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沈美景宋凉臣《门前花多》全文章节免费阅读_(沈美景宋凉臣)全本目录免费阅读

书名:门前花多

主角:沈美景宋凉臣

简介:《门前花多》是网络作者“白鹭成双”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沈美景宋凉臣,详情概述:沈美景这一生都特别倒霉嫁了个男人吧,没洞房就死了守个寡吧,全家上下都想着算计她她聪明的婆婆将她许给了年过半百远在封地的宗亲燕王,沈美景没反抗嫁,为什么不嫁?只要能让自己过得舒坦,贞节是什么?别人的眼光又怎么了?可是大婚之日,好像出了点岔子,躺在她身边的人,怎么这么年轻呐?她只想过好日子,可没想用这二嫁的身子钓个世子爷啊!···宋凉臣这一生都特别幸运出生王侯,身边美女如云,更是与初恋情人订下姻亲,父亲疼他姨娘宠他眼看着就要将心上人迎进门来了,宋凉臣觉得此生无憾然而,一觉醒来,身边的人为什么看着不太熟悉啊?为什么他的初恋情人,会成了自己的继母?为什么这个寡妇,会成了自己的世子妃?不不不,不行,他得休了她!挽回这一切!

门前花多

《门前花多》在线阅读

第3章

  昨日?不就是九月初八么?沈美景好奇地看着玉食:“怎么个特殊法儿?”

  “咱们燕地这一带,有个最会看天象的人,别人都管他叫星宿老人。”玉食道:“燕王爷最信他了,星宿老人说今年的九月初八,是十年难得一遇的好日子,在这一天迎个正室回家,可保家族百世昌盛。恰好世子想娶江家姑娘,王爷要迎许家姑娘,干脆就一并办了,礼也等同,好双喜临门。”

  沈美景挑眉,这听着都觉得玄乎。不管怎么说吧,现在父子同时娶妻,还把新娘子给搞错了,这要是传出去,燕王爷的脸要往哪里搁?

  她大概是明白自己的处境了,眼下跟她成了夫妻的是世子爷,然而那人恨她得很,估计是巴不得休了她。燕王爷这边呢?她已经是世子的人了,自然不可能要回去。

  也就是说,她是处于两边都不想要的境地。而那小白菜恰好相反,看那模样也肯定已经是燕王爷的人了。但是世子明显还对她念念不忘,也放不开手。

  唉,可怜她一个小寡妇,刚出了虎穴,又“呯”地一声跳进了火坑。

  走一步看一步吧。

  世子府离燕王府比较远,一个在横城,一个在贯城,坐马车都得花上一个半时辰。

  这一个半时辰里,锦衣和玉食就目瞪口呆地看着沈美景吃了两碟子点心,末了还在马车上悠闲地压腿。

  若是最开始说她是不知者无畏,那现在知道情况了还这么轻松,又是为什么?锦衣和玉食相互看了一眼,心里都忍不住犯嘀咕。

  燕王府到了。

  宋凉臣下车,小心翼翼地将车里的江心月抱了出来。

  “我不要……”江心月猛地摇头,抓着他的衣襟道:“我不要回到这里,凉臣,我不要!”

  眼里满满的都是惊恐,泪珠儿霹雳啪啦地往下掉,看得宋凉臣瞬间就心软了,将她放在车辕上,温柔地道:“你要是不跟我进去,怎么能跟父王说清楚?”

  江心月边哭边摇头,身子蜷成一团,发抖地道:“我不想想起昨晚的事情,再也不想回去这个地方了!凉臣,你带我走吧!”

  宋凉臣心里一疼,想起昨天晚上可能在心月身上发生的事情,怒火就直冲天灵盖,一拳打在了旁边的车厢上。

  “咚”地一声闷响,吓得刚刚下车的沈美景差点没站稳。

  宋凉臣回头,看见沈美景,更是咬紧了牙,俊朗的脸上一点也不掩饰地写满了厌恶。

  这该死的女人!

  沈美景耸耸肩,硬着头皮站到他旁边去。前头就是燕王府了,然而她一个人也不好进去,只能等着面前这位爷发话。

  “临风,照顾好心月。”宋凉臣一把抓过沈美景的手腕,扯得她一个趔趄:“我带她进去就好。”

  “是。”旁边的蓝衣随从应了一声。

  沈美景就这么被他扯着,踉踉跄跄地一路拖进燕王府。府里的气氛看起来也不太好,丫鬟瞧见他们,都是直接跪下行礼:“世子爷,王爷在花厅等您。”

  宋凉臣沉着脸,走到花厅就毫不怜惜地将沈美景甩了进去。

  裙子太长,绊得她一个趔趄,多年的舞蹈功底让沈美景的第一反应就是顺着一个侧翻,稳稳落地!

  裙摆飞扬,看得花厅里三个人都怔了怔。

  宋凉臣也顿了顿,大概是没想到她反应那么快。不过这并没有什么稀奇,他转身摔上门,就抬头看着主位上坐着的燕王爷,也就是自家老爹宋世荣。

  “父王能解释解释么?”他开口,语气一点也不客气:“为什么这个寡妇会在我的床上?”

  燕王爷一脸凝重,闻言拍案而起,竟然比宋凉臣还激动:“你问本王,本王问谁去?堂堂的王妃,竟然变成了门房的女儿,这让本王把脸往哪儿摆?!”

  宋凉臣被吼得一时忘记了该说什么,皱眉看着自家父王。

  燕王爷继续怒道:“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好事,两个新娘子,一个是龙凤呈祥的盖头,一个是鸳鸯成双的盖头,这也能弄错?等本王找到是谁干的好事,定然要取了那人性命!”

  沈美景缩了缩脖子,觉得果然是什么样的儿子有什么样的爹,这燕王爷凶起来还真跟世子爷一样一样的。

  父子俩都同样生气,那气该撒谁头上?

  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沈美景就感觉有两道毒针一样的视线落在了她身上。

  不是这么倒霉吧?沈美景干笑两声。

  “既然父王不知此事,那捣鬼的人多半就是她了。”宋凉臣眯着眼睛看了看沈美景,又看了看自己的父王。

  燕王爷一贯是个会装腔作势的,宋凉臣拿不准这发怒的模样是真的还是装的,也拿不准换新娘子的事情到底是跟燕王爷有关,还是这女人自己的主意。毕竟他父王反对他娶心月,已经反对了五年。

  不过燕王爷一点破绽都没露出来,那就是说,多半是这个女人自己的主意!

  当天大喜,燕王府选了有缘客栈作两个新娘子的临时落脚点,因为沈美景是远嫁,江心月又是一直住在下人房的,所以让两个人都暂时在客栈休息,当个出嫁的地方。

  江心月用的是鸳鸯成双的盖头,沈美景却是龙凤呈祥的盖头。喜婆不认识人,却认识盖头啊,这迎人上轿,总不会有错吧?

  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有错的,但是若是有人故意找机会调换盖头,交换了新娘,那就会造成现在这个局面!

  新娘换了,丢脸的是燕王爷和他,毁了一辈子的是江心月,唯一没有什么伤害,反而还有好处的,就是她沈美景!

  那这换盖头的人,除了她还有谁?!

  宋凉臣心里怒海翻滚,看着沈美景,沉声问燕王爷:“这蛇蝎心肠的女人,父王觉得该如何处置?”

  燕王爷皱眉,看着沈美景道:“你抬起头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沈美景深吸一口气,憋得小脸通红,泪光盈盈地抬头。

  燕王爷怔了怔,先是惊于这张脸,接着就因为她脸上的疤痕皱了皱眉。这女子长得实在倾国,然而脸上破了相,就像上好的古董瓷器碎了一块,跌价了。

  “你有什么话想说么?”燕王爷问。

  沈美景一副可怜样儿,哽咽着道:“王爷,奴婢实在冤枉啊!奴婢初来乍到,对这地方一点也不熟悉,甚至一路上都在昏迷,压根没有怎么清醒过,要怎么才能捣鬼与江姑娘互换身份?”

  是啊,这里头最大的问题就是,她是一路昏迷的,根本不可能动作。而江心月呢?她也不可能傻站着让人把盖头换了吧?

  沈美景也有点想不通。

  “你怎么会一路昏迷?”燕王爷满是不信地问。

  沈美景抿唇道:“奴婢半年前嫁的丈夫在新婚之夜不慎落水溺亡,奴婢是想过替他守节的。然而许家老太太有意让奴婢改嫁,怕奴婢不肯,便一路喂食迷药,直到昨晚洞房花烛,奴婢才清醒过来。”

  还有这样的事情?旁边坐着的两个侧妃相互看了一眼,望着沈美景的目光顿时温和了不少。

  原来是被迫改嫁,而且丈夫在洞房之前就死了,还是个处子之身。这样说来,倒也不算辱没了世子爷。

  燕王爷沉默,眼神有些古怪,大概是没想到中间还有这么一茬。宋凉臣则是深深地看着沈美景,那目光跟钉子似的,想把她给穿透。

  然而,沈美景没有说谎,目光里全是坦诚,一双美目泛起泪来,比江心月还更可怜些。

  宋凉臣又疑惑了,不是她做的,又不是燕王爷做的,那是谁做的?难不成是心月自己?开什么玩笑!面前这两个人当中,一定有一个人在撒谎!

  “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左边坐着的侧妃孟氏忍不住轻声开口:“好端端的容貌,可惜了。”

  沈美景伸手摸了摸,脸上的伤口已经干了,还能摸着点儿血迹,却也没那么鲜血淋漓了。

  “这是在世子府,江姑娘划的。”她道:“所以奴婢推了她一把,惹恼了世子爷。”

  “你胡说!”宋凉臣眯了眯眼:“心月才不会这么歹毒,怕是你自己畏罪,想以退为进吧?”

  沈美景悄悄翻了个白眼,脸上却满满都是委屈:“众目睽睽,都看着呢,我至于傻到去冤枉她么?容貌对女子来说何其重要,世子竟然觉得我这是以退为进?”

  宋凉臣不说话了,皱眉想了想,道:“那也是因为你毁了她一辈子,她才会下这么狠的手。”

  得,反正小白菜做啥都是有道理的,她也不想跟他多争论,只心平气和地重复:“世子爷,毁了她一辈子的人不是我,弄错了新娘子的这件事,跟我没关系。”

  宋凉臣冷笑,正要开口再说,就听得燕王爷道:“好了,这件事本王会仔细查清楚,先说说现在怎么办吧。”

  错已经铸成,追究是一回事,想办法解决才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

  宋凉臣抿唇,平息了一番怒火,看着燕王爷道:“儿臣要休了这个女人,将心月重新迎进门。”

1 2 3 4 5 6

发表评论