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胡启天茜雪)《古魂铜戒》_(胡启天茜雪)全本目录免费阅读

书名:古魂铜戒

简介:很多朋友很喜欢《古魂铜戒》这部奇幻玄幻风格作品,它其实是喜人肖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古魂铜戒》内容概括:乱世未启,人界化修身怀绝世魂器焚天戒,身修绝世功法焚天诀,挖掘家族世代辛秘,不断拼命提升境界,只为在乱世开启之前,拥有能够站稳脚跟,拥有能够保护亲友资本我叫张易天,皇帝易位,天之娇子,这是我的名字,这也是我的传记

古魂铜戒

《古魂铜戒》在线阅读

NO丶2 神秘的舍友

离开那间茜雪奶茶店后我便被贩子带到了这座所谓的北海大学,这一座靠在北海市边缘被群山围绕着的大学城。

这一座大学城面积占百分之十北海市的面积,和一个比较广阔的小镇相差无几,并且这一座大学城里面还有着不少商铺摆摊,还有一个名为鸳鸯湖的游玩圣地,这里除了一男一女手拉着手围绕这个鸳鸯湖观湖拍拖之外,没有任何的落单的人,可见大学果真的一个把妹圣地。

和贩子在这座大学城瞎逛半天后便去往教务处报道,然后拖着行李找到我们的宿舍,简单收拾一番过后就和贩子二人各自叼着一根香烟蹲在宿舍门口,等剩余的两位舍友的到来。

“哎我说天子,要是一会我们的舍友都是一些肌肉疙瘩的猛人我们还给不给他们下马威?”贩子叼着香烟神色有些踌躇的对我说。

“废话,你都会说肌肉疙瘩,还给个屁下马威,直接认大哥不就得了。”我抬手毫不留情的往贩子的脑门上扇了一巴掌哭笑不得的骂道。

肌肉,疙瘩,猛人,这种存在对于我来说,除了认作大哥,还真的是别无他法。

“请问,这里是六一六宿舍吗?”就当我与贩子等到不耐烦的时候,一个上身穿着古铜色衬衫,下身穿着一条沙滩裤的四眼仔拖着行李箱走过来,神色怪异的看着宿舍门牌询问道。

“对没错,哥们,你该不会也是六一六的吧?”贩子见状便丢掉烟头,作出一副大佬的模样,挺起他那胸肌,脸部表情狰狞露出一副狠样的对这个四眼仔喊道。

“哎呀,我滴亲故阿,终于找到舍友了。”四眼仔得知这里正是六一六宿舍时眼角不由自主的流出了一滴饱含辛酸的眼泪,鬼哭狼嗷地伸手抱住贩子一个劲的抱怨道:“舍友阿,终于找到你了,你可不知道,刚才我可是经历了人生一大磨难阿,从经历了大悲到大喜又经历了大悲阿。”

“你看你看我的脸颊这块淤青,就是刚才走错宿舍被人打的。”四眼仔如同一个老公跟人跑了无处撒狠的怨妇似的,指着脸颊上的哪一个红通通的巴掌印对正处于懵逼状态的我与贩子哭丧道。

“哎唉唉哥们你先别哭,既然是舍友那么我们哥俩肯定替你做主,不过你脸上这个可不像是淤青,反倒是像一个巴掌印,而且这个印还很清晰,看起来就像女人的手,你该不会是被一娘炮扇了一巴掌吧,说,在那个宿舍的,我和贩子绝对替你做主。”我见四眼仔这副模样顿时间有些无可奈何了,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等人物存在,稀客,国宝阿。

“大哥,你说对了一半,我不是被娘炮扇了一巴掌,而是被一女的扇了一巴掌,而且在我被碾出去的时候我记得那个宿舍的号码也是六一六。”四眼仔摸了摸他脸上那个巴掌印抬头盯着宿舍门牌号神色怪异的说道。

“噗嗤,慢着,哥们,你说的该不会是女生宿舍那边的六一六吧。”贩子骇然醒悟,顿时间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说道。

“你怎么知道?”四眼仔见贩子这么突然的嘲笑脸色不由自主的难看了起来,就好像是突然间醒悟了过来似的,明白了他为什么会被轰出女生宿舍,为什么会被那些女生狠狠的扇了一巴掌以及被人骂是流氓的原因。

……………………

帮四眼仔理清了他的困惑之后四眼仔也为自己作了一番简单的介绍,如果用一个词语来形容他的名字的话,那就是人如其名了,带一对将近有小婴儿的拳头大小的眼睛,两颗有着稍微龅的门牙以及脸上那些雀斑,十足田鸡样。而且林天机这个名字与林田鸡有着谐音,因此,我与贩子没有半刻犹豫的为其取了个代号,田鸡。

“天哥,你说我们为什么不进去宿舍里面等,偏要蹲在这门口等,这样那些人走过都会用一种看动物的眼光看我们,不太习惯。”田鸡靠在墙壁上满脸都是不情愿的对我抱怨道。

“这叫气势,你不懂,况且难不成你没发现,蹲在宿舍门口不单只能够壮大气势,而且还能偶尔瞅一眼对面宿舍楼那些女生吗?”我见田鸡的脸色如同吃了屎似的难看便振振有词的忽悠他喃喃道。

“屁,我都瞅半天了,全是一些浑身上下都是肥肉的恐龙,没有一个像样的美女。”田鸡很不爽的继续向我抱怨道。

“急什么,俗话说好的总是最迟出场,或许那些漂亮的还没有来呢,不然怎么可能才仅是两个恐龙。”贩子起身一副长辈样的拍着田鸡的肩膀语气深长的忽悠道。

“以你这么说我们最后这一个舍友最迟出场,那他也就是最好的咯?”田鸡不耐烦的扫了一眼对面宿舍的恐龙无奈道。

“你这话说的,刚才那一句俗话是形容女人的,男的是最早出场的最好,小孩子不懂别乱说,小心对面的恐龙找你约会。”我听田鸡这么一说立即不服气了,立即反驳。

“你们也是六一六的?”正当田鸡想着继续反驳我的时候,一个长相俊美,穿着一身运动服,肤色白嫩且头发以及双眸都是浅蓝色的俊朗男子,拖着一个行李箱古怪的看着我们询问道。

“我去,这简直就沙马特阿。”田鸡看到最后一位舍友如此英俊顿时间花痴妹上身,捧着下巴满眼放着金光的喃喃道。

“卧槽,这孙子该不会是喜欢男的吧。”贩子见田鸡这副模样满脸黑线的捂着额头无可奈何道。

“没错,缘分使我们相聚,我叫张易天,皇帝易位,天之骄子,你可以叫我天子,至于这个花痴四眼仔,他叫林天机,你叫他田鸡就行,至于他,杨帆,叫他贩子就行了。”我不急不慢的将我们仨都介绍了一遍。

“茜冥,通俗一点叫我冥子就好,毕竟以后大家都是住在同一屋檐下,都要互相照顾。”冥子不拘小节也没有摆任何架子,仅是这一点就给予我们仨一种很容易相处的感觉。

各自收拾好行李之后便决定去外边找一个啤酒摊喝一顿,毕竟大家都是第一次见面,不太熟络,所以便是决定去外边喝一顿酒。

因为如果说女人一谈到那些欧巴们就能够快速熟络的话,那么男人就是一顿酒就能够称兄道弟了,所以我们四人也是全票通过。

我们四人除了他田鸡是本地人之外,剩余的仨都是从各地以及村里来到北海市的,不认识路,只有田鸡一人知道这个繁盛的北海市哪里有啤酒摊。

在田鸡的带领下不负众望的将我们仨带来了一条全是啤酒摊以及小吃的街道。因为现在已经是傍晚黄昏了,所以这一条啤酒街也是处于商业高峰时期,几乎每一个小摊都是满位。

我们四人瞎逛了半天方才从墙角边上找到一个位子,随后便是无止境的点啤酒,无止境的喝,时间也是在一分一秒的过去,钱也一样。

我几乎是忘了自己到底喝了多少瓶啤酒,反正是还没有晕过去,而贩子和田鸡这俩货早就在第四瓶的时候晕死了过去,唯独剩下冥子这一深藏不露的货在与我十分清醒的干杯,吃着烤串喝着啤酒。

“天子,你的酒量真的是…。”冥子有些懵逼,心想自己是一个拥有了紧逼小天位的实力的修士,酒量居然和一个普通人相差无几,顿时间有些觉得不可思议了。

因为在冥子的眼中啤酒只不过是其中包含着能够麻醉大脑的酒精而已,无论喝多少都能够运用体内的真气将那些酒精逼出体内,所以即便是再来一百瓶都不会晕过去,可是冥子就是怎样都无法解释我为什么晕不过去。

即没有修为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就是喝不晕,所以冥子也只能够用酒量好来形容我,来解释这一普通人不受酒精麻醉的现象。

“嘟嘟嘟…。”就当我在一个劲的啃着烤串不顾死活的往嘴里灌着啤酒想着今天中午遇到的那个茜雪时,冥子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什么?”冥子在接通电话一秒过后脸色骇然聚变,额头上的皱狠随之浮起,可见是遇到了大麻烦。

“怎么了?”见状我也是有些不解,便停下狼吞虎咽询问着冥子。

“没事,天子,你先喝,我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抱歉了。”冥子挂掉电话后匆匆忙忙的对我敷衍几句后撒腿就跑,脸色十分的焦急,速度也是极为的快,逐渐逐渐的要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老板买单,顺便帮我看着这俩哥们。”见冥子如此焦急心想肯定是出了大事,所以我也是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轮酒量我行,轮跑步,我当初可是横扫高中的存在。

我以着猎豹般的速度紧跟在冥子的身后,与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而这个距离不是我不想追上去,而是无法追上去,因为此时的冥子很怪异,如同一阵风一样,迅速的穿梭在人群中,使我几乎无法跟上冥子步伐。

1 2 3 4 5 6 7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