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晏和岁安》(陈老大晏和)全文免费阅读_《晏和岁安》全集阅读

书名:晏和岁安

主角:陈老大晏和

简介:《晏和岁安》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陈老大晏和,《晏和岁安》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最后她成了第二个女帝,杀伐决断善于谋算她登上了城楼,万里疆土收于眼底,万民朝拜山呼万岁可是她知道再没有人来哄她骗她,她亦不知道他是爱或者不爱

晏和岁安

《晏和岁安》在线阅读

第十五章 贪恋温柔

女帝一把抱住岁安,温柔的拍着她的背,两人都没有说话。两人相拥,柔和的烛光照在二人身上竟然有着温馨感。晏和不自觉收回了握着剑的手,看向岁安的眼神更加犀利。

明空拉着岁安的手一直在笑,平时不吃多少的饭菜,吃了几碗,太医看了欣慰地冲晏和直点头。

“安安,来吃,母后这里的糯米糕最软最香。当年母后能吃好多好多……”明空拉着岁安的手,挥手让人把糯米糕拿给岁安。

岁安咬了一口,果真又软又糯甜到了心里,鼻子又是一酸。女皇要是真的是自己的娘亲该多好,可是……岁安看了看立在一旁的晏和,心却狠了狠。

她抬头看着已经瘦脱型的女帝,心却软的一塌糊涂,岁安在心里想,就陪完女帝最后一程。也当自己自私,想尝尝有母亲的滋味,到她走那一日,就是自己跟晏和了断之时。

“母后今日不早了,您早些歇息。”岁安跟女帝聊的很投缘,俩人就像真正的母女一般亲密,时间过的飞快。

晏和多方面提醒才分开恋恋不舍的两人,女帝一直拉着岁安的手不放,眼睛里都是不舍。岁安安慰道:”母后要好好休息,养好身子,女儿回来了就不会再走了,会一直陪着母亲。”

最后那句母亲让女帝一愣,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最后她从镂花窗一直看着二人没影了才收回目光。

“真的是我的安安,我感觉到了是我的安安……”

坐上马车晏和突然说话了,语气不像平常一般讥讽冰冷,竟然有些许温柔:”没想到你会这么配合,我本以为你会伤害女皇。”

岁安没有理他,她缩在角落里还在回味跟女皇在一起的感觉。这么温暖这么快乐,原来就叫做有娘亲的感觉。

“我在看见你扑过去的时候,已经握住了刀。要是你有丝毫轻举妄动,你会马上毙命。”晏和看向岁安,认真道。

岁安抬眼看向他:”我不会伤害她,一个这么好的人。”

晏和神色开始变化,无比惊讶看着岁安:”你认为她是很好很好的人?女帝身上背负的骂名跟她的盛名一样多。你就不怕她今日做出的是假象?”

“她其实是个很温柔很美好的人,我以前听到她的传闻都是善妒,心如蛇蝎,铁血无情。也曾想过她会有多么可怕。但是真正见了,我才知道外边的流言多么可怕。”岁安靠着车壁,有些难过。

流言说土匪杀人越货无恶不作,但是他们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与温暖。流言说女帝无情狠辣,但是她应该也是被逼无奈的吧。

晏和静静的看着她,心有些触动,没想到第一个一眼看透女帝的人却是这个自己找来扮演公主的女土匪。

“陈再风有你这样的女儿,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说的就像你多么感恩多么孝顺一样,你带我回来不就是想欺骗她,得到信任和皇位么?”提到陈再风,岁安却没有想说话的意愿了,她冷笑着讽了他几句。

义父生死未卜,自己却在这里沉溺偷生,她心里开始难过。

晏和也看出她的敌意,闭上了眼开始假寐。狭小的马车里只有两人细细的呼吸声。

岁安做了一个梦,梦里却很陌生,她似乎很小很小,在一片兵荒马乱的声音里被紧紧包裹在一个人的衣襟里。

那个人疯了一样地挥鞭驱马,周围的景物都在变化。最后那人爬上了一座满是树木的山……

自从女帝见过岁安之后,精神也好了很多,撑着吃的药也似乎起了作用,卧病一年有余的她竟然也能被岁安扶着在御花园走动。

女帝兴高采烈地昭告天下,自己失散的小公主找到了,为了庆祝减轻赋税半载。天下人都无比欢喜,只有苏丞相皱紧眉头若有所思。

“你到底从哪里找回的公主?”苏丞相似笑非笑的看向晏和。

晏和笑了笑道:”找了这么多年,总算有了回报。”

苏丞相眼神里都是不相信,但是很快掩盖下来,转头离开。

女帝似乎又回到最天真烂漫的年纪,卸下了一身政务的她轻松的就像是孩子。她喜欢簪花,岁安就爬的高高的摘最好看最新鲜的花,簪在女帝的发髻上。

整个御花园都是一片欢声笑语,那些个宫女太监都在偷偷抹泪,很久没有看见陛下这么欢喜过了。

晏和远远看着二人,心中的疑惑却是越来越深,他挥手招来暗卫道:”去查查陈再风可有续弦,可诞有子嗣。”

不远处的树下一个小太监趁众人不备,偷偷摸摸跑了。

天黑如墨,林道里疾行着一个身着紧身夜行衣的中年男人,他在树下学了三声鸟叫,一个外族模样的男子走了出来。

“回去告诉阿辽金,寨子没了。我又要重新开始了,让他支援点人马。”陈再风咬牙切齿一刀砍在树身上。陈再风当年逃亡,抱走了公主,到了边城要塞的山上当了土匪。

表面上是土匪,其实暗地里做着传递情报的勾当,出卖了不少机要情报,本以为藏的好,却被晏和一锅给端了。

“你逃到临山已经十多载,怎么还能被找到?”外族人说着蹩足的汉话问道。

陈再风回想那夜的情景有些不确定道:”是岁安被晏和算计,引狼入室了。”

“你还真的是养了个好女儿,她父皇害你爱妻,如今她又害你族人,啧啧啧……”外族人揶揄道。

陈再风攥紧了拳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外族人不想跟他久聊这个话题,他点点头:”我今日来还有一件事情,边境的情况我们已经掌握好了,不久就要进攻了。你们可以先去骚扰抢劫一波,乱乱人心。”

“好……”

烈日炎炎,日头正大的时候,街上已经没有了几个人行走,酒肆茶楼里都在讲着女帝找回小公主的事情。

一个戴着斗笠的男人一直低着头,可紧紧攥住瓷杯的手昭示了他内心的极不平静。

陈再风万万没想到,岁安竟然没被一同杀掉,还被认作了公主。女帝和晏和那般谨慎的两人怎么会如此武断。

陈再风望向大街,嘴角已经轻轻勾起。

这是圈套。

他喝下那杯茶,脑海中出现了那个笑的纯真的姑娘,叹了一口气:”只可惜你错投生成那个昏君的女儿……我也有苦衷,只有对不起你了。”

晏和是摄政王,政务繁忙,许久没有出现在岁安面前,岁安一个人在公主府也就默默研究逃跑地形。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当这个男人来骗女帝的工具,女帝对她越好,她越是难受。

岁安一把抓起桌上的顶尖贡茶,直接把壶嘴放嘴里喝,只听咕噜咕噜几声,一壶茶就见了底。

她看见桌上的果子又红又大,拿起来往衣服上擦擦,啃的嚓嚓作响,三两口果子就吃完了。

突然鼻子一酸,她想起来山寨的日子。当年老陈头下山打劫,就经常沿路摘山果,小心翼翼给她包回来。

山上的果子又小又酸涩,自然是没有这皇家贡品的这般美味。

但是那时候虽然是官府恨在心里,四处围剿一点也不安稳的土匪,但是那时候寨子里的人都在啊。陈老大也还知道生死,如今自己进了这个豪华的牢笼,什么也都没有了。

她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就是看错了人,只看表面只能看见那个魔鬼的温柔伪装,却没有看透他的野心。落到今天的地步就是活该,只是她却连累了太多人。

岁安有些难过,光着脚坐在地上,把头埋进膝盖。珠子知道她难受,也没有言语,一直蹲在她旁边守着她。

“公主千金之躯,怎么能坐在地上呐,你这个贴身宫女怎么当的!”岁安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一只穿着精致描金绣鞋的脚猛地踢过来,珠子也没有防备,被猛地一踹竟然被踹倒在地。

继续阅读《晏和岁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