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沈运吴胜男)全文免费阅读-沈运吴胜男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书名:明朝小相公

主角:沈运吴胜男

简介:火爆新书《明朝小相公》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半包软白沙,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四十年来公与侯,纵然是梦也风流我今落魄邯郸道,要向先生借枕头
沈运说:别急,我得好好想一想,这一辈子,我到底是要公侯万代,称王称霸,还是过着几亩薄田,几间草庐,顺便在钱庄里存个几亿两的简单生活……

明朝小相公

《明朝小相公》在线阅读

第三章 一屁股的风流债

吴家和沈运的家,其实就是隔着一道不高的围墙,沈家巷的屋子,大多是这样的格局。

一进小小的宅子,前面是个小院,后面有些空地,四周不高的围墙围了起来,这些空地,有些人家种些花草,有些人家,则是开辟出一个小小的菜园子,种些时令蔬菜。

吴家的后院,种的当然不是那种中看不中吃的花花草草。

领着沈运进了门,吴胜男径直去了后院去采摘蔬菜,留下沈运一个人在院子里。

院子里有棵桂花树,树下有几把椅子,一阵微风吹来,那些细细小小的桂花,就从树上飘落了不少,落在院子里,让院子里到处都是那淡淡的桂花香气。

将落在椅子上的细小花瓣轻轻的拂去,沈运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有些百无聊赖的打量着四周。

吴胜男从后面采摘完了蔬菜,从厨房里拎出一桶水,在屋檐下择洗了起来,沈运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仿佛有所察觉,抬起来头,朝着他甜甜一笑。

“要我帮手吗?”他笑着问道。

“你还真不同了啊,这种事情,以前叫你帮我,你说什么,君子要远离厨房,还说这是圣人说过的话呢!”

“我真这么说过?”沈运摸摸自己的鼻子,有些尴尬:“是君子远庖厨,但是,这意思可不是说男人不进厨房,你想想啊,厨房里杀鸡杀鸭的,多血腥啊,作为一个君子,不能不吃饭菜酒肉,但是,也不能看着这些鸡鸭受罪,当然只好眼不见心不烦了!”

“还有这种说法么?”吴胜男笑盈盈的说道:“圣人也是个实在人,又要吃又不忍看,所以才有这话说出来!”

沈运站起身来,就要去帮她,吴胜男摆摆手:“真不用,几碟小菜而已,又没大肉大鱼,就不用你帮忙了,你就坐那里歇着就好!”

似乎是因为有了沈运的关心,吴胜男的心情好了许多,一边忙乎着,一边嘴里还哼着什么,沈运仔细的听了一下,却是听不出来这哼的是什么,大概是这个时代的小曲吧,曲调很简单,却是听起来很舒服。

院子的门哗啦了一下打开来,一个健壮的身影走了进来,一眼就看见坐在椅子上的沈运,这人影明显的愣了一愣。

“哥,你回来了!”

吴胜男的眼光从来人的身上掠过,最后落在了他的手上提着一个油纸包上,笑着开口:“沈运今天来家里吃饭,你带的什么回来的!”

将手中的油纸包递给自己的妹妹,吴超笑着指指厨房,看着自己妹子欢快的走进厨房,他叹了口气,拉过一把椅子,在沈运面前坐了下来。

沈运挤出一个笑容,看着眼前这位。

吴超身形不高,却是很敦实健壮的样子,一身公服穿在身上,绷得紧紧的,他看着沈运的模样,也不是很凶恶,只是他天生的一脸横肉,绷着不笑的时候,就已经是一副凶恶的样子了。

他这模样扮相,还真是符合他衙门公差的身份,这样看着沈运,沈运都觉得有几分被人审问的意思了。

“下午的事情,我听说了,你就这么点气性,你爹要是还在,非得被你气死不可!”他摇摇头:“你还是读书人呢,那么多年的书,读到哪里去了,大丈夫何患无妻,真有本事,用钱,用权,将喜欢的女人弄到手就是,弄不到就寻死觅活的,死了也活该,这种没用的人在世上,纯粹是浪费粮食!!”

“哥!”

吴胜男从厨房里探出来,愠恼的喊了她哥哥一声,好不容易沈运正常了些,自己哥哥又说这些话,他受不了怎么办?

“我知道错了!”

沈运垂下头,叹息了一声:“这种事情,以后不会发生了,这事情就算过去了!”

“过去了,你想的美呢?”吴超却不是他妹妹那么好打发的:“你说过去了就过去了?”

他翻了翻白眼:“你要是今天死了,这事情就真过去了,到时候你爹留给你的院子,你那债主来收走,从此沈家巷子再没姓沈的人家,这才叫过去了,但是你没死,那些欠下的银子,可就得全部还了!”

“债主?”

沈运一下就懵了,他不知道,自己还欠了什么债,自己前身的记忆了,也没有自己欠一屁股债的记忆啊。

“你当你在胡诗诗那里吃喝花费,不花钱的啊,以前你钱给的利索,人家自然买你这个面子,不必每次都叫你会钞,但是,人家是做什么买卖的,哪怕陪你说会儿话,都是要银子的,你不知道吗?”

吴超见到他这模样,气不打一处来,这沈运读书真读糊涂了,以前多聪明的一个家伙,怎么现在这么混吝呢。

“我记得,平日里还就真只是说说话什么的……”沈运喃喃说道。

“屁,你知道她那门子是走的谁的门路么,没人照拂着,她那买卖早就被人吃了!”吴超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咱们应天府的兄弟上门收钱,人家都不买账,你觉得你在她那里的银子,赖得掉么?”

“她有那么大的后台?”沈运微微吃了一惊,敢情自己为之寻死觅活的那个粉头,还是有来历的,而听这吴超说,好像自己在哪里肆意花销了不少,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欠债。

想想自己床下的可怜的那个小银稞子和身上的那些铜钱,他陡然感觉到了这个时代对他深深的恶意。

穿成一个穷秀才就算了,这穷秀才还是自己祖宗,好吧,这都不计较,就是这祖宗家徒四壁不说,居然还欠了一屁股的风流债,而这债要是自己不迅速还清的话,如这吴超说的,只怕人家直接就来收房子让自己流落街头了。

更要命的是,这债主听起来,还是很凶猛的,连应天府的公差都可以不鸟的人,那该是何等的背景啊!

“反正上次为你的事情,我和几个兄弟去了一趟,打算找个茬子封了这个暗掩门,没想到人家直接拿出平安牌子了,我能说什么,只能掉头就走!”吴超有些郁闷的说道:“那可是每月给锦衣卫上贡才有的平安牌子啊,你说你惹谁不好,惹那样的女人!”

1 2 3 4 5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