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医妃难惹,王爷滚远点韩辞赵静音全文小说_医妃难惹,王爷滚远点小说全文

小说名:医妃难惹,王爷滚远点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微微婉歌

主角:韩辞赵静音

简介:《医妃难惹,王爷滚远点》中的人物韩辞赵静音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小说推荐小说,微微婉歌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医妃难惹,王爷滚远点》内容概括:上辈子,原以为幸福美满的亲情不过就是镜中花,水中月她,为了家人的人尽心尽力,更为了心爱的人尽心尽力,付出所有,功成名就的时候却被他弃之如夷更被她们这群狼心狗肺的人狠狠算计,韩辞愤恨闭眼,发下毒誓“若有来世,我必将你们碎尸万段”地狱深渊,她与死神宿白一纸契约“我许你三年阳寿,你便要做我五百年的奴隶”再次睁眼,重生十六岁,她还是她,却已是地狱来的魔鬼——云国韩家嫡女韩辞看她如何将践踏过她的人斩尽杀绝,而遇到他,却让只有三年寿命的她,如何舍得?

医妃难惹,王爷滚远点

《医妃难惹,王爷滚远点》在线阅读

第六章

  韩辞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着新换的床十分的欣喜,赵静音终于在自己的手里死上一回了,累了一天了,韩辞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并没有多开心,这不过是她应得的而已,但是对付赵静音的手段这些还远远不够,她总是会做一个梦,梦到那个曾经让自己一度崩溃的地方。

  无间地狱,韩辞不愿意去投胎,她不想让那些人心安理得的活着,她拼了命的获得了重生的资格,差一点就差一点,她就差点魂飞魄散了,如果不是有他……

  “你这个懦夫!你这个废物!”

  一个声音如此突兀的出现在了韩辞的梦里,分不清楚年龄,分不清楚性别,却是让柳安从内心的深处莫名的生出了一种恐慌,他扭动着身躯,撕扯着喉咙,想要大声的驳斥,可惜,她什么也做不到……

  这天,云国头上的月亮格外的明亮,月光下的阳州城似被镀了一层银纱,斑驳的树影,寂静的街道,还有那街上的灯笼随风轻轻地摇曳。

  上一世的韩辞是个地地道道的傻子,把自己的一腔真心错付了,自己就是到现在也不知道死神宿白为什么会让自己活过来?现在想来还不是那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

  大都城,月影重重下,一间透出点点灯火的房间里,正有人说着什么。

  “小姐,这次在阳州被王普发现了,幸好救得及时,要不然,他一条命可就要丢了。”

  “哼,这样的废物,救了也是白救!”

  正在睡觉的柳安,缓缓的睁开眼,努力的想回忆些什么,但脑子里只剩下了那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声音。突然,似乎听到身边有两个人操着京腔在说话,正自烦躁的柳安扭头冲两人吼道:“安静点儿行么?没见人睡觉呢?”

  韩辞的预感很是准确,没错,他也重生了,在无间地狱相处那么长时间,她也不知道他的执念是什么,让他可以在无间地狱撑这么长时间。

  话音刚落,屋子里就陷入了莫名的沉默。

  柳安是谁?韩辞当然知道,地狱里无数个日日夜夜,都是他在帮他,恐怕现在他也记不起自己了,这次偷偷跑出来只希望他可以好好的。

  柳安喊完,自己也楞住了,看床前站着的两名女子,其中一名大约摸十四五岁,脸上稚气未脱,梳了一个可爱的垂挂髻,身穿翠绿的长裙,胳膊似乎受了点伤,裹了一条布带吊在脖子上,现在正一脸惊奇的看着自己。至于另一个女子,柳安发誓,她绝对是自己见过最漂亮的人儿,穿了一身火红的长裙,一头长发随意的挽着,却更给人一种天然去雕饰的感觉。脑子里瞬间跳出了一句戏文,不由得张口就念了出来:“回身举步,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

  那两名女子听了这话,先是一起楞了一下,接着那个似仙女的女子很是厌恶的看了柳安一眼,把头转过去,再也没理柳安了。

  而另一个女子,听了柳安的话,却是在眼里闪过了一丝的惊艳。

  见那美人儿不理自己,柳安也没好意思继续舔着脸盯着人家瞧,这才注意起周围的一切。

  无论是桌子、椅子,还是头顶的蚊帐,或是那桌上的茶杯,柜上的油灯,以及用白纸糊了的窗户,似乎都在告诉着柳安,他在做梦。

  收回了目光,又偷偷瞄了几眼那两名女子,心想:“这梦做得!还梦见的是美人,都是前几天看金瓶梅惹的祸!对了,这是梦里啊,怎可能如此的胆小?”想着想着,柳安不由的哈哈大笑了起来。鼓了鼓勇气,冲那两女子喊道:“你俩,过来,给爷暖暖床!”

  那边受伤的女子听了,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抬头见小姐正对着自己怒目相视,小丫头赶紧捂了嘴,眼珠灵动的转了转,继而说道:“啊,小姐,火上还热着水呢,我得去看看。”说完,也不等两人说话,一溜烟就跑了出去。

  柳安看了看出去的丫头,心说小丫头走了正好,留一个极品在就行!然后一手掀开被子,身子往里挪了挪,拍了拍身边的空地儿,对着女子喊道:“快点儿,没听见啊!”

  那女子听了柳安这话,突然不像刚才那样板着个脸,反而笑眯眯的走了过来,接着……

  “**”。

  “啊呀,啊呀”。

  刚刚躲出去的女子这会儿正在那听着墙根儿,听到这,不由龇了龇牙,吸口凉气,暗道:“真疼”。

  被打得脸上仿佛多了二两肉的柳安,这时候才算弄明白一点状况。心说会疼,看来不是梦,但是自己为什么会来这儿?自己明明记得晚上弄那些可恨的药石,弄到了很晚,不知不觉好像睡着了的。

  再回头想想刚刚听到的对话,似乎只有一种可能来解释了,自己被人给买了。

  女子冷着脸,揉了揉有些发酸的手腕,看着柳安呆呆傻傻的躺在一边,脸上厌恶的神色一闪而过,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身便走了出去,再也没看柳安一眼。

  见那女子出了门,郁闷的柳安先是有些担心的探头看了一眼,这才敢从床上慢慢爬了起来,才刚坐好,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直挺挺的摔了回去,晕过去了。

  天上的月色似乎被柳安惊到了,赶忙撤了一片云彩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整个阳州城突然暗了下来。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第二日天明。

  柳安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昨夜,自己仿佛坐了一夜的过山车一般,一片一片的记忆影像不停的冲刷着自己的大脑,到了最后,柳安自己也分不清楚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了。试着努力的回想了下,发现还是有一大部分的记忆莫名的消失,大概是昨夜填鸭式学习法的后遗症吧。

  柳安小时候生在一个富贵之家,五岁时遭了大难,被一个无名大汉给带到了一个叫玉皇岛的地方,这一待,就是整整的十一年。

  在那里他见到了死神,似乎是有什么重生之人在阳世,看来自己得像个办法看一下。

  半月前,岛主与他说了很多话,之后便被岛主委派了任务,跟着与自己同龄的陈蕊儿一起离了岛,来到了这个叫云国的国家,杀一名叫王普的大官。至于当时说了什么,柳安是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

  而那叫韩辞的丫头为什么老对自己怒目相向,柳安更是有些莫名其妙。

  而昨日见得那受伤的小丫头,名叫胡桃,她之所以受伤,全是因为要救那个不知死活的“他”。似乎是饮了几口酒之后便戴了一个面罩,单人独剑大刺刺的杀向了王普。王普没碰着,反而还暴露了自己,让王普的手下一顿好打,要不是胡桃拼了命救自己,陈蕊儿也制造了一些混乱,恐怕自己现在正不知道被关在哪儿受刑呢。

  而这个王普不就是韩辞父亲的对手吗?想想死神宿白倒是真的对那小丫头上心。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柳安下意识的就想从床上坐起来,但只这一个动作,就让柳安仿佛经历了千刀万剐一般,身上无处不疼,每动一下,都跟撕裂了似得。坐在那大声喘气的柳安,苦笑着猜测,昨日能动的那会儿,应该是还未适应了这个身体吧。但是也有一点让柳安挺纳闷,自己被打成了这样,身上居然没有留下一处伤口。

  一身是汗的柳安又跌了回去,就在这时,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进来的是胡桃,手里还端着一碗刚刚熬好的粥,看柳安醒了,笑着说道:“你可真厉害,要是我受了和你一样的伤,肯定得昏个三五天才能醒。没想到你居然过了一天就醒过来,而且醒了之后还……呵呵,哈哈,你可真……”说到这,胡桃实在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柳安了。

  柳安听了胡桃的话,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平日里一向是有色心,没色胆的,当时也就想着梦里遇到这么一女神,所以胆子才大了一次,没想到还弄了这么一个乌龙。

  胡桃有些好奇的看着柳安,心中却是怎么也不能将眼前见的这人与之前那人对应起来。

  一边喂柳安喝着粥,一边与柳安说着些闲话,说着说着,就聊到了这次的任务上。

  柳安这才知道,因为自己这次的莽撞,导致任务只剩下了一个难度更大的办法——在桂花文会上行刺王普。

  柳安正好奇这个文会,就见床边的胡桃抿了抿小嘴,很是有些神往的说道:“公子的文采好,随便一首定会让那群文人惊的下巴都下来。”

  “我?”柳安惊奇的问道。

  “是啊,公子在岛上做的那些诗词歌赋,不少都被岛主收进了《太上清妙集》中去了,玉柳之名,谁人不知?”说到这,胡桃闭着眼,陶醉着轻声念道:“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听了胡桃的话,柳安一头的黑线……

  假装失忆的柳安很容易的骗过了小丫头的眼睛,但是想起韩辞那冰冷审视的目光,柳安不确定是不是也骗过了她。下午,好奇的柳安还让胡桃找了一面铜镜来,看着镜子里那个年轻的、陌生的自己,柳安当时不觉就有些失神。

  也许这一天的遭遇实在太过于神奇,以至于柳安一直都没机会能静下心来,仔细的想一想。这会儿的屋里,胡桃和陈蕊儿都已经出去了,只剩了柳安一个人躺在那,看着窗边渐渐暗淡下去的光线,柳安慢慢的陷入了沉思。

  “陌生,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陌生的世界,陌生的地理,陌生的国家,而自己这个冒牌的半吊子杀手,仿佛也只是别人指挥棒下一个跳舞的小丑,自己能做些什么?前世的自己就被那个社会耍的团团乱转,难道是地狱的奴才,还要在别人的指挥棒下糊里糊涂的度过一生?不,绝不!我命由我不由天,自由,才该是我生命的彼岸。”

  踌躇满志的柳安,正为自己想要的自由谋划着,这边,麻烦却悄悄的摸上了门。

  大都城内鸡飞狗跳,因为昨夜王普的突然遇刺,韩辞的父亲韩烈下达了全城戒严的命令,加强了各处的巡逻与警戒。本来,事情本该到此为止的,按着韩烈的想法在他做足了样子以后,王普这尊瘟神就该赶快的消失了,但是,当他大清早上在府里看到了那张阴沉的脸,韩烈大人知道,自己还是想错了,于是两人僵持了一会儿之后,大索全城的命令,便从太守府里长了翅膀一般,迅速的飞到了每一位官差的耳朵里。

  麻烦,是韩烈府下辖的一名捕快,姓麻名烦。连他也不知道父母为什么会给他起这样一个“麻烦”的名字,可能是觉得他太麻烦了吧。大概也应了这个名字,他所到之处,总是带来各种各样的麻烦。

  这会儿,麻烦正骂骂咧咧的带着自己的一班手下,挨家挨户的敲着门。可惜,他负责的地方正好在他家的附近,开门的不是麻烦的大爷,就是麻烦的大妈,麻烦还没开口,这群长辈们已经把眼一瞪,眼睛不善的往麻烦家的方向瞅了瞅,似乎告诫着什么。然后,麻烦只能点头哈腰的退下来,领着人迅速的消失。

  “呸!这差事真他妈麻烦!”麻烦抱怨道。

  后头的一群衙役们听了这话,一个个都笑了起来。

  麻烦把眼一瞪,在长辈那受的气全撒在了这群手下身上,喊道:“笑个屁,下次老爷要赏棍子,我把你们都交出去!赶紧走,去下一家!”

  ……

  隔壁的吵闹传到了“齐记水粉”的院子里,警觉的胡桃猛的从床上跳了下来,打开门跑到了院子里,正好看见开门出来的韩辞也正望着自己这边,两人对视一眼,急忙跑向了柳安的房间。

  砰的一声,柳安的房门被人重重的推开,还在沉思的柳安显然被这一声吓了一跳,有些不解的看着快步走进来的两人,问道:“什么事儿这么火急火燎的?”

  站在床边,韩辞似乎不愿与柳安多说,瞅了眼跟前的胡桃。胡桃会意,急急地开口说道:“我们听到隔壁有声音,似乎是官府的人来了,正挨家挨户的搜呢。”

  “啊,那又怎么样?”柳安问道。

  这时的韩辞也有些急了,把眼一瞪,不客气的说道:“你还问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个废物?现在把王普逼急了,想来城里现在到处都是官府的人,逃也没地方逃了。”

1 2 3 4 5 6 7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