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苏瀛萝云)全文小说-(苏瀛萝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火爆新书《宫门阙:美人似毒》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沛涵,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因那位繁华妖冶的女子踏入红尘,也因那位女子厌倦了红尘他与她,向来缘浅,奈何情深他龙袍加身翩翩而来,对她关怀备至,时而无情阴狠,时而温柔似水他宠她爱她,芙蓉暖帐许柔情万千,她们嫉她恨她,笑里藏刀处处使诈一入宫门深似海,荆棘遍布,阴谋暗涌,她本无心争斗却总是处处被欺凌她在阴谋爱恨中寻不着出路,总是忆着温暖似阳的他,借此抚平创伤龙袍加身的他,究竟是爱她入骨,还是视她为掌中棋?温暖如阳的他,究竟是因爱生恨,还是私心作祟?一道宫门锁千重,皇权倾轧,阴诡遍地,她在爱恨纠葛中失了自己往昔旧情,山盟海誓,终成相“爱”相杀

宫门阙:美人似毒

《宫门阙:美人似毒》在线阅读

第十章 心儿乱

第十章 心儿乱

夜色渐深,殿外的清风一下下的吹打着窗扇,风声虽不大,但在这寂静的殿里,那风声却十分刺耳。

“琼妃娘娘,时辰不早了,该动身去庆阳宫了。”

屋外传来了太监的催促声,我却无动于衷,正拿着红纱盖头站在我身后的琉烟听此,凑近我耳边小声道:

“奴婢斗胆,奴婢觉得娘娘您还是依着皇上的意思去做吧,眼下宫内已流言四起,众人皆笑娘娘失宠连那内务府都敢给您脸色看,要是长此下去娘娘颜面何存?岂不是任何低贱的奴才都敢对您不敬了,您是主子,他们是仆,规矩不可乱,可万万不能如此啊。”

听着琉烟的劝诫,看着铜镜中已上好妆的自己,我竟看得出了神,恍惚间又忆起有关苏瀛的点点滴滴,镜子中所映出的我,眼眶有些泛红,眼角开始湿润,视线渐渐开始模糊,太监的催促声再次响起,我眨了眨眼,深吸了口凉气,侧头对着琉烟说:“去庆阳宫吧。”

琉烟笑着点头:“奴婢这就去准备。”

苏瀛你可知,我宁愿我两从未结缘,也不愿今时今日以这副面貌,此种身份来面对你。

在庙中躲雨那日,你没有说完的话,是否是要对我表示歉意的话语,因为你骗了我,除了你对我的真心,其余有关你的一切,都是你凭空捏造的,所以你感到抱歉,想要对我吐出实情,敞开心扉,谁知,却被我无意打断。

如果我没有打破那尴尬的气氛,如果我早就洞悉一切,便不会与莞辰结识,更不会如此心痛。

现下的我该说些什么才好,要做些什么才能抹去与你相伴的记忆,又该如何去称呼你呢?

是该唤你苏瀛,还是该笑着叫你一声大皇子?原以为坊间传闻,当今圣上收养已故兄弟的孩子只是流言而已,谁想此事竟是事实!

一个是正直而立之年的皇上,一个是身份尊贵的皇子,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像我这种平凡无奇的女子竟会与这普天之下最尊贵的两人有所纠葛,就算没有血缘那又如何,他还不是莞辰的孩子,就算我对他的情意再深又能怎样?什么都不会变。

一个男人也许可以娶三妻四妾,但身为一个女人,又怎可嫁于两夫?

忘不了也没关系,要佯装已经记不起,心痛的快要裂开了也没关系,咽泪装欢便好,现在的我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大概也就只有护你安好了吧。

从华熠宫去庆阳宫的路并不远,但为何我脚下的步子迈的却是这般艰难,一路上擦肩而过的宫人,皆用异样的目光看我,好似在笑我区区一个妃子,竟穿戴凤冠霞帔前去赴宴。

这宫里的嫔妃,就算在得宠也不过是侧位而已,只有那手执凤印的皇后才是皇上的正妻,才是这宫里的女主人。而我不过是个已经失宠的妃子,却身着嫁衣赴宴,若是这后位以许了人,我怕是已经被杖毙在这宫道上了吧。

刚越过设宴的宫门,便有接引宫人俯身向我请安,我顿住了脚步没有应答,只是推开门从容的走了进去,丝毫未管身后究竟有多少双眼睛在注视我。

殿里的空气中弥漫着酒气,在座朝中大臣,后宫嫔妃,原本都在轻笑交谈着,却因我的出现不再言语,手中端着的酒杯也僵在半空中,迟迟都未放下,无数道像利刃一般的目光射向我,穿心掠肺。

我垂下眼眸,走上前去,施礼:“臣妾参见皇上,是臣妾来迟了,还望皇上恕罪。”

话音一落,身周的人们便开始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他们的目光不住的在我身上打量着,有轻蔑不屑,也有诧异愤恨。

“你看你看,这琼妃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这宫中可只有皇后娘娘才能穿正红色,她不过是个不得宠的妃子罢了,居然也敢如此造次!”

“钱嫔妹妹怎能这样说呢,眼下后宫无主,琼妃想穿什么,还不都随她喜欢,你瞧,连皇上都没说什么,咱们这些人又怎能管的了?”

“此人便是皇上不久前纳进的后宫?模样倒很可人,只是似乎不太懂这宫中规矩啊。”

“……”

我半蹲着的身子颤了颤,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只是一直保持着行礼时的姿势,等着莞辰发话。

令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将我无视,佯装没看见我一般,与大臣聊起了天,半曲着的双腿渐渐有些发麻,我想站起身,但又觉不妥,遂而只得继续蹲着,直到我身后门板吱呀一声被打开时,莞辰与大臣们的高谈论阔,才予以结束。

“儿臣,见过父皇。”

一阵熟悉的声音窜入我的耳膜,我皱了皱眉,抬眸,却对上莞辰那似笑非笑的脸,他朝我勾唇一笑,随即说道:“起来吧。”

“谢父皇。”身后的人站起身来,理了理衣裳,接着道:“儿臣并非有意迟来,只是宫外有些琐事未办完,这才晚了些,还请父皇见谅。”

莞辰眉梢一挑笑道:“这都是小事不打紧,琼妃这进宫几日来,还未见过瀛儿吧,还杵着做什么,还起身跟瀛儿打个招呼。”

我闻言一惊,眸中满是惊恐,莞辰却笑的十分畅快,我咬紧了牙关慢慢站起身来,正想着要如何开口的时候,就在转身之际,身后的人却先开了口。

他说:“见过琼妃娘娘。”问候的声音清澈好听,却又叫人如此怀念。

我转过身来,埋低了头,不敢抬头看他,他走近我身旁,轻笑道:“听闻琼妃娘娘乃是乾城人,正巧今日路过乾城时带了些当地有名的糕点来。”

他说着,便将贴身太监手中抱着的锦盒托在手里呈向我:“娘娘进宫多日想必定会想念家乡茶点,这些糕点都是……”

只听哐当一声,他原本捧在手中的锦盒跌落在地,盒里的糕点全都从内摔出,撒在了地上,他脸上原本温和的笑容,也顷刻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震惊与愕然。

他不敢相信自己眼睛,也不敢相信,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子,竟会出现在这里!

苏瀛紧皱着眉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他那漆黑深邃的眼眸中带着深红,明亮得可以让我看见自己的影子,他眼中的我在笑,眼角弯着,清澈而明亮。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