你想不想活下去哦。”

叶麟吞咽着口水,好容易才强迫自己将心神拉回来,别去想什么鬼不鬼的事情——而是去想活下去的事情。

“想,我当然想……可是。”

叶麟有点难以置信的问道:“难不成你能让我活下去?对!你肯定能!”

叶麟正是不敢置信,却是忽然想起来,现在自己还没有死,而是停滞在半空,不就是貌似因为这个妖娆女子吗?

叶麟在一瞬间就是激动了起来,无比的兴奋。

那个妖娆女子用手插在自己的长发里面,似乎是苦恼的挠了挠头,问道:“能是能,但是给我个救你的理由怎么样?”

叶麟顿时就从兴奋的精神状态里面似乎是被狠狠的打了一拳,阳痿了下来。

但是他很快就敏锐的反应过来,之前是这个女的救了自己,而后还是先问了自己是否愿意活下去……那就证明这个女的本来就是要救自己!

但是理由——现在这个女的问理由,怎么回答?难不成就说你不是本来就要救我的吗?叶麟是万万不敢这个样子的,谁知道这个女的性格是怎么样,万一是那种傲娇的——估计就算原来是打算救自己,得到自己的那般问话,也不会有兴趣去救自己了。

“唔,唔,”叶麟支支吾吾好半响,却是始终都没有想出来应该怎么回答,感觉怎么回答都不好……

反倒是那个女的先一次开口,说道:“救你不是不可以,不过——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叶麟听见这里,果断的便是打算答应了……而且是不惜一切都要答应,哪怕是这个女的喊他献出自己身上此时唯一珍贵的东西——贞操。

不过很显然,对方并不会要叶麟的贞操,只是无比淡然的说道:“要的其实也不是很重要——那就是记住会到你们上面之后,帮我做些小事而已,怎么样?”

“小事?”叶麟下意识的重复了一声,觉得不大对,毕竟如果真的只是小事的话——有必要喊叶麟去做吗?以现在这个女人展现的实力,说是可以一个人在部落里面横行无阻都是可以的,毕竟现在这个女人展现出来的实力,少说也是有六层以上,而叶麟部落里面,也不过是三个六层而已。

不过叶麟就是下意识的这么重复一下,并没有什么把心里面的想法说出来的念头。

毕竟没有什么必要现在说出来,既能完好的活下去,而且代价只是一些小事的话——何乐不为?

叶麟极快的在心里面转了下念头,便是忙不迭的点头,表示不管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尽管放心的包在我的身上。

女人看见叶麟点头答应,脸上面浮现出来很是一隐即现的兴奋神色。

“帮我做事情,你是会有好处的。”

叶麟听见这里,不由默默的想到,难不成你还能帮我摆脱没有办法修炼这种天生惨事吗。

“你想不想变强?”

叶麟忽然目光炯炯的望向女人,似乎是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变强?叶麟默默的重复着刚才听见的话,这可是他的一个美好的愿望!那就是变强!

“当然想!”叶麟果断的点头,他感觉自己似乎是遇上了一个好时候——这个女的的意思似乎是说既可以让自己安然活着,还可以顺便的让自己实现这五年的梦想——那就是变强。

叶麟深呼吸,心里面默默感叹:“难不成我今晚上摔下来这件事情,是老天成全我的吗。”

那个女人眉眼带笑,似乎是有什么极为高兴的事情——但是现在有什么事情值得这么高兴?

“很简单——只要帮我做几件事情,我就可以帮你,变强哦……”女人媚声入骨,似乎每一句都捶打进叶麟的身体里面。

“什么事情!”叶麟义无反顾的神色倏然间便是严肃了起来,看起来似乎是女人哪怕说是让他献上自己唯一宝贵的贞操都不会犹豫。

叶麟认为自己身上唯一有价值的便是自己的贞操——但是那女人并不是他,所以她并没有要他的贞操,反而是说了其他一些在叶麟看起来,真的是十分简单的事情。

叶麟呆呆的一屁股坐在悬崖边上,突自是惊魂未定的模样。

刚才那女人送他上来的模样实在是太惊悚了,太特么的刺激了。

就好像只是那么随手的一扔……叶麟便是感觉自己从地狱继续冲向顶端的天堂再急速坠到人间。

比坐什么小过山车,刺激的多。

叶麟好一会时间才是从那种刺激中清醒过来,站起身来腿脚由是微微发颤。

“我勒个去啊。”叶麟勉强站起身来,下意识的便是摸了摸手臂上面的一个纹身。

一个之前并没有存在的纹身——毫无疑问,这个纹身是那个女人最后交给他的。

“在这里呆着,还是有点危险啊,一会再来一场地震的话就可笑了。”

虽然叶麟现在很想立即尝试一下这个纹身是不是真的有那个女人说的那么碉堡——不过终究还是谨慎的心思先占据了他的心神。

才经历一场地震把自己震下去,还不长点教训的话,那就是真心无比蛋疼。

叶麟匆忙的从着那悬崖边上离开,便是要赶紧回到自己的小屋里面,想赶紧看一看那纹身是否真的有那么强大的效果,可以直接改变叶麟的命运——能够让他直接变强。

叶麟匆匆的一路跑着回到自己家,却是也许是因为太过心急,在一个转弯的房舍那里,没有注意的撞到了几个小伙。

叶麟不经意的撞上几个没有防备的小伙,便是没有意外的撞倒了地上。

叶麟下意识的抬起头,便是看向那几个被自己撞到的年轻小伙,当他看见被自己撞倒的几个人的面孔时候,心里面果断的就是嘎登一声,不妙了起来。

“怎么是这几个家伙,这次完了完了。”

那几个被叶麟撞倒在地上的小伙,这是也是抬起头骂骂咧咧的看了过来,想知道是谁这么不长眼睛居然敢撞自己?然后就看见了正在一脸不妙神色的叶麟。

“呦,这不是那个万年第一嘛?”那几个人看见是叶麟撞倒的自己,便是没有去忽然爆起脾气,反而是嗤笑了起来。

听见这个万年第一的称号,叶麟脸色微微涨红。这万年第一自然不可能是夸他,只不过是嘲讽他一直都是每次测评的倒数第一而已。

叶麟听见对方的嘲讽,便是立即转头打算离开,不打算在这里浪费时间。

而那几个人此时也是站起来身子,看见叶麟似乎是想跑,便极为冷漠的用手揪住叶麟后背上面衣服的褶皱,嘲讽道:“怎么?撞上了我们?还想逃?想的可真是美好啊。”

叶麟无奈只好转过身,陈恳的道歉,说道:“真是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有意的。”

“一句道歉就能解决的话——我们拦着你干嘛?”

一个身上留着板寸头,穿着长袍汗衫的似乎像是几个人中间老大的人,挑眉说道。

叶麟知道这个人是谁——这个人可以说是他在宗族里面厌恶的第一人。

七长老都只能说是第二人——毕竟七长老也就是有时候对他修炼这种事情冷嘲热讽,而面前的这个人——是属于见到叶麟,就是固定的要冷嘲热讽,不仅仅是修炼,甚至还要说到一些其他的事情。

“叶琦,你想要怎么样?”叶麟皱着眉,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叶琦看见此时叶麟这幅模样,不由好奇了起来。

因为原来的话,叶麟看见叶琦怎么可能使用这么屌的话?没有在一边说什么我错了就是很不的了的,怎么敢还反问?

看来是发生了什么?

叶琦眯着眼睛。似乎是想就这么看出来叶麟身上哪里不同。

叶麟此时心里面其实正在骂娘,顺便万能的祈祷着老天保佑。

他刚才忽然相比曾经强硬起来,就是因为对着那女人给他的纹身——有很强的信心。

在悬崖下面半空的时候,他便是尝试了一下这纹身带来的效应。

“你若惹我——我就正好再尝试一下这纹身的奇妙之处!”

叶麟心里面默默的想着,这纹身可是真心的宝贝啊。

叶琦皱着眉,隐约感觉不大对劲,似乎今天的叶麟格外的奇怪。

“难不成这家伙忽然能够修炼了?”叶琦默默的想着,但是却是很快的在心里面摒弃了这个想法。

因为自古以来——根本就没有多少人是在确定了不能修炼后——变得能够修炼的。

也许有那种人,但是绝对不多,而且也不可能会在短时间之内变得很强——修炼终究是个杀时间的事情。

“怎么?听你的语气似乎是很不高兴?”叶琦冷漠嗤笑着,向前逼近了一步。

此时叶琦的身边还有着一些玩伴,若是忽然之间变的不怎么照常欺辱叶麟,或者是相比原来要温和很多,是何等丢脸的事情?

至少叶琦感觉这是无比丢脸的事情。

“给我过来!”叶琦忽然用手狠狠的揪向叶麟此时敞开的衣领,似乎就是要极其暴力的直接将叶麟提起来!

叶麟神色陡然阴沉了下来,还没有来得及反抗,便是整个人已经被提了起来。

“三层天的实力!很不的了吗!”叶麟心里下意识的骂了一声。

叶琦的实力便是在三层天,即使是在宗族里面也排的上号的角色。

这次的测评结果——是宗族第二十一。

叶琦以为叶麟是属于忽然直接得到了什么奇遇,有了什么力量之前才会斗胆的用那种并不客气的语气说话,所以这时候用手提起来叶麟的时候,已经做好了一定的准备——那就是玩意叶麟有本事反抗。

但是没有料到,叶麟似乎还是如同往日间一样的废物,就是那般轻松的便被叶琦提起来,就像是一只小狗被提起来那般的软弱无力。

“哼,废渣始终就是废渣。”

看见自己居然还是随意的便把叶麟提起来,叶琦也是失去了逗弄叶麟的兴趣,便是极其随意的打算将叶麟扔出去,不在理会。

但是叶琦却是忽然感觉到了不对。

因为叶麟此时居然是用自己的手直接拉住了叶琦的衣服。

叶琦看着此时叶麟这似乎是在找死的举动,冷笑了起来,以为叶麟又要像最开始被欺负那段日子一样,试图反抗。

“你找死吗?”叶琦声色很是冷淡,笑着回头对着自己的几个玩伴说道“这家伙又开始了啊,哈哈。”

叶琦忽然感觉一阵发凉。

因为他本来以为自己回头和自己几个玩伴调笑,得到的也应该是笑容调侃——但是事实上并没有,得到的只是自己几个玩伴似乎是无法相信的模样表情。

叶琦还没有来得及问下自己几个玩伴为什么表情是这个模样,便是忽然感到了背后一阵发凉。

然后便是赫然回首,看见那叶麟此时居然是无比淡定的就站在一边,而叶琦此时手上面提着的人——居然是一个卫兵。

叶琦登时就是瞪圆了眼睛,心想这是咋一回事?怎么自己刚才不是提着的叶麟吗?怎么忽然便成卫兵了?

那个卫兵此时正在神色阴沉的看着正在提着自己领子的那只手,无比的冷漠,然后用一只手将叶琦的那只手狠狠的便是直接扭了下去!

叶琦顿时便是惨叫了一声,吸引了周围一片人的注意。

卫兵将叶琦的手拧下去,只是极其冷漠的说道:“袭击卫兵,本应该罚你进入地牢里面悔过十天,但是看在你并没有动手的分上,就绕过你。”

叶琦此时正是疼痛的厉害,没有任何办法回话,只是极其痛苦的捂着自己惨遭毒手的手臂,狼狈的蹲在地上哀嚎。

卫兵冷漠的说完那句话,便是没有再继续理会叶琦,而是环视了一圈,走向自己原本应该在的位置。

一旁的叶麟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看着往日间欺负自己一向欺负的很爽的叶琦居然现在忽然是这么一个很是痛苦的模样,不由极其痛快的笑了起来。

“真是活该啊。”叶麟站在一旁,心里面默默的想着,然后抬头看向了此时站在叶琦身后面几个张皇无措的家伙。

叶麟并不是很在意这几个家伙——因为他很清楚,这几个家伙虽然名义是叶琦的玩伴,但实际上就是小弟的角色,并不需要在意——尤其是在叶琦此时都已经直接跪了的时候。

“这玩意果然妙极了。”叶麟抚摸着自己手臂上面那个奇怪的纹身,心里面赞叹道,然后便是转身,打算从另外一条路回到自己的家里面,而没有去理会此时正在地上哀嚎的叶琦。

“啊啊,好疼啊。”叶麟离开许久之后,叶琦才是勉强的站起来,捂着自己的手臂心里面默默的来回骂着。

宗族里面每一个卫兵都至少是五层天以上的修为——而刚才那个卫兵,修为则至少是六层天,或者更高。

刚才那个卫兵看起来似乎就好像是随意的拧了一下——但是其实是用上了自己的全部力量。

而一个至少六层天修为的修炼者,对一个刚刚三层天的修炼者突然使用全力在其一直手臂上面——造成的疼痛绝对是难以忍受的。

至少叶琦就感觉自己难以忍受,实在是疼痛难忍。

但是叶琦就算再怎么疼痛难忍,也只好忍,因为刚才的事情,如果说起来绝对是叶琦的过错,至少看起来是这个样子。

毕竟是叶琦忽然提着卫兵的领子,这就是犯罪。

虽然叶琦很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忽然提着卫兵的领子。

“我记得我明明是提着叶麟的领子啊,为什么会忽然变成卫兵?”

叶琦捂着自己的手臂心里面无比的疑惑,然后便是回身问着自己的几个小弟,说道:“你们刚才看见我是怎么忽然提着那个卫兵的领子了吗?”

一个小弟点点头,说道:“看见了啊。”

叶琦眯着眼睛,说道:“那你说说。”

小弟皱皱眉,似乎是在回忆当时的场景,或者是在组织语言,说道:“当时你好像就是那么伸手提过去——就直接提上一个路过的卫兵领子了。”

小弟看起来很是诚恳一样,完全没有撒谎,但是叶琦却是感觉十足的不对劲——毕竟怎么可能就是随便的一抓,直接抓到一个路过的卫兵领子上面?

叶琦自然就是不可能相信这种蛋疼的想法,便是直接无视掉了这个小弟的说法,反而是问向另外一个小弟,说道:“你来说,我是怎么忽然抓到那个卫兵的领子的。”

那个小弟似乎是看见了上一个小弟的结果,便是犹豫着想了好久——最终却是也只能说是叶琦自己去抓到了那卫兵领子。

叶琦连续听见两个小弟都是这么说,顿时感觉到一阵不妙,难不成自己真的就是那么随意一抓?就抓到了卫兵?连续听见两个人这么回答,叶琦还是犹豫着问了其他几个人,最终得到的答案自然也都是一样。

“看来只能说那个家伙运气不错——我今天的运气不大好啊。”叶琦皱眉嘀咕道,然后神色渐渐冷冽了起来。

“不管是不是运气的问题——总之刚才我可是出丑了啊。”

叶琦此时已经是早早的便离开了刚才自己哀嚎的地方,毕竟那里站着——始终是有点丢人的意味。

“下次见到叶麟,必须好好痛打一番,不然这口气难以下咽啊。”

叶琦冷漠的说着,顺便是又一次轻抚着自己的伤口。

叶麟此时已经回到了自己家里面,正在严严实实的管住自己家的门——顺便仔细地看着自己家里面的窗户什么的,有没有什么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

因为他很清楚——他马上就是要试验着这纹身是不是如同那女人说的那般功效,而实验的时候,也许就会有着比较大的动静。

虽然说他住的地方在宗族里面属于最偏僻的角落,一般不会有什么人经过,但是也难免会有些什么溜达闲逛的人走过看风景啥啥的。

仔细的检查了之后,确保家里面不会有大缝隙透露,外面的人一般也没有什么办法看见这里面的模样的时候,叶麟才是安心的舒气,放心的坐到床上。

拉开袖子,露出两只手臂上面那看起来似乎很是奇怪的纹身,叶麟不由咂了咂嘴。

“纹身的颜色似乎是真的变淡了一点啊。”

叶麟看着自己的纹身,轻声嘀咕着:“还好之前的时候只是小小的使用了一下能量。”

叶麟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想起来之前看见那个叶琦的模样,依然是十分的搞笑。

那个卫兵之所以忽然出现在叶琦的面前,并且被叶琦忽然抓住领子,自然就是叶麟干的事情——或者说是纹身的作用。

叶麟不由脑海里面下意识的浮现出来之前那个女人对这个纹身的说法。

之前在悬崖中的半空的时候,那个女人无比诱惑的对着叶麟承诺——不仅仅是让你活下去,还能让你变的强大起来。

叶麟自然就是答应——他不答应就是摔下去死——而且这变强大对于叶麟确实是很有吸引力。

叶麟答应女人帮助她一些事情,那个女人便是带着一丝很是古怪的笑容,伸出一只手在叶麟的左手臂上面,似乎是蘸着周围的轻烟当做墨水,就用手指当做笔开始龙飞凤舞。

叶麟看着一个没有下半身的女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在自己的手臂上面画着画,还是感觉十足惊悚的。

不一会的时间,叶麟并没有感觉到痛楚,也没有感觉到什么酸麻,那个女人便是轻松的抬起自己的手指——然后叶麟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是已经被女人忽然直接把两只手靠在一起。

之后叶麟便是杀猪一般发出来刺耳的叫嚷声。

因为忽然之间,女人把叶麟的两只手按在一块,刚刚画上东西的一面接触到另一层皮肤,竟然好似是产生了烙印的感觉。

就好像是一块烧好了的铁块,忽然直接极其强悍的按在叶麟的手臂上面。

完全没有防备的叶麟,忽然直接感受到这么强烈的痛苦感,便是下意识的发出来了杀猪一般的惨嚎。

好一阵子的功夫,叶麟才是勉强适应过来那种痛苦。

“好疼啊。”叶麟呲牙咧嘴的发表着自己的感想,然后只是无比纠结的看向被女人刻在自己手臂上面的纹身。

“这是什么啊。”叶麟看着纹身,很是不理解,上面纹的花纹他并不认识。

方块模样的一个形状,上面刻着很多不规则不对称的线条,组合起来并不是十分的好看,但是却是给人一种额外——厚实的质感!

“好奇怪的纹身,好奇怪的感觉。”

叶麟看着自己的纹身暗自嘀咕着:“看起来好眼熟的样子。”

宗族里面自然也是有很多人有着自己奇特独立的纹身,但是料想起来——并不会有谁是叶麟纹身这么特殊。

宗族里面那些人的纹身,大多数都是纹的一些蛮荒巨兽,无比的威武霸气,而不是像叶麟这种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

“这个?有什么用?”叶麟仔细的看了看这个纹身,将他和自己脑海里面的很多记忆,听说过或者是书本上看见过的东西试图重合起来,最终的答案却是无比诚恳的失败。

叶麟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或者说是听都没有听说过这玩意。

怎么也不知道这个是啥,有什么用,叶麟便是只好问着面前的这个女子。

毕竟这玩意是这个女人给他烙印在上面的,总应该是知道这个东西是啥。

女人看着叶麟胳膊上面,自己画出来的东西,似乎很是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听见叶麟的问话,自己似乎又是回忆了一番,说道:“这玩意,你就叫他做程序就是了。”

“恩,是程序来着。”给叶麟说完之后,女人自己也是垂首想了想,点头确定自己没有说错。

“程序?”叶麟的脸上满是不解——因为这个玩意,他他之前听说过——但是那已经是上一世的事情了,这一世还是第一次听见这个词,难不成在这个世界上,也有着和之前那个世界一样的科技!“不是吧,这五年我可是完全没有发现啊。”叶麟很是不敢置信,毕竟在这边生活了五年的时间,今天要是忽然发现其实这边很多地方居然都是有着那边的影子的话。

“这个一定不是那个世界的程序的意思吧。”

叶麟不知道这是啥,所以只好又一次问向面前的这个女人。

“程序是什么?”

女人听见这个问题,回答道:“你不需要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情——你如果真的想要变强的话,那么就必须得需要这玩意。”

“你的体质属于最平凡的身体,体内的穴窍脉门什么的,都是彻底的堵塞,并没有张开,想要修炼,完全就是没有任何的可能性,就算一辈子坚持不懈的修炼——只要不发生什么大意外,你也就是只能止步在二层天的位置,三层天你都可以不用去想。毕竟修炼这一条道路,走的就都是于这世间吸收灵气,强化自己的身体,强化自己的意志,用这天地赐予我们的气息,来改良我们自己,而你就是属于压根没有办法去吸收那些气息——除非把你放在一个满满都是灵气,无比浓厚的地方,你才可能有办法修炼,而且速度也是定然不尽人意。”

听见自己压根没有办法修炼这回事情,叶麟只是沉默着叹息了一声,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毕竟他本来就知道这件事情,这四年的时间,早已经证明了他是属于天生就没有办法修炼,不被上苍关注的孩子。

但是现在不一样——因为居然这个女人已经是在自己的面前这么说,那么就是只能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女人一定有办法——让自己修炼!

“唔,没有错,我是有办法让你修炼啊。”似乎是看出来叶麟此时正在想什么,女人淡淡的微笑了起来。

如果不算上那只是轻烟的下半身——这女人绝对是祸国殃民一级的大美女。

“或者说,并不是我有办法能够让你修炼,而是你手臂上面此时的那俩纹身。”

叶麟听着女人的话,下意识的将目光切换到了自己此时依然是有点发烫,满是疼痛的手臂。

“这个程序什么的,怎么才能让我进行修炼?”叶麟用手轻轻的戳了一下纹身,不解的问道。

女人又一次的,轻烟一般的飘近叶麟的身边,用两只手在叶麟的两个纹身上面,同时触摸了一下,然后笑道:“走好。”

叶麟被女人忽然说出来的走好一惊。

走好这个词——一般是用来送别。而现在的叶麟被送别的话,那便是只有两个选择。

一个是这个女人很有爱的在祝福叶麟,然后叶麟向上走好,一路平安的回到悬崖边上面,回到宗族里面。

还有一个——就是很是干脆的直接从着半空之中,继续滑落向谷底。

叶麟下意识的便是想到了最差的情况,也就是自己直接干脆利落的又一次从着这半空居然滑落,摔到那不知道有多么远的谷底。

而就在这个时候,叶麟的眼睛面前也是忽然之间,便出现了一层触摸屏。

“请选择……”

请选择后面有什么东西叶麟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便是已经被一只芊芊玉手遮挡,在上面按了什么一下。

“记住和我说好的事情哦”女人妩媚的冲着叶麟笑了笑,然后叶麟便是忽然感觉身体一震,无比迅速的朝着天上面直接飞了上去。

就好像是一枚炮弹完美的登天一般。

叶麟飞上天的时候,终究是最后一眼,看清楚了那请选择后面有什么字。

虽然只是一部分。

“位置切换,急速移动。”

“现在这一定是在急速移动!”叶麟心里面只来得及这么一想,便是已经整个人就好像是炮弹一般的直冲上天。

而之后回宗族,回自己家的路上面的时候,遇见了叶琦,叶麟便是使用了另外一个位置切换的选项。

在那一瞬间,将自己的位置和那个路过的卫兵位置迅速切换,导致叶琦错误的是提起来了卫兵的领子。

而也就是那个时候,叶麟才是发现了一件事情,那边是没使用一次那上面记载的功能,纹身的颜色居然也就是变淡一点。

很显然——当纹身的颜色最淡的时候,也就是说这玩意没有办法继续使用,那些功能就会消失。

不过旁边也写了补充的方式,只是当时叶麟并没有时间仔细的看,将上面的内容,全部都是留到了现在这个时候。

“来来来,现在让我看看这上面,到底是写了什么东西。”

叶麟这般的嘀咕着,便是将两手岔在一起,接近着互相触摸着两边的奇异纹身。

“兹——兹——兹。”

这时候并不是在之前两次把这屏幕喊出来时候,周围有着很多的杂声干扰,而是无比的安静,所以叶麟听见了之前两次并没有听见的电流声音。

然后便是忽然间,一道屏幕在叶麟的面前孜然摊开。

叶麟看着这有点隐约间模糊透明的屏幕,下意识便是让自己的目光跟随着上面那逐渐出现的字,一起行走。

“请选择功能:位置切换,疾速移动,升级强化,强行爆管。”

之后的后面还有一串并没有办法看清楚的东西,似乎还只是一片灰黑色,暂时不能接触一样。

“位置切换我使用过了,急速移动我应该使用过了……那么接下来的两个,所谓的升级强化还有强行爆管,又是什么东西呢?”

叶麟心里面默默的念叨着。

“不对,现在先看一下,这玩意有没有办法将纹身的颜色逐渐变深,不然万一就算这些真的是妙处横生,一旦我的这两个纹身颜色已经淡的没有办法看见的话——那还不是一样严格就没有什么用处?”

这般的想着,叶麟便是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到另外一个小区域。

“补充能量说明。”叶麟将手指有点犹豫的点了过去。

屏幕反应的很快,叶麟的手指不过是刚刚触碰在那上面,便是立即已经弹了进去,显示出来一大片的文字。

“哦,这玩意可真是神器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高端的物品,叶麟心里默默的赞叹着,然后看向那极长的一大段文字。

仔细的看了半天,叶麟看的神色渐渐难看了起来,便是又一次将手指点在屏幕上面的某一个位置。

屏幕退回到最初的界面。

叶麟心里面默默的回想着刚才看见的那一大段文字的内容。

上面其实说白了,补充能量的要求是十分简单的,那就是找到能够补充能量的东西——然后放置在纹身上面就好。

而后的一大段文字,就是一直在介绍什么样的东西,能够补充能量。

“能量所需的愈多,那么就相当于我的钱包越发空旷——更何况我的钱包本来就是十分的空旷。”

叶麟很是苦恼的抓头。

照着那上面的说法,其实补充能量是十分简单的一个事情,只需要有钱就好了,因为上面的说法,需要的那些有能量的物品,其实都是可以用钱交易到的,那么就相当于只需要钱而已——而很可惜的,叶麟并没有什么钱。

他本身附身到的这个人,之前就一直是宗族里面的边缘存在,并没有什么人在乎,而且没有双亲。

尤其是叶麟附身到了之后,也并没有去选择经商之路,而是执意的强行去选择了修炼。

这就导致了叶麟除了有时候宗族里面一些特殊的节日会得到一些钱,其他时候没有任何的经济来源。

“钱——难不成我现在出去当鸭子买吗。”叶麟冲着钱的事情苦恼了好一阵子,尤其是想到自己并没有什么可以赚钱的本事,便是越发的苦恼。

前一世他在地球的时候,学到的也不过是些医术而已——而且严格来说还是属于西医那边为主。

一般来说叶麟只要将医术在这个世界也是使用的话,应该也是有一笔经济来源,但是很可惜的事情——那就是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点滴,也没有什么西药。

只有草药还有丹药——而这些事情这些东西,都是叶麟完全不会的。

“算了,先不忙看下这个,只能祈祷这些什么功能不会使用太多的能量了啊。”

叶麟叹息着,然后将目光在屏幕上面移转了起来。

因为他忽然想起来,之前的时候,似乎有一个什么介绍什么什么的。

“找到了!在这里啊。”叶麟仔细的在屏幕上面看了好半响,才在一个角落的位置找到那所谓的介绍。

点进去仔细的研读完毕,叶麟才是犹豫着点击了右上角的一个小叉叉,将屏幕关闭。

“居然还需要升级什么的,才能开启更多内容。”

叶麟回想起来之前上面的介绍,在综合了一下屏幕上面的那些菜单,心里面默默的想着。

按照上面的说法,这个是一种实验性的玩意,试图让那些不能修炼的人,也变的强大起来。

在位置切换那些后面,还有一些黯淡的没有办法看见的光标,是因为纹身的能量不足,需要达到一定的能量等级,才能够将其开启。

当达到升级标准的时候,纹身也将会自动升级。

“真是一个古怪的东西,不过也是个很有用的东西。”

叶麟给这两个纹身下了一个总结,然后便是想着之前那上面对于升级强化的介绍。

“使用一定的能量,对身体的素质已经灵魂的强度和功法的等级进行强化。强化所需的能量会自动检测。”

强化身体还有灵魂?叶麟拍拍自己的身子,心想强化灵魂是怎么回事?修炼不就是修炼体魄,最后强大起来排除身体的杂质还有污垢,从而使身体更加轻灵和长寿吗?

回想起来这一段话,叶麟读出来了一个意思。

那就是只要自己有足够的能量——那么貌似就可以一直对身体进行强化?那么就相当于是可以一直不停下在修炼道路上面的步伐,一直向前?

只要有足够的能量——甚至可以一步登天?

叶麟溜圆了双眼,仔细想着那上面那句话的意思。

使用能量,对身体的素质进行强化!

叶麟浑身颤抖,激动却是逐渐的愤怒。

因为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特么的蛋疼了!

眼前有这么一个可以使自己无限增强,甚至可以一步登天的好东西,但是却是没有办法使用——因为没有足够的能量。

“我去年买了块表!”叶麟愤愤的心里面欲哭无泪。

现在的他有办法修炼,但是没有能量,而能量又需要钱,他也没有钱——那么就算有这个有啥用?

“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钱了么。”叶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的为前所感到苦恼。

之前的时候他并没有怎么在意过自己的财产。

那时候他的脑海里面全部都是修炼,只期望能够修炼有成,并没有去思考钱的问题——反正宗族里面为修炼的人都提供了食物还有住所,叶麟并不需要担心没有东西吃没有地方住。

而除了吃还有住,叶麟也并没有什么地方需要用到财产,就连穿着宗族都会提供。

“不知道自己现在还有多少钱啊。”叶麟心里面默默的想着,翻身下床,将手摸进床下面。

在床底下仔细的摸索了好一阵子,叶麟才是将手抽出来,顺便摸出来一个小盒子。

“这里面可就是我这几年的全部积蓄了啊。”叶麟从枕头下面抽出来一把钥匙,小声的嘀咕着。

“希望这里面还有点钱。”叶麟默默的祈祷着。这个小盒子里面就是他这五年的时间积蓄下来的全部财产。

毕竟虽然叶麟没有去工作,但是宗族里面每月还是会给那些修炼之人一些钱的,修炼的功力越高的,实力越强的,那么前就越多。而叶麟这种万年拖油瓶,自然就是一直属于钱给的最少的那种。

“我凑!怎么就这么点!”叶麟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看见里面那只有薄薄几张纸,还有一堆琐屑银子的寒酸模样,下意识的便是骂了一句。

盒子里面只有四张薄纸,每一张上面都是龙飞凤舞的写着:五百代币卷。

“你妹夫——居然只有这么点。”

叶麟仔细的舔着舌头将盒子里面的财产全部清点了一番,很是无奈的接受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自己果然属于贫困阶级。

盒子里面的钱加起来,也就相当于不过是三千五百多金钱。

“就这么点钱,随便买点什么东西就没有了吧。”

叶麟很是无奈的想着。

“需要钱,那么就必须去弄到钱,可是应该怎么弄呢——”叶麟皱着眉很是无奈的想着。

违法犯罪的事情果断就不能做,做了的话,估计宗族会在第一时间将叶麟掉在悬梁柱上面,直接吊死。反正叶麟在宗族里面没有什么关系,也没有很是重要的职责。

“找钱的地方有哪些呢……”叶麟皱着眉想着,小声嘀咕道:“无非就是**还有斗武场吧。”

**来钱来的倒是很快,但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叶麟并不会赌,他甚至连**里面是怎么个赌法都不知道。

“**啊,可惜这纹身没有提供给我可以透视的能力,不然倒是也许可以去尝试摇骰子之类的,保准惊艳全场。”

叶麟脑海里下意识便是YY起来,自己在**赌的风生水起,一堆人在一旁大呼赌神的模样。

不过也就是YY而已,因为现实里面如果他真的去了,十之八九都是直接把这三千多银全部输光。

还有就是斗武场了。

斗武场是拿来让那些修炼者,彼此之间在台子上面比试,而下面一堆人押注是谁赢睡输,一般来说来钱也很快。

不过那玩意——叶麟去的话很可能就是直接死在上面。

因为斗武场上面,并不限制生死。

意味着你要是打上瘾了,就可以直接在上面打死对方,宗族也并不会去追究责任——至于死者家里面亲属要不要追究就是他们自己决定了,反正宗族不会帮忙。

叶麟要是去斗武场的话,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性。

一个是他去**别人,然后全看自己的狗屎运,**一个没可能获胜的家伙,祈祷他逆袭一把获胜,获得大量金钱。

或者就是去**一个胜率很高的家伙——不过就算最后**赢了,钱也很少。

而第二种,还有一个很是让现在叶麟犹豫的办法。

那就是他自己上去一次,给自己**,赌自己胜利。

可以预想,叶麟要是上去参加这个斗武的话,绝对是一堆人押注叶麟输,因为上面去参加斗武的至少是二层天,而叶麟不过是一层天的实力——怎么可能会赢?

这样叶麟只要**自己胜利,然后再真的胜利,金钱会有多少,是可以想象的事情——绝对是一个很尽心动魄的数字。

“这是一个好办法,不过我上去的话,怎么可能会赢啊。”叶麟心里默默的叹气。

他自己都很清楚一个事实,那就是自己上去的话——十之八九就是真的打不过,会被直接KO掉。

“只能看看这纹身的效果了啊。”叶麟摸着自己的纹身,默默祈祷着,心想你妹的给自己强化升级的时候——使用的能量课千万别太多!

“来吧!”叶麟现在就只能祈祷,使用纹身试试强化一下自己的身体素质,试试能不能达到一个比现在强大很多,能够打败二层天以上实力的层次。

“啧,看看啊。”叶麟又一次切换出来那屏幕,用手指在上面点进了强化升级一栏,而直接无视掉了旁边的强行爆管。

“不知道需要使用多少能量。”叶麟点进强化身体素质一栏,上面那屏幕忽然显示出来一行字:请稍后,正在检测所需能量。

一道光忽然从屏幕上面扫射出来,在叶麟的身体上面循环着扫描。

“好痒好痒!”叶麟扭曲着面孔,心里面疯狂咆哮了起来。

“怎么能够这么痒啊。”叶麟此时的感觉就好像是在被着无数的蚊虫撕咬,并不是多么的疼,但是很是痒。

不过虽然痒,叶麟却是依然完全不敢有啥动作,谁知道动一下这会不会终止检测?

似乎是经过了极为漫长的时光,叶麟是终于熬到了那光线收回的时候。

光纤刚收回去,叶麟便是已经迫不及待的跳了起来,在身上面到处抠着,试图止住自己的瘙痒。

而这个时候,他顺便用余光扫描了下那屏幕上面显示出来的检测结果。

“咦,居然只需要使用这么一点?”

叶麟看着上面的文字,不由惊喜的甚至忘记了瘙痒。

屏幕上面此时淡淡的显示着几排文字。

检测结果:宿主身体素质高,需要能量点数为十五,占现有总能量百分之十五。

叶麟看着那一句身体素质高,无比的惊喜,心想自己的身体素质原来是高?不是极差?

而后面的那百分之十五,则是同样让叶麟跃跃欲试。

只需要百分之十五的话——那就可以直接强化啊!

叶麟便是果断的打算去点击上面那一句:确认强化。

不过叶麟还没有按到那上面,便是赫然反应了过来。

“不对啊,如果我的身体素质是高的话——那么为什么一直没有办法修炼?这不科学啊!”

叶麟皱眉想着:“难不成这个强化身体素质并不是指提升自己的实力?”

叶麟很是无奈的在心里面想了好一阵子,却是怎么也想不出来答案。

“算了,管他的,直接强化了先试试,不然也没有什么办法。”

叶麟深吸一口气,便是直接一手点在了确认强化上面。

“艹!”刚点击在上面,叶麟便是痛骂了一声。因为当叶麟的手指触碰在屏幕上面的时候,叶麟便是直接从上面感受到了一种很多年都没有过的感觉。

那就是触电一般的感觉!浑身一阵**,整个人的身子都是情不自禁的开始发颤。

最开始的感觉并不好受,就好像是无数虫子撕咬,很痒,但是也很疼,因为就好像是那些虫子都用自己牙齿狠狠的碾压进了叶麟的身体里面。

不过随着时间过去,叶麟便是慢慢感觉到了一阵的酥爽,那些虫子的撕咬居然都好像是变成了按摩一般。

叶麟情不自禁闭上自己的双眼,打算美哉哉的享受那种舒爽的感觉时,却是忽然间从屁股的位置放出来了无数的气体。

一个气体紧接着气体。

叶麟有点尴尬了起来,虽然这时候房间里面并没有什么人,但是也并不防止阻碍叶麟感到尴尬,毕竟一下子连续放屁那么多,实在是有点尴尬。

叶麟正在尴尬,却是忽然感觉皮肤居然又开始渐渐的耸动了起来。

叶麟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瞪向了此时身上面那些仿佛波浪一般展示波纹的皮肤。

身体的皮肤似乎是忽然之间不属于了叶麟,不受控制的全部开始翻腾。

忽然,从手腕的地方,忽然渗出来一些浓黑的液体。

液体从皮肤里面渗透出来,看起来就好像是石油一般恶心,充满油腻感的恶心。

手腕那里渗透出来的液体是开头,是一个征兆。紧接着,身体里面四处都开始渗透出来这种黑色的肮脏液体。

叶麟看着这些黑色的恶心的液体,从皮肤里面渗透出来,然后滚落在自己的床上面,下意识的便是一阵干呕。

这些液体不仅仅是看起来恶心,甚至气味都是那般的令人作呕。

“真特么的恶心。”叶麟一阵干呕后第一时间便是这般的心里面默默的骂道。

“这些东西就是我身体里面的杂质还有污垢吗?”

叶麟看着身上这越来越多的黑色液体,强忍着呕吐的冲动心里面默默的想着。

对于这些冒出来的黑色液体,他很反感,但是也很是高兴。

想起来一会这些被子和房间都要重新的好好打整一次,叶麟便是很是哀伤落寞。

但是想着这些液体从身体里面排出来的越多,证明叶麟身体里面的杂质还有污垢越来越少,叶麟便是难以自控的感到一阵高兴,毕竟虽然叶麟不是知道的很清楚,不过还是能够知道一点,那就是身体里面的这些越少,那么修炼起来就会越发的畅通无阻。

“难不成我之前一直不能修炼,不是因为身体里面的穴窍经脉问题,而是因为这些杂质过多吗?”

叶麟看着此时这么多的杂质还有污垢,想着之前那屏幕上面对于自己的测评结果:身体素质高。

自然的便是想到了这一点。

“鬼知道,反正当一会强化完成之后,就能看出来分晓了。”

叶麟想不出来答案,只好这么想着。

“只是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把这些液体杂质都排除出自己的身体里面。”

叶麟精神一震,眨了眨眼睛,清醒了过来。刚才的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但是一定很长。

因为叶麟中途因为困顿,直接睡过去了一觉。

刚才的时候叶麟忽然感觉身体一轻,似乎是身体里面什么消失了一样,便是赫然从梦境里面清醒了起来。

“唔,这是已经没有了?都已经排除个干净了么。”叶麟看着身体已经不再像之前那般泛起波纹,轻声嘀咕着。

“好臭的味道!”脑子赫然清醒过来,叶麟便是闻到了房间里面弥漫着的一股恶臭。

骂了一声,叶麟直接跳起来便是去把被自己紧闭着的窗户直接拉开。呼吸到了外面那清新的空气,叶麟感觉生活无限美好。

“只是身体上面……”叶麟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便是同时感觉到了身体似乎无比沉重。

低下头,强行忍受着身体上面冒发出来的恶寒,叶麟发现之前那些黑色的恶臭气味,居然都是直接结疤了。

“你妹,难不成还是直接在身上面凝固了吗。”

叶麟很是无奈的吐槽,艰难的把衣服从身上脱了下来。

“看来先去找个地方洗个澡才是王道啊。”叶麟此时都没有什么兴趣去看那强化的结果——虽然脑海里面已经出现一个微缩版的屏幕在提醒着他可以看了。

因为他已经是感受到了强化后的结果。

叶麟此时身上面凝固着厚厚一层的油腻的污垢,但是却是依然感觉浑身无比的轻盈,相比之前的时候,简直就好像是脱去了一层厚厚的铠甲。

从旁边的柜子里面拿出一件衣服,犹豫着放在一个小包裹里面,之后叶麟叹口气,祈祷着去河边洗澡的路上可别碰见什么人,便是打开门,提着小包裹**着上半身,下半身也不过是穿着裤衩的走出了家,向着河边前去。

“真是清凉舒爽啊。”叶麟心里面无比舒畅的想着。

叶麟此时正泡在一条清澈的溪流里面。

这是宗族里面很多老人家眼中的幸运之河。因为传说在二十几年前,这附近有一只上古生存至今的洪荒巨兽存在,对宗族造成了巨大的损坏。

当时的宗族对那洪荒巨兽没有任何办法,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了。

当时的族长差点就是准备直接下命令,全族迁徙到其他地方去。

不过也就是在全宗族的人都失望的时候,从这河里面却是出现了几个人。那几个人不知道是什么来历,只知道实力无比强劲,经过几番恶斗居然硬生生杀死了那洪荒巨兽!

而在之后的事情,叶麟变不清楚了,因为那些老人家不知道为什么,似乎都不愿意提起来那之后发生的事情——所以叶麟也就仅仅是知道,这河里面当初出现了那些来历不明但是十分强大的人。

“真是舒服。”叶麟惬意的用水流拍打出去自己身体上面的污垢。

“还好这些东西,似乎是遇到水就化掉了啊,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样子才能将这些黏稠稠而已凝固掉的东西从身子上面去除掉。”叶麟洗掉身上的脏东西,感慨的想到:“现在也是可以看下强化的效果啦,感觉比原来强大很多了。”

叶麟从水里面一跃而起,便是准备赶紧扑回岸上,穿好衣服找个地方看看效果,结果。

“啊啊啊!”耳边忽然便是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尖啸,叶麟听见便是心中一紧——现在的他正是裸着身子从水里面刚才走到岸上,结果就传来这么一声女人的尖叫——难道。

叶麟脖子有点僵硬的转头望向传来尖叫的那边,顿时便是感到了无法形容的窘迫。

“我艹!”叶麟很快便是反应了过来,下意识的叫了一声,便是赶紧把放在地上那些从家里面拿出来的干净衣服,很是匆忙的套上身子,然后果断的便是撒丫子就跑。

“保佑那家伙一定没有看见我的脸!”叶麟匆忙的逃跑此地,心里面疯狂祈祷着……这要是被看见了脸,知道了我是谁,以后怎么还有脸见人!

“呼呼。”叶麟停下脚步,靠在树上面,很是无力的喘息着。

他刚才为了赶紧离开那河的位置,很是仓皇的狂奔了不知道多久,离开了哪里多远,不过肯定是一个很遥远的距离。

“我凑,这里——是哪里啊。”叶麟刚才有点仓皇过度,随便找了一个方向便是撒丫子狂奔,下场就是狂奔这么久,现在休息停了下来,才发现自己甚至连现在是在哪里都不知道。

“一会看来还要顺着刚才的方向跑回去呢……”叶麟一想到这里,便是一阵脸绿。他刚才完全就是在激发自己生命的潜力一般,用着自己都不是很敢相信的耐力狂奔了那么久,才到了这里,而且已经是跑的肚子饿了,脚也酸了——身子都没有力气了。

现在如果在这么一路跑回去的话……叶麟吞咽了口口水,心想你妹夫这就是传说中的悲剧啊。

真是苦恼。叶麟很是无奈的叹气,却是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惬意的坐下来,靠在树上,心想居然已经跑了这么久,不如在这里休息一会再说,顺便也是可以看看强化的结果吧。

这么想着,他很是随意的将两只手又一次互相交错着按着纹身。

屏幕很是迅捷的又一次从纹身上面跳了出来,出现那个和之前相比起来有点不太的屏幕。

不同在于这个时候的屏幕上面,有一个小方框遮挡住了一片面积。

“强化结果。”

方框上面就是这么简单的四个字。叶麟看着方框,伸出手在上面按了一下。

方框被点击,消失不见,屏幕上面的场景也是瞬间变幻。

看着屏幕上面新出来的那些文字,叶麟眯着眼睛,心想怎么才提升这么一点?感觉分明是提升了很多好不好?难不成是我感觉有问题?

1 2 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