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苏晚照婷婷)陌上晚斜阳小说免费阅读_(苏晚照婷婷)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名:陌上晚斜阳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苏晚照

主角:苏晚照婷婷

简介: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陌上晚斜阳》,这是苏晚照写的,人物苏晚照婷婷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2020年A市某国际医院
“啊,累死了,总算做完手术了。”苏晚照手一边收拾着东西准备下班,一边捶着肩膀,缓解着紧张的肌肉。
“苏医师,等一下。”一个女医生急匆匆的叫道。
“怎么了,小白

陌上晚斜阳

《陌上晚斜阳》在线阅读

第四章皇子之殇

 2020年A市某国际医院

“啊,累死了,总算做完手术了。”苏晚照手一边收拾着东西准备下班,一边捶着肩膀,缓解着紧张的肌肉。

“苏医师,等一下。”一个女医生急匆匆的叫道。

“怎么了,小白。”

“苏医师,那个今天麻烦你帮我值下班吧,我男朋友要带我去看电影,快来不及了,好不好。”

这已经这几月的第几次加班了,苏晚照记不清了,反正回去也就是空荡荡的大房子,“嗯,好。”

“谢谢苏医师。”

“小白,快点走啦,车子已经来了。”英俊的男子站在门外催促着。

“来啦,亲爱的。”

“真有你的,这么快就找到替班的了.”

“嘿嘿,苏晚照可是我们院的万能替班人选,有事找她顶班准没事。她都是一个人过的,早回家又有什么事能做。”

“她长得挺好看的啊,怎么会是单身啊。”

“原来是有的,后来和她的好朋友在一起了。”

“这么惨啊。”男子说

“喂,怎么,你心疼啦,这么心疼你找她好了,哼。”小白作势要走。

“我的小宝贝,我最爱的人是你啊。”男子低头,缠绵的吻堵住小白的嘴。

“死相,快走啦。”

听着外面的对话,苏晚照靠在沙发上,双手盖住眼睛,陷入了回忆。自从记事起,她就在孤儿院,随了院长的姓。院长说捡到她的时候正是黄昏,夕阳晚照,美的一塌糊涂,所以取名晚照。她从小便渴望一个家,孤儿院的很多孩子都被领养了,唯有她依旧抱着破娃娃痴痴地在树下等着领她的夫妻。

后来院长送她上了学,小学,中学,大学,留学,靠着社会的帮助一步一步成为国际知名的医师,并且收获了一个温柔痴情的男朋友。那时苏晚照真觉得自己幸福极了,可就在他们订婚的前一晚,她却发现自己的好朋友睡在了自己未婚夫的床上,多狗血。

苏晚照扯起嘴角笑笑,笑着笑着,泪从指尖流了下来。

“苏医师,快醒醒,不好了,出事了。”小护士慌忙地摇着苏晚照。

苏晚照睡得浑浑噩噩,狠狠揉了揉眼睛,“出什么事,别急,慢慢说。”

“那个,那个424房的精神病人跑出去了。”

“跑出去了?!”苏晚照顿时睡意全无,“去哪儿了?”

“在,在天台上,苏医师,你快点去看看吧。”

63楼的天台

苏晚照赶到天台时,那个女病人沿着楼的边缘不停地来回走,嘴里还念念有词。

“苏医师,怎么办啊?她要掉下去会死的。”小护士声音打颤。

“你先去打电话报警,我试着与病人沟通看看。”

女病人听到对话,傻呵呵的笑着,对着苏晚照招手,“来啊,来啊。”

苏晚照一点一点的靠近女病人,“那里很危险,你抓着我的手过来好吗?”

女病人看到苏晚照伸手立刻惊慌起来,“王妃,不要杀婷婷,婷婷没有勾引王爷啊。”

苏晚照脑袋划过三道黑线,这什么鬼,先稳定病人情绪再说。

“婷婷乖,我不杀你。”苏晚照不得不配合着病人。

“那婷婷可以继续侍奉王爷吗?婷婷好爱王爷。”女病人自说自话。

“当然可以啊,你先过来,我让王爷封你做妃子好不好。”

“那好,那婷婷听话。”女病人继续傻呵呵的笑,抓着苏晚照的手。

总算没事了,苏晚照心中叹了口气,可还没等她回过神,苏晚照发现自己与女病人的位置来了个180度对调。

“可是,婷婷只想和王爷在一起呢,王妃太碍眼了,还是去死吧。哈哈哈哈哈。”

“苏医师!!!”

苏晚照感觉自己正在急速下坠,脑海中回响着一句话,我苏晚照居然给一个精神病玩死了!!!死吧死吧,这世间也没什么可以留念的了,希望下一世别再让我这样,,,孤独。。。。。。

古色古香的雕木床上。

  “啊,痛,”床上女子痛苦的叫喊着,手里紧紧地拽着已经破掉的床褥,脸上的汗一滴滴地向下落。

“夫人,再用点力,已经看到孩子的头了。”女子旁边的稳婆一边为女子擦汗,一边不停地为女子加油着。

好吵,好湿,好挤,好难过,死就是这样的吗?苏晚照心想。

光,那是光吗?想触碰,我要光。

“啊。。。”随着女子的最后一叫喊,房间里出现了一个孩子响亮的啼哭声。“生了,莞莞生了,哈哈。。。”大厅里原本焦急不安的男子再听到这一生啼哭后大声笑道,随即推开门转身就到了女子旁边,握着女子的手柔情地说道,“莞莞,辛苦你了”

好累,苏晚照昏了过去。

  女子看着眼前这个男子,男子已近三十,可看起来依旧俊美,这是她心爱的男子,只属于她的男子,“云哥,莞莞不累。”女子柔声道。生产过后的虚弱为眼前的这个女子更添了几分别样的美,连房里的丫鬟们都不由得有些看痴了。

  稳婆微微上前,“恭喜苏大人,苏夫人,喜得千金”。苏云听到后心情大好,从稳婆手中接过襁褓细细看到“哈哈,我也有女儿了,这是我们的女儿,莞莞,你看,长得和你一般美。”说着,把婴儿慢慢靠向女子。

  “爹爹,我要看妹妹”只见床边站着个**嫩的小男孩,四五岁的样子,长得与男子有七八分像,这时拽着苏云宽大的袖袍委屈道。

  这可爱的委屈的样子给床上的女子看了不禁笑了起来,“娘亲,你笑我”说着,还竟嘟起了嘴。“瞧瞧你,妹妹又不会跑,怎这么着急着见妹妹?”女子打趣道。

  小男孩认真的说道“这是我的妹妹,我会给她我所有的玩具,定不让她受欺负,我喜欢妹妹”

苏云看到小男孩认真地模样也笑道,“好,宸儿,你可要看看保护你妹妹,她可是我们苏府的明珠呢。”

“云哥,那我们的女儿叫什么呢?”女子抱着孩子,一脸慈爱地问着。苏云看着窗外的丝丝小雨沉吟道“水边朱户秋烟暝,山外丹梯晚照斜,晚照,苏晚照,我们的女儿!”

  “晚照,”女子柔情地换着婴儿,一片柔和。

  十四年后晚照安静地坐在阁楼上弹着古筝,嘴角泛起淡淡的,谁能想到她苏晚照又正真地再一次转世为人了,带着前世的记忆,她更加珍惜现在的来之不易,要知道,前世的她只是个没人会关怀的孤儿罢了,从没有享受过亲情的她被一个神经病推下楼来到了现在这个世界——梁国,谁知道在她十四岁的年轻外表下有着一个28岁的灵魂呢。

  说起来,苏晚照还真的感谢那个神经病让她远离了无尽的孤独,在这里,在苏府,她有着和蔼温柔的父母,还有在任何困难面前都现在她前面的哥哥,仅仅是想到这,苏晚照嘴角的弧度不禁变得更大了。

  “小姐,怎么弹着筝还笑的这般开心,是不是在想哪位公子啊??”站在苏晚照旁边的一个丫鬟模样打扮的年轻女孩打趣道。

  这是跟着苏晚照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灵芸,晚照也从没把她当做丫鬟,而把她当做了自己的姐妹一般,私下里她们谈话也是像这般无拘无束的。

  “我在想啊”晚照淡淡的开口“我家灵芸也快及笄了,按照梁国的规定,也是可以嫁人了,正想着帮你找个未来夫婿呢”

“小姐!”灵芸大囧,俏脸红了一片,更多了几分小女儿家的娇态,“灵芸再也不要理小姐了”

“哈哈”晚照开心的看着灵芸吃瘪的样子,手上的筝弹得愈发动听了。

  “晚照,”阁楼下传来女子温柔的声音,晚照向下一看,惊喜地回应,“娘亲!你回来啦”。

  晚照的哥哥,苏家的大公子苏亦宸自十六岁开始便离府出去经商了,士农工商,在古代似乎都成了不变的定理,爹爹知道后十分生气,哥哥也继承了父亲的倔强,自出了苏府后也没有回来了,只是苦了她的娘亲每隔两个月都要去出去看看哥哥,过几天才回来,而今天,正是她回府的日子。

  晚照将娘亲迎上阁楼,十四年过去了,岁月似乎格外怜惜这位夫人,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经过岁月的沉定,反而使她变得更加雍容了,隐隐透着一股贵气,这是她的娘亲,苏云唯一的夫人叶莞。

“娘,哥还好吗?”晚照扶着叶莞问道。

“他啊,还是老样子,一股劲地就知道经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你爹认错,唉”叶莞说道苏亦宸,隐隐地皱着好看的眉,显示着她的烦恼。

“娘亲,别担心大哥啦,他迟早会明白您的。”晚照在旁淡淡的安慰。

“希望吧”叶莞叹到。

  “娘,别不开心啦,过来坐,我最近学的古筝弹给你听,好不好?”晚照双手拉着叶莞,莞尔道,她可不喜欢看美丽的娘亲不开心的样子,要知道,娘亲笑的时候可是有着太阳的光辉,能温暖人心,她爱看娘亲笑,哪种温暖人心的力量比任何东西都珍贵。

  “好,我的晚照也变得更加温柔体贴了,来,娘来听听你的筝。”叶莞听到女儿这么说,心中的担忧少了许多,淡笑着拉着晚照坐下,柔和的古筝声缓缓流出,给天边的晚霞更增了一份诗情画意,灵芸在旁边看着小姐和夫人,嘴角也不禁溢出幸福温暖的笑。

  在梁国,苏府毫无疑问是名门望族,苏府老爷苏云是当朝左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尊贵无比。更值得世人称道的是苏府老爷至今只娶了一位妻子,便是苏宸和苏晚照的娘亲,叶莞,两人至今仍是举案齐眉、琴瑟协调,膝下更是儿女双全,羡煞旁人。整个梁国京都岚城里贵妇圈无一不羡慕着左丞相的夫人叶菀。

  这个世界,除了有梁国,还有与梁国比邻的抚水国和有着一海之隔的天涧国,三国实力不相上下,形成鼎立局面,倒也是相安无事了许多年。

  苏晚照静静地看着这苏府,自己的父母,自己身边关心她的人,享受着前世没有温暖,这一世,或许会比前世更加精彩吧。

梁国金銮殿

“启禀皇上,今年我国西北出现了罕见的灾情,导致民不聊生,臣恳请皇上放粮赈灾。”苏云手执笏板,微身上前道。

  坐在上方穿着明黄色的龙袍的男子,年纪也不过四十左右,身上尽显王者霸气,刀削般冷峻的轮廓,一双如鹰隼的眼,浑身散发着王者的气息。

  听了苏云丞相的进言后微微点头。要知道,这一年梁国出现了罕见的旱灾,不仅仅是西北,全国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旱灾的影响,不过是西北的灾情更为严重罢了。这几月来,流民四起,逐渐流向京都四周,各个城的人口都增加了近一倍,相对的,各种社会问题日渐突出,再不对此采取措施,后果真是要堪忧了。

  龙椅上的男子皱了皱眉,“爱卿所言之事正是朕这些天所担忧之事,只是,前些日子由于京城周围也收到了旱灾影响,朕一早便把粮食分到京都周围了,现在又要赈济西北,朕是有心为之,却无法可施啊。众卿家对此事可以什么建议?”

  皇上的话犹如一颗石子打破了朝堂的安静,大小官员交头接耳,却依旧束手无策。

  看到这种局面,苏云再次上前“皇上,臣有一法子,不知可否?”“哦?”皇上挑了挑眉,“爱卿只管说来。”

  “皇上,现在为四方赈灾,国库空已空虚,这时向百姓征税恐怕更是雪上加霜,不如就由京都里各富商官员捐米赈灾,这样既可以不用劳民伤财,也不用增加国库的负担,可谓一举两得。”苏云沉吟道。

  “嗯,爱卿此法可行。”皇上想了想后微笑地点了点头,称赞道。

  “皇上,此事万万不可啊皇上!!!”只见与苏云比邻而立的一个中年男子听到皇上的话后立刻上前跪了下去,此人正是梁国右丞相文学涯,不仅如此,他的大女儿文语嫣更是皇上后宫里的宠妃嫣贵妃,身份尊贵无比,一直与左丞相苏云在朝堂分庭抗礼,两人一直面和心不和,在朝堂争斗了十几年。

  “为何不可?”皇上脸上面露愠色,原本棘手的问题正有了可解之法确遭到别人的反对,即便这个人是他喜爱的妃子的父亲。

  为何不可?笑话,想他堂堂文国府的根基便是这米业,要他捐粮食,这不是在变着法的打击他的家底吗?想虽是这么想,文学涯还是对着龙椅的那个恭恭敬敬地,丝毫不敢暴露他内心真实地想法。

  “皇上,要京都所有的富商官员捐粮食也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况且这么做反而会引起京都富商官员的反对啊,还请皇上三思啊。”文学涯拱手说道,脸上尽显忧思之情。

  苏云听到这话讽刺地笑了一声“是引起他们的反对,还是引起你堂堂右丞相的反对?哦,想起来了,文国府的家业怕就是由米业起的吧,难怪文丞相情绪如此激动,怕是捐粮了之后对文国府伤害不小吧?还是说在文丞相的眼中文国府的繁荣怕是要比梁国的稳定更加重要?。”

  “你,苏云,你不要信口胡说,我何时说过这等大逆不道的话。”心中的心思被看穿后,文学涯血色上涌,顾不得礼仪立即手指着苏云说道。

  “既然爱卿没有这等心思,那就捐些粮食吧,有了爱卿作榜样,想必京都中其他的富商官员也会为国贡献的。此事就交给左丞相负责,不必再议了,退朝!”皇上有些不耐烦,挥了挥手便散朝了。

  文国府下了朝后,文学涯怒气冲冲的回到府中,手刚拿了一盏茶还没到嘴边就被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这个苏云,混账!!!”。

  文学涯的大夫人听到大厅里的动静立刻赶过来,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指挥了两个丫头上前打扫,自己则是轻轻地问道“老爷,怎么了,这么生气?”

  “怎么了???还不是那个一直和我对着干的苏云,西北要赈灾,却要我出粮食,米业是我文府的根基,那个混账是想把我文国府架空吗?”文学涯越想越生气“苏云,苏云,总有一天我定要让你从梁国消失!!”文学涯咬着牙恨恨地说道。

  就在此时,文学涯的大儿子文清羽也从下朝回来了,文清羽是大夫人唯一的儿子,自己的女儿在一年前被送入宫中成了皇上的宠妃,现在在文国府她的儿子也成了她现在唯一的依靠。“羽儿。”大夫人唤了一声。

  “娘。”文清羽对着大夫人回应到,转身又朝向文学涯“爹,何事让您如此不悦。”文清羽对着文学涯脸上无限恭敬,要知道除了自己之外,文国府还有一位公子文清玄,两人年纪相差无几,所以现在如果能取得文学涯的青睐,未来的文国府的主位者不就是他文清羽的了吗?想到文国府未来的主位者,文清羽压下心里的激动“爹,有什么烦恼可以告诉孩儿,孩儿愿为爹爹分忧解难。”

  “哼,”文学涯坐在主位上“今早朝堂上的事都听过了吧,苏云诚心是想让我拿文国府的米业赈灾,况且又是皇上亲自任命他掌管此事,只怕我文国府的米业要遭到重创了。”

  文清羽心中暗想,今早朝堂上的事京都的富商官员们怕都早已听过了吧,也是,一般与自己利益有关的事谁不是第一时间就知道。

  文清羽沉思了会,似乎想到了些什么,诡异地笑了笑,“爹,你也说了米业是我文国府的根基,我文国府粮食是多,可是这米也和人一样是分三六九等的。。。。。。”文清羽话说到一半有突然截止,留给人无限想象。

文学涯捻着胡子思考,突然笑了起来,“羽儿,不愧是为我解忧的好儿子,此事就交给你来办。”

“是,孩儿定不会辜负爹的期望。”文清羽许诺,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等到文清羽离开后,文学涯挥退了所有的人,转身去了一个密室,里面早有一个人早早地等着他。

  见到文学涯,那人立刻恭敬地跪下:“属下见过文丞相”

  文学涯径直地走到太师椅坐下:“事情办的怎么样?”

  “回丞相,小人在府上潜伏了几个月并没有遭到任何怀疑,事情也在向大人您想的方向发展,一切都很顺利”下跪的恭敬地回答。

  文学涯阴狠地笑笑:“你做的很好,听着,现在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事情的结果了,你务必要在一个月内完成你的任务,事成之后必有重赏。”

  听到文学涯地许诺,那人面色一喜,“小人定当为文大人鞍前马后,不负大人对小的的信任。”

  文学涯听到脸上的阴鸷显露无疑,不一会密室里就传来了他诡异地笑声。

  苏府已快到天黑了,苏云仍未回府,叶莞看着一桌子快凉掉的菜无奈地开口“再去热一遍吧。”苏晚照看着一旁着急的叶莞莞,缓缓拉着她坐下笑道“娘亲,别担心,爹爹一会就会回来了,在这么站在门口看都快成了望夫石了。”

叶莞听到脸上一红,总是成亲了这么多年,她做云哥的感情确一日深过一日,再听到自己女儿这般打趣道,竟也露出了小女儿的娇态“你这丫头,越发口无遮拦了,看哪天把嫁出去了还想这般胡说。”

“晚照才不要嫁人,晚照有娘亲疼着,有爹爹爱着,有哥哥护着,才不舍得嫁什么人呢!”“你啊,就一张小嘴甜。”

  母女俩互相调侃着,忽然听到下人叫到“老爷回来了,老爷回来了!”叶莞立即迎了上去,拉住苏云的手“怎么今天回来的这般晚?”

苏云回握住她的手“帮皇上办事,为西北筹粮赈灾才晚了点。”

“爹爹,可是今早在朝堂上说的向富商官员筹粮之事?”苏晚照问道。

  “嗯,晚照也知道了吗?”

  “可不是嘛,我们家的苏丞相为西北筹粮得罪了京都所有的富商官员,可不是人人尽知吗?”叶莞在旁边酸酸地说道。

  “难道要我看着西北的几十万人民活活饿死不成?”苏云反问。“我不是那个意思啊云哥,我怕你为此事得罪了众人,受苦的还是你罢了。”

  叶莞看着苏云满脸的担忧。晚照也说道“是啊,爹爹,娘亲和我只是担心你遇到什么不好的事。”

  “我是为皇上,为梁国,为百姓办事,天会庇佑我,不会有事的。”苏云笑笑,“好饿,我们先吃饭吧,前些日子不是新来了个厨子吗,你娘天天念叨说厨艺好的不得了,你和爹爹赶紧去尝尝去。”

  晚照看着苏云云淡风轻的样子,心中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自从苏丞相开始掌管征粮之事,苏晚照隐隐觉得有种不安,于是便想带着灵芸来到京都郊外的重光寺祈求苏府的平安,爹爹和娘亲的康健。

  梁国梁文帝广德年九月十五日,宜祭祀。

  苏晚照起了个大早洗漱打扮,灵芸也不停地忙前忙后,等到苏晚照打扮好后,灵芸看着自家小姐在镜中的模样不由得痴了。

  镜中里的是怎样的一个妙人儿啊,只见她约摸十四五岁的年纪,肤光胜雪,不施粉黛,眉目灵动,浅笑盈盈,弱质纤纤,头挽双鬟,一支小巧的碧玉簪横插发间,一身居家素服更显柔弱,一条流苏腰带系在腰间愈发显得纤腰不盈一握,尤其是这女子身上散发的安静宁和的气息,让人不由得产生好感想去亲近。

  “小姐看起来比现在的岚城第一美人还要好看呢,好似天上的仙子。”灵芸不由得发出感叹。

  “呵呵,是嘛,我看着我们家的灵芸姑娘长得也是十分可喜呢,是不是也是个落入凡尘的小仙女啊。”苏晚照拉着灵芸的手细细打量。

  不得不说,灵芸也是身材高桃,体态轻盈,乌发如漆,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女儿家的纯真。虽不如晚照那般娴静动人,倒也是个十分单纯的小丫头。

  灵芸自小丧失双亲,来到苏府时还只是个不到八岁的胆小丫头,差点在街上饿死的她遇到了出门游玩的苏云夫妇,见她可怜,又与苏晚照年纪相仿,便被派来做了苏晚照的贴身丫头。

  苏晚照前世也是无父无母之人,对灵芸的经历也感同身受,所以她并没有将灵芸看做下人,而是在私下里结成了义姐妹,灵芸小她一个月,她也捡了个便宜,认她做了妹妹。灵芸知道小姐待她如亲姐妹,给了她家的温暖,所以她也曾暗暗发誓,此生必要让小姐幸福喜乐,长乐无忧,无论她灵芸要做什么她都不会皱一下眉。

“小姐。”灵芸听到小姐总是这般打趣她,微微地抗议“想夸小姐你美丽还要被你说上一句。”

苏晚照看着灵芸小委屈的模样,莞尔道“我也是在说灵芸姑娘漂亮可人呢,怎么还这般不高兴。”

  “小姐,切莫再拿灵芸开玩笑了。”灵芸俏脸一红,被苏晚照夸的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了头,“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去重光寺吧。”

  苏晚照看着镜中的自己,狡黠地一笑,“等等哦,灵芸,还有东西没弄好呢。”灵芸看着自家小姐的笑意,想到了某些东西,恍然大悟。

  只见苏晚照从梳妆盒中拿出了几条人皮做的小疤痕细细密密地贴在了自己脸上,一张绝色的脸瞬间变得难看异常,只是苏晚照身上的安静宁和的气息未改,也不觉得这张脸有何恐怖的了。

  灵芸看着自家小姐亲手“毁了”的样貌甚是不解,小姐甚少出门,每次出门也总是弄的这副模样,现在谁出门不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啊,反观自家这位,真是个另类。

  苏晚照看着灵芸一脸不解的迷糊模样淡淡开口“我只是去祈福,又不是相亲,打扮那么好看干嘛。”美丽是种罪过,红颜祸水的史事她知道的太多,她不愿因着自己的容貌打破苏府的安逸平静,灵芸那般单纯又怎么会懂。现在这样,就很好。

“好啦,别再这么郁闷啦,我们走吧。”苏晚照不理会灵芸不解的眼神,率先起身下了云阁楼。

“哎,小姐,等等我”灵芸立刻追了上去。

  重光寺佛前苏晚照虔诚地虔诚地跪着祈祷苏府平安,爹娘康健。前世,她苏苏晚照从不信什么神魔鬼邪,但当她再世为人,对这些也有了不同的看法,这世上还是人在做天在看的。

正当苏晚照结束了祈福之后,外面传来了一阵吵闹的声音,佛门净地,是谁如此喧闹。苏晚照皱了皱眉,转身对着身边的灵芸说“灵芸,随我出去看看,外面这是怎么了?”

“是,小姐。”

  苏晚照与灵芸出了重光寺,只见寺外一**流民将两个正在发馒头的女子团团围住,梁国的旱灾导致各地的流民一**的向京都涌来,出现这样的情景并不让苏晚照感到意外。

  “哎,哎,你们都排好队,我家小姐都会给你发馒头的。”一个丫鬟打扮模样的红衣女子看了这乱糟糟的情况不免生气地说道。

  另一个被红衣女子称作小姐的白衣女子脸上虽然带着微笑,可微微皱起的眉还是表现了女子的不满。

  “小姐,你看。”灵芸拉着苏晚照指着她们说,“是有个好心的小姐在接济灾民呢,真是个有善心的小姐呢。”苏晚照看着灵芸一脸的兴奋不置一词,这个小姐恐怕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善良温顺。

  “姑娘,你就是活菩萨啊,谢谢你们,你们救了我的命啊。”一个衣衫褴褛的流民在领到馒头后跪下拽着白衣女子的衣角感谢道。

  白衣女子看到自己胜雪的衣服突然留了一个丑黑黑的印记,脸上的笑意顿时收了去,心中的不满毫不留意的表现了出来,眸中也微微泛起怒意。

  红衣女子看到小姐脸上泛起的怒意,立即对那个流民呵斥道“大胆刁民,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吗?竟然敢冲撞文国府的幽若小姐,是不是不想活了?”

  原来此二人正是文国府的二小姐文幽若和她的侍女红叶,文幽若只比苏晚照大上一岁,却早就以京都第一才女加美女为梁国所知了。外人只道她是人美心善,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赛过天上仙子。在这个梁国出现这么大的旱灾时,作为京都第一才女加美女出来赈济灾民是最合适不过的了,不过是出自真心还是为自身博个好名声,怕是不得而知了。

  流民听到眼前的侍女呵斥声,一时反应不过来,自己正是在感谢两位姑娘啊,为什么她们却这般生气呢?

  文幽若看向自己裙摆上那一大片的污渍,原本压抑的心情变得更是不快了。她本不想出来应对那帮刁民,不过她的母亲,文国府的二夫人却执意要她亲自去赈灾,为的就是要京都里的人都看到她女儿的乐善好施,为她的第一才女美女的名号锦上添花。

  可是现在看到自己心爱的衣裙被毁了之后,文幽若便不再隐忍了,微微收了脸上的怒气,对着正在领馒头的流民说“幽若身体不适,剩下来要负责的事就交给重光寺的师傅们了,幽若先行告辞。”说完,便带着红叶离开了流民群。

  灵芸将文幽若的一举一动都看了清清楚楚,不由得嘀咕道,“我还以为是个多么有善心的小姐,原来竟也不过如此。”

  苏晚照看着灵芸不由得摇了摇头,这丫头就这样,心直口快,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看到好的便夸,不满意的也直说不避讳,真是单纯又没心眼。

  文幽若向着她们俩走来,不知是否听到了灵芸嘀咕,俏脸一红,美目直直地看着灵芸和苏晚照。

  红叶看着她们俩这般说小姐,顿时火了“我家小姐如此美丽善良,岂有你等在此胡说。看看你家的小姐,丑成那样,不知道这样会影响梁国京都的市容吗,还好意思出来祈福,恐怕天上的神佛都会被吓跑啦。”文幽若听到红叶这么还击俩个冲撞她的女子,丝丝笑意慢慢浮现出来。

  灵芸听到那个红衣女子这么诋毁苏晚照,也顾不得什么女子礼仪,双手叉腰“你家小姐看起来如此不喜与流民在一起,干嘛还装成那副乐善好施的样子。干脆别叫文小姐了,直接叫装小姐算了。”

  “那你家小姐叫丑小姐好了,还算是符合事实啊。”红叶顿时还击了回去。

  “你!!!”灵芸恼羞成怒,正想着怎么说回去,在旁边的苏晚照拉住了她,缓缓上前开口道。

  “两位姑娘莫怪,是我家丫头不懂事冲撞了两位,小女在此道歉。”

  “哼,这还差不多。”红叶一脸骄傲的说道。

  “小姐啊!”灵芸看着苏晚照道歉,又看到红叶一脸得意的笑,更加生气了,说她家小姐是丑小姐,哼,怕是没有见过我家小姐的绝色倾城呢。什么京都岚城第一美女,哪里比得过我家小姐。

  “灵芸,随我去看看哥哥吧。”苏晚照不想再理会文幽若她们,带着灵芸离开了重光寺。

  去苏亦宸住处的路上,灵芸一路撅着个小嘴,不理会苏晚照。

  苏晚照看到后,笑问道“这是谁惹我们家灵芸姑娘生气啦?”

  灵芸说“小姐啊,刚才那个女子那般诋毁侮辱你,你干嘛却还要向她们道歉?”

  苏晚照依旧笑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况且的确是你先说她们的不是啊?”文幽若是文国府的小姐,也不是什么省事的主,如果继续吵下去保不齐会因此记恨灵芸,记恨我苏府,爹爹早已在朝中得罪了文国府,她可不能在火上浇油,单纯的灵芸又怎会懂这些,不告诉她也是为她好。

  灵芸自知理亏,不再说文幽若她们了。

  俩人乘坐的马车很快到了苏亦宸的住处—逸轩宅,还未进门便看见一对栩栩如生的石狮奋力两旁,刷漆红木的大门,鎏金的铜球密密排布在门上,显示着主人家的富气与大气。逸轩宅处于岚城最繁华的地段,占地也不比寻常官员的府邸小,这也充分证明了苏亦宸在自己的商业上是有所作为的。

  苏晚照下了马车,刚想要敲门,门却开了,一个人推着轮椅缓缓地走了出来。

  轮椅上的男子不过二十左右,面如美玉,俊美不凡,目似朗星,双眼光华莹润,透出摄人心魄的光芒。只见他身穿银白色水墨画锦袍,乌发被玉冠束起,只用一个碧玉的祥龙簪固定,整个人看起来仿佛画一般,让人移不开眼。

  苏晚照仔细打量,在看到男子不能行动的双腿,不免觉得有点可惜,这么儒雅的男子怎么会不良于行。

  在苏晚照看着轮椅上的男子时,男子也同样在看她,这女子是受到了怎样的经历,脸上布满了细细小小的疤痕,看起来有些狰狞,不过女子的眉目之间却有着安宁祥和之气,萦绕在女子周围,让人不由得产生好感,想要去亲近。

  苏晚照接触到男子看她的眼神,优雅地行了个礼。

  这时苏亦宸走了出来,看到门口男子说道“熙王走好,那个东西有了下落苏亦宸一定相告。”

  “如此,便先谢过宸兄了,小王告辞。”轮椅上的男子淡淡开口,手挥了挥,便离开了,临走时还看了眼苏晚照,这个女子,倒很十分有趣呢。

  送走了熙王,苏亦宸才看到自己的妹妹一直站在门口,惊喜道“晚照,你怎么来了?”

  别问他为什么能一眼就能认出苏晚照,这些人皮小疤痕还都是苏亦宸送的呢。虽然不懂妹妹想的什么,不过只要是苏晚照想要的东西他苏亦宸一定会为她得到。

  “哥哥,现在才看到我啊”苏晚照调皮的一笑。

  “哈哈,哥哥刚送走了客人,没注意到嘛,晚照妹妹莫怪。”苏亦宸讨好道,说完还夸张地向她行了个礼。

  “哥哥,刚才那个坐轮椅上的是谁啊?”苏晚照有些好奇。

  苏亦宸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梁国皇三子熙王疏陌熙。”

“三皇子疏陌熙?原来就是他吗?”苏晚照微微感叹道。

  之前在苏府时,她也有听过关于三皇子的事,知道他少年时丰神俊朗,属帝王将才,知道他在三年前的百兽苑中遭到猛兽袭击导致双腿经脉具断,以致于现在的不良于行,知道他现在已成了个闲散王爷,终日在熙王府,远离了朝野。

  以前只是听过三皇子的事,觉得这就他时运不济罢了,现在看到本人,不禁为他感到可惜,还有一抹没察觉到的淡淡的心疼。

  “哥哥,三皇子找你做什么”苏晚照不解。

  苏亦宸看到自家妹妹问起三皇子淡淡回答,“三皇子虽然说已经是不良于行了,但他从未放弃过寻找奇药来治他的腿。”苏亦宸顿了顿,“而龙行草就是治疗经脉的旷世奇药。”

  “龙行草?”苏晚照惊讶道。

  并不是因为她不知道龙行草,而是正是因为她知道关于龙行草的事,这是种仅仅出现在古书中的奇药,能今全身经脉具断的人恢复如初。可是龙行草也只是出现在书中,当今世上并没有见过谁有龙行草,怕是早已绝迹了吧。

  “晚照是不是也觉得可能绝迹了?”苏亦宸似乎看穿了苏晚照的想法,笑问道。

  “不是吗?”苏晚照不答反问。

  苏亦宸旋身坐在椅子上说道,“开始我也以为龙行草已经绝迹了,可是我在天涧国做生意时打听到龙行草似乎就藏于某个高官的家中,而且可能连他们皇帝也不知道呢。”

  “这消息可靠吗?”苏晚照有些怀疑,毕竟龙行草这种奇药并不是那般好找到的。

  “不管可不可靠,只要有一线希望,想必熙王也定然不会放弃的。”苏亦宸挑了挑眉。

  “三皇子和哥哥的关系很好吧,哥哥如此帮他。”苏晚照揣测道。

  “左不过是商人之间的交易罢了,再说熙王当年也可谓是人之龙凤,若能找到龙行草不仅可以使你哥哥大赚一笔,也不可惜了熙王这样一个经天纬地的帝王将才,顺便可以和熙王交个朋友啥的,以后你哥哥在梁国的商业名号那可是响当当的,不是一举三得了吗?”说完,还俏皮的冲着苏晚照眨了眨眼。

  到底是个不一般的商人,分析事来头头是道,也都是占到了最大利益,苏亦宸真可谓是个经商的奇才啊。苏晚照心里暗叹道。

  “哥哥商业上能取得如此成功,晚照打心底里为你高兴,这样,娘亲,爹爹和我也都放心了。”苏晚照看看了座位上意气风发的男子说道。

  苏亦宸与苏云长得有七八分相似,却不似苏云那般俊雅,而是带有一丝邪魅,一双丹文眼格外魅惑,不仅如此,已经十八岁的他仍旧未娶亲,即使现在从商,也还是成了整个京都岚城未出阁女子心中最佳的未来夫婿人选,走到哪儿都惹得情窦未开的小女子一脸娇羞的,,,搭讪!

  听到苏晚照说起苏云,苏亦宸有点讪讪地问道“爹,最近还好吗?”

  “爹爹身体非常康健,只是今日在忙碌赈灾之事有些费神了,也有些消瘦了。”苏晚照不紧不慢地回道。虽然苏亦宸当初执意经商离家,可他对苏云依旧是很孝敬的,逢年过节必定会准备厚厚地礼物让苏晚照带回苏府,也经常向苏晚照和娘亲询问爹的情况,只盼他能理解自己的意向,不再逼自己做他不爱做的事。

  苏亦宸在听到苏云最近的情况后,说道“我也听说爹在忙于赈灾之事,此事我也不会袖手旁观。”苏亦宸想了想,随即唤道他身边的商铺管家燕来,“燕来,把今年盈利的百分之五十拿出来送到苏丞相那里当做我们的赈灾款。还有,我前些日子从抚水国带来的千年参和碧雪莲也一并带过去。”

  “是,我这就去办,公子。”燕来福了福身,立即走门外。千年参和碧雪莲那可是补身养身的珍贵药材,在梁国即使有钱也不定能够买到,自家公子对老爷的身体如此着想真可谓是一片孝心啊,只盼着他们父子能早日和好,不必如此针锋相对了。燕来心里想着,慢慢加快了脚上的步伐。

  苏亦宸看着燕来出去,又笑道“有些日子没见过晚照妹妹了,中午和哥哥吃个饭再回去吧,我今天可是准备了你爱吃的松鼠鱼呢。”

  “哥哥都这么说了,我都有些饿了,现在便去吃吧。”听到有自己爱吃的松鼠鱼,苏晚照有点眼睛放光。

  “哈哈,走吧。”看到自家妹妹这般急不可耐地模样,苏亦宸心情大好地笑着出去了。

  熙王府疏陌熙在府中的花园里由人慢慢地推着前行,想了想今天去打探龙行草的一些事,有些黯然,“易冷,你说我还能再站的起来吗?”

  身后推着轮椅被唤作易冷的男子神色严峻,看着坐在轮椅上恍如谪仙的男子不由得有些心疼,“王爷,龙行草已有了下落,有了龙行草,再加上莫老的医术您一定还会再站起来的。”

  “是吗?可是有些人却希望我永远都站不起来了呢。”疏陌熙笑着开口,说的话确实如此残忍,眼神里泛着一丝嗜血的光芒,手指不由得慢慢握紧,关节也开始微微发白。

  三年前,他疏陌熙是怎样的一个天之骄子啊,梁文帝疏擎宇几个皇子中最宠爱的一个,不到十七便主动请缨上场杀敌,大败了抚水国,稳定了边界安宁,战功赫赫的他班师回朝后又被加封了定国大将军,一时红遍了梁国,成了所有梁国少女心中的爱慕对象。可是,就在他被加封为定国大将军不久便在百兽园狩猎中被几只猛虎袭击导致双腿经脉具损。呵呵,一个天之骄子变成了一个终日只能在轮椅上度日的废人!他怎能不恨!他怎能不知道双腿被伤并非巧合,只是,这些又岂能在一朝一夕中解决,也罢,我疏陌熙韬光养晦到今日,也是应该让你们知道毁了我疏陌熙是个怎样的代价!

  易冷看着自家王爷身上散发的恐怖气息,知道他又回忆起了以往的事情了。这些年,王爷由一开始知道双腿被毁的震惊,绝望,慢慢变得收露锋芒,韬光养晦,外人看王爷会觉得他是个温和如玉的男子,可是,作为王爷心腹的他们却知道自家王爷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般无害,那些陷害过王爷的人就等着后悔吧。

  两人都沉醉在往事的回忆里,一个黑衣侍卫突然跪在疏陌熙前,“王爷,莫神医来了。”“请过来。”疏陌熙唇口微动。

  话音刚落,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捻着灰白胡子气红着脸过来了,“我不过来,你小子打算什么去我那儿泡药,每次到泡药的时候总要我三催四催的,我一个老人家每次这样跑来跑去的也很辛苦的。”

  说完,还气呼呼的瞪着疏陌熙,不过,眼神里却充满着心疼与恋爱,自从疏陌熙双腿受损后,他便一直照顾着他。每个三天便帮他用药水泡腿,保持他双腿肌肉不萎缩,护理着受伤的经脉,虽然不可能一时医好,但也可以不让双腿变得更差。谁知道这小子每次都不按时来害得他到处找。

  疏陌熙歉意地看着眼前的这个老者,心中涌出一股暖流,自从双腿受损以后只有他如亲人般对待他。疏陌熙的母妃娅贵妃自他两岁后便薨世了,父皇也待他不比从前,兄弟中除了自己的同胞弟弟疏流影常来看望自己也再无别人了,更别提那些个趋炎附势的小人。莫御风是自己师傅百里秋的知己好友,自师傅云游四方之后,便把疏陌熙交给了莫御风照顾,莫御风虽不如师傅那般拥有绝世武功,傲视天下,不过他的一身医术却是独绝三国,更是拥有医仙之美名,莫御风一生为医,无家无室,对于疏陌熙如自己孩子般疼爱,对于他的双腿可谓是尽心尽力,只期盼哪天能将他医好,再不受这折磨。

  疏陌熙看着莫老眼里泛出的疼惜,笑着回道“莫老,我正要赶往你那里去泡药,你倒等不及来寻我了,可是这两天没见到我思念我了?”

  “你小子就爱拿我这糟老头子打趣”莫御风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突然又直直地看着疏陌熙,眼神中带着期望,“对了,龙行草是否有下落了?”

  疏陌熙回道“听苏家大公子打听道可能在天涧国某处,不知是真是假。”疏陌熙神色淡淡,看不出喜怒。

  “让人去天涧国看看,有了龙行草,我定要你完好如初。”莫御风听到有龙行草的消息难掩激动的心情。

  疏陌熙看着莫老踌躇满志的样子微笑着“这个自然,我还要等着莫老爷子治好我呢。”

  “嗯,现在随我去泡药。”莫御风上前,领着疏陌熙和易冷向他的月药庐走去。

文国府

文幽若领着红叶一脸怒色的从外回来,回来后都没见过自家娘亲文国府的二夫人便直直地冲回自己的梦瑶阁。

二夫人正在和大夫人还有一群文学涯的妻妾正在大厅内说话,看到文幽若怒气冲冲的从外面回来也不进来向她们打个招呼,大夫人扯了扯嘴角一脸嘲讽“妹妹这礼仪教的是越发的好了,幽若回府见了我们都可以不必请安了。”

自这个二夫人进府后,老爷对她的关心便不及以往,不仅如此,还成天与她作对,偏偏老爷喜欢的紧,连带着对这个贱人生的儿子女儿都要比自己生的好许多,有些时候这两个小贱种都不把她放在眼里,今天可要当着这群人的面给些颜色给这个贱人看看,让她知道在文国府谁才是当家主母。想到这,大夫人眼中便闪过一丝阴狠。

二夫人听到,脸上从容,“姐姐,幽若一想是个懂礼的孩子,可能是今天幽若去重光寺赈灾累了些才一时忘了这些,还望姐姐不要介意。”

二夫人是典型地江南水乡的女子,一举一动尽显柔美温情,即使生过两个孩子的她身材却依旧纤细,两只桃花眼尽显风情,是个标准的南方美女。而大夫人从小生在大户人家,端庄严谨是有的,然而独独缺了那份女人的温柔。

  大夫人听到后,脸上的嘲讽更深了“听妹妹这么说,以后幽若要是见了本夫人都可以称累不行礼了,还是说这个文国府已经轮到妹妹当家,你的女儿才敢对我这个当家主母如此放肆!”

  听到大夫人教训二夫人,底下的一群小妾不免有些幸灾乐祸,也是,文国府只有两位夫人,其余的都是没有孩子的姨娘罢了,平时老爷最宠的便是这个二夫人,不管后院小妾有多少,每月去二夫人霜花苑的次数总是最多的,也难怪招人嫉妒了。

  坐在下面一个比较受宠的崔姨娘用扇子掩着笑了笑“二夫人,幽若小姐还是岚城第一美女加才女呢,怎的如此不知礼数,回府后也不向当家主母行礼问安?岂非只是浪得虚名?”

  二夫人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崔姨娘,神色一顿,忙说道“姐姐,妹妹不是那个意思,妹妹从未想过做什么当家主母,今日幽若有错,今后妹妹定到好好教导。”

  “哼”大夫人听到玉霜儿如此说,脸上的神色未松动一分,“既然有错,那妹妹说要该如何呢?”

  “自然是要听姐姐的。”二夫人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声音充满了不甘。想她玉霜儿为文学涯添了一儿一女,又深得他的宠爱,可是,不就是因为她出身微贱,所以才迟迟不肯休了大夫人,让她成为文国府最尊贵的女人。而那大夫人,也就是仗着她出身于三朝元老之家,让文学涯在仕途上如虎添翼,虽不如对她那般宠爱,却也是极为尊重,让她在大夫人面前不得不委曲求全。

  大夫人听到二夫人这般才松了松皱着的眉,“既然妹妹已认错,那我也不好追究太多,那就罚幽若一个月不许出文府,好好学习一下礼仪吧。”二夫人听到大夫人这般发落,松了口气,只是不许出府而已,这倒没什么。

  “不过,”大夫人看到二夫人放松下来的神色,狡猾地一笑“听闻妹妹的礼仪学的是极好的,幽若这一个月的礼仪就交给你了,可是,姐姐怕妹妹你又要照顾老爷又要教礼仪辛苦,这样岂不是得不偿失,所以这一个月你就不用伺候老爷了,安心教你女儿的礼仪吧,此事我自会向老爷说明,不劳你去了。”二夫人听到这个月伺候不到老爷顿时心慌了,老爷的宠爱决定着自己在府中的地位,要是这个月看不到老爷,自己的宠爱必定会受影响,这个女人自己不受宠就罢了,还不许她受宠吗?

  “妹妹知道了。”二夫人恨恨地说了这句话,抬头看了看大夫人,嘴角流露出来的若有若无的笑意似乎在说,你不就是仗着老爷宠你吗,这会不让你伺候老爷,看你还怎么能在文府横。底下的小妾看到大夫人如此惩罚二夫人内心早已笑开了花,没了二夫人争宠,老爷来自己房里的几率可是大大增加啦,要是能趁着这次机会怀上老爷的孩子,以后在文府的日子也就好过多了。

  二夫人一脸怒意地从大厅出来后,便去了自己女儿的梦瑶阁。

  此时文幽若已换下了在重光寺被弄脏的衣裙,正打算去见娘亲便看到二夫人已在门外,微微带着怒意。

“娘,”文幽若唤了一声“都怪你要我去重光寺赈什么灾,我的雪绫裙都被那些流民毁了,那可是我最喜欢的一条裙子啊。”文幽若看到二夫人便想到由于她让自己去赈灾反倒毁了自己心爱的裙子,有些生气。

“瞧你那点出息,左不过是条裙子,竟气成这样,让那个老女人抓到了你的把柄。”二夫人恨铁不成钢的说,”我以前怎么教你的,要喜怒不形于色,在外人面前一定要保持最完美的状态。你这样什么都写在脸上,吃亏的会是你自己,”

文幽若看着二夫人严肃的模样,不敢再说了,抓着裙子低着头。

看着这个长得越来越漂亮的女儿,二夫人心中的怒气便消减了许多,”梁国不缺美貌的女子,你要做的是呈现个心地同样美丽的女子,这样才没有人能撼动你岚城第一美人的地位,这也是我今日让你去赈灾的原因,你懂吗?”

”女儿受教了。”文幽若回答的漠不关心。

看到女儿不理解自己的意图,二夫人有些无可奈何,也罢,终归自己这一个月不能伺候老爷,现在倒可以教教她些东西。

1 2 3 4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