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秦宣宇文怀)全文免费阅读-《大魏昏君》全文阅读-笔趣阁

书名:大魏昏君

简介:热门小说《大魏昏君》是作者飞仙飞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秦宣宇文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越成大魏被架空的昏君,内有权臣权倾朝野,意图谋反文官集团中饱私囊,败坏朝政外有亲王拥兵自重,等待逼宫还有敌国蛮夷,虎视眈眈,秦宣凭借一己之力,一步步稳固朝政,杀奸逆,除权臣,荡平边关叛乱,镇压谋反亲王,灭敌国,斩尽蛮夷,暴君之名,却受万民爱戴!

大魏昏君

《大魏昏君》在线阅读

第24章 水至清则无鱼!

  秦宣认为,自己已经给足了他们每个人颜面。
  然而,即便他最后那句话脱口而出,仍然无人主动承认错误。
  这让秦宣异常恼怒。
  既然他们不愿意认错,那就让他们人头落地。
  “宇文钟,于三日前拿走五万两白银,从国库偷盗前,灌醉两名太监。”
  “拿走白银后,将五万两白银私藏家中地窖。”
  此言一出。
  宇文钟神情剧变!
  他在偷盗那五万两白银前,已经将那两个太监灌醉了。
  并且,此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就连家主宇文乾都不知晓!
  结果,这废物皇帝,竟然能够查出来?

  而且,就连他在何日动的手,都清清楚楚!
  所有人都齐刷刷的将目光放在宇文钟的脸上,大家都能看出来,宇文钟神色变幻。
  显然,说中了!
  部分忠臣,感到难以置信,神情无比的震惊。
  陛下何时能耐如此之大了?

  正当他们震撼难言时,秦宣缓缓开口。
  “江南文官集团周智、周何、周昆;江东文官集团赵忠、赵文、李叔忍。”
  “以及,西南文官集团王志远、胡三金、刘伯童。”
  念出一个名字,那被念出名字的朝臣,额头便渗出冷汗!
  秦宣更是将那竹简丢在地上,勃然大怒。
  “你们每个人偷盗、贪走白银的过程,朕都清清楚楚!”
  “要朕把过程都念出来么?
!”
  “还是说,事已至此,你们仍然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
  他愤怒的看着在场每一个人,看向他们的目光,充满了怒意。
  “你们为何不敢再跟朕对视,又为何不敢再说话!”
  “名单上的名字,朕也尚未念完,但朕,懒得再念!”
  “全部给朕出列,快!”
  一时之间。
  每个朝臣嘲讽秦宣的心态荡然无存,面对秦宣的勃然大怒,他们内心只剩下恐惧。
  每个人,都惊恐不安的瞪大了眼睛。
  他们纷纷出列,全都跪倒在地,再也没有方才的半分不屑。
  一个哭得比一个凄厉!
  “陛下饶命啊!”
  “臣,臣之所以贪走白银,实在是家中揭不开锅,不得不贪啊!”
  “陛下,臣的族人以性命来威胁臣,臣不得不贪……”  “还望陛下恕罪,我等已然知错了,呜……”  “陛下!
!”
  数日来,他们有多瞧不起秦宣,现在,他们就有多恐慌不安。
  宇文乾震惊的看着那一幕,到现在也未能想通,秦宣是如何查清的。
  他满脸的震惊之情,内心波涛骇浪。
  至于秦宣,面对众人的痛哭流涕,他却并未放在心上,一脸的冷漠之色。
  “朕几天以来,跟你们说得清清楚楚。”
  “只要尔等站出来,朕便宽恕尔等的性命,剥夺官职而已,不杀尔等。”
  “结果,每每当朕提及此事,你们谁站出来认过罪?
!”
  “你们简直胆大包天,竟敢无视朕的命令!”
  “现在,你们又想活命?
朕告诉你们,绝无可能!”
  “你们所有人,不必求饶,都得死!”
  说着,秦宣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接过魏贤手里的斩天剑,向跪倒在地之辈走去。
  他的每一步,都如同踏在朝臣们的心口,让所有的朝臣惊恐至极。
  跪倒在地的朝臣哭得更加大声。
  那吃错药的皇帝,数日来已经杀过不少人。
  现在要对他们下手,恐怕眼皮子也不会眨一下的!
  所有人,嚎啕大哭。
  而那三大文官集团的领袖,根本不敢出面阻拦,悲痛欲绝。
  秦宣刚来到其中一人面前,拿起斩天剑要砍……  那人发疯的抱住秦宣的大腿,泪如雨下。
  “陛下,饶命啊陛下!”
  “臣一月俸禄只有三百两白银,不得不贪啊!”
  “上京房产昂贵,食物昂贵,臣家中足足十几口人,都等着那三百两白银。”
  “臣如果不贪,他们就会饿死病死,陛下,您就饶了臣,饶了臣……”  秦宣再次大怒。
  他一把揪住那求饶的朝臣衣领,将其从地上拽了起来,对其怒目而视。
  “十几口人,三百两还养不活?
!”
  “上京每日都有商贾小贩前来贩卖粮食!”
  “前些时日,拨出不少的粮草给姜全拿去赈灾,现在上京两百万人仍然够吃。”
  “十几口人,能吃多少米面?
!”
  “一百两银子,按上京物价来算,可买二十万斤米面。”
  “你区区十几口人,一月之内,除去房屋费用,能吃二十万斤米面么?
!”
  那朝臣顿时汗如雨下。
  这废物皇帝,不是一向对物价没有了解么?
  上次宇文怀提出想买一块石狮子,需要二十万两白银,皇帝都直接给了。
  结果,他现在竟然对米面的价格都如此清楚?

  见此人满头大汗,说不出话,秦宣的脸色变得冷漠而诡异。
  “怎么,你不开口了?”
  “难道你十几口人,当真能吃下足足二十万斤米面?”
  “好,朕现在就让你的族人过来,朕要他们当着朕的面,吃掉二十万斤米面!”
  朝臣哭得肝胆欲裂,瘫软在地,嚎啕痛哭。
  “陛下饶命啊陛下……”  “朝中政要,谁没有贪过钱粮,谁没有贪过啊!”
  “您要是真的动手杀人,恐怕他们每个人,都会死在您的手里。”
  此言一出!
  原本陷入震撼之中的诸多忠臣,满面怒容  “李石,你在说什么!”
  “我等从未贪过公粮官款,陛下每月给我们发放的几百两银子,完全够用!”
  “就是,你满口胡言乱语!”
  秦宣的内心喜悦。
  放在以往,忠臣们都忌惮宇文乾的势力,不敢出面说话。
  而今自己变化了不少,他们也终于敢站出来指责奸逆之辈。
  这是莫大的好事。
  他正要对那朝臣动手。
  宇文乾突然出列,拦在每个跪地的朝臣身前,冷冷的盯着秦宣。
  “敢问陛下,跪在地上的朝臣足足五十余人!”
  “您若是将他们全部杀死,谁来把持朝政,替您下达命令到各州各地!”
  “难道陛下一个人就能处理全部的政务?”
  “水至清则无鱼,这个道理,我想陛下不会不明白!”
  一时,方才还敢开口的忠臣们,纷纷闭嘴。
  宇文乾一张嘴,甘霖殿顷刻一片死寂。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